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只要你守法 外國的警察溫柔的很

最近瑞典的警察在中國大陸是出夠風頭了。先不說這事兒的前因後果,孰是孰非,我個人感覺事情肯定有多重誤會和不同文化碰撞所致。朋友圈裡有個朋友說這是中國人跨文化素養缺乏的見證,也許拔得有點高,其實說白了就是你在本國常用的行(哭)為(天)模(搶)式(地)到了他國就會碰釘子。

街頭的瑞典警察

小聲嘀咕一句:多被這樣的警察文明幾次,也許某些不文明就慢慢減少了。當然,如果不文明的代價是深更半夜一家老小都被扔在野外公墓,這對普通國人來說,確實有點殘酷。但是這件事再次提醒我們,所謂自由,一定是有邊界的。

我想說的是我在愛爾蘭和警察打的幾次交道。

那些雞毛蒜皮的抬頭不見低頭見,我就不說了,總體感覺愛爾蘭警察是很溫和的一支。當然,年初,也曾有華人警察狀告自己的警署同僚對其種族歧視,不了解的情況不想妄論,以下只說說我的個人經歷。

在國外不開車就像沒有腿。但是愛爾蘭的駕照可能是全世界最難拿的之一。我們先不說它是右舵左行這些天然的和中國大陸的不同,只說它的考試嚴格和等待期長,總之,初來乍到的中國人來到愛爾蘭,除非持有別國和愛爾蘭有協議的國家執照——比如韓國,否則是要重新考取駕照才可以自由駕駛的。

而我並沒有某別國駕照,所以必須要重新考。過不了理論考試,就不好意思說自己是中國人,有沒有?所以我的理論考試是滿分,但是接下來就要在強制等待的六個月後或更長的時間裡付費學習完12個小時的駕駛課程,隨後才可以申請路考。而路考正常從申請到考試要等待平均20周的時間,因為考試的人太多,而考官太少。可就這樣無盡的等待,換來的是只有45%左右的通過率。所以能取得愛爾蘭駕照,說明自己駕駛技術足夠過硬,而且還要足夠幸運。

而過了理論考試還沒有通過路考的人,也是可以開車的,只是車上需要貼上“L”的標誌,代表自己是個學習者(learner)。同時,L駕駛員不可以上高速,不可以單獨開車,且副駕駛必須坐一位有三年全照資格的老駕駛員等等限制規定。

我羅里吧嗦一大堆,其實就是想說,當我和先生還是個L牌駕駛員時,和警察有過兩次不情願的“親密的接觸”。

沒錯,你猜對了,我們違規了。

這天我帶著孩子想去海邊晃晃,到了臨近海邊的小鎮,卻尷尬地發現不知道海邊在何處。用導航一看,如果從鎮上走,路近但是很堵。從高速走,路遠但是時間更快。我想也沒想選了後者,可是剛進環島,準備從第二個出口出去上高速之際,第一個出口來了一輛警車要進環島。

做賊心虛,我看到警車,警車裡的警察也看到了我。我強作鎮定,回國頭來出了環島,卻忘了要馬上提速,心裡還緊張著。一秒鐘不到,身後傳來了警笛聲。

我錯了!

明知故犯,不該沒有老司機帶就上路,而且還上了高速,身後還有兩個娃。雖然我在國內是個老司機,但是到了新的國家還只是個Learner.

沒辦法,我只好靠邊停車,把車停在匝道的邊邊,等著警察叔叔來罵我甚至銬我了。我一邊哭喪著臉,一邊想起來美國電視劇里常有的景象,於是把手放在方向盤上,顯示自己沒有武器。

在美國被Pull over一定要聽話

警察來了,我搖下窗,繼續把手放回到方向盤,又想著要不要主動出示下自己的L牌駕照。警察倒很溫和,問我:“你迷路了么?”

哎呀,多好的問題!

“是呀!”我連忙借坡下驢,也算說實話。

“這裡是高速,你的速度很慢,這樣很危險。你要去哪裡?”警察叔叔繼續給我造下坡。

“我要去海邊。”我實話實說。

“這裡是高速,到不了海邊。”警察搖搖頭,“往前開,在最近的出口下去,一直開,就可以看到海了。”說完對我點點頭,上了警車,揚長而去,留我一個人在車裡大喘氣。

後來我才知道,愛爾蘭警察根本就不配槍,而且除非你有明顯違法事實,他們是無權索要駕照的。另外,有朋友聽我說了以後也猜測,那天我帶著孩子,警察這樣可能是為了不驚嚇到孩子……

總之,那天愛爾蘭警察叔叔讓我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溫暖。

第二次交鋒的當事者是我先生,也和L牌有關係。這天L牌的他幫朋友去拿車。朋友的車是個手動檔。開手動檔的朋友都知道,每次換個手動檔都需要重新和離合器磨合。這不,他開到市中心某處上坡等紅燈,結果突遇輕軌路過。他在車隊排第一個,輕軌路過後,他的身後已經集了五六輛車。那時候我先生剛剛理論考試才通過,開手動檔還不熟悉,何況開的還是人家的車,結果一緊張,熄火了。

因為在市中心,所以他有點著急,結果越著急,越熄火,連熄火三四次。雖然身後的車沒有催促他,但是遠處的警察叔叔看到了這份“異象”,朝他走來。

我先生事後回憶道:周身的血都凝固了般,覺得自己快和剛拿到手的L駕照Say Goodbye了。走過來的警察叔叔問道:“需要幫忙么?”先生說:“朋友的車,我不太熟悉,老熄火。”警察叔叔笑著招招手:“常有的事兒,你拉下手閘。”他示意先生出來,然後警察叔叔為他坡道起步開過了軌道,梳解了這場小小的交通癱瘓。

這件事,先生每每提到都熱淚盈眶,因為覺得警察叔叔太好了,連駕駛執照都沒要看,也沒嘲笑他技術爛。

警察的職責是什麼呢?我並不太清楚,但是愛爾蘭的這兩個警察讓我覺得他們處事的原則,是為了讓社會的秩序井然,讓市民安全,而不是熱衷玩“貓鼠遊戲”,把市民當成治理和管理的對象。

這種感覺很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西洋參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