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弗林德斯撞車案受傷中國男孩李通:重生300天後我很想家

如果那天沒從弗林德斯街角經過,李通的生活應該和其他的留學生沒什麼區別。完成學業,畢業實習,接著去找一份工作。或許某天還能在這片異國的土地上找到愛情,與對方共同經營今後的生活……

然而,那天之後,這一切都變了。

2017年12月21日,一輛白色SUV在墨爾本弗林德斯街與伊麗莎白街交匯處高速沖向人群,撞傷19人,來自中國湖南的李通就是傷者之一。

2017年12月21日,一輛白色SUV在弗林德斯街火車站附近撞傷19人。

(ABC News)

殘存的記憶中只有血的味道

如今,這場噩夢已經過去了300天,李通現在已經出院。然而那天的災難卻著實給他的感官留下了深刻的烙印。他現在只能回想起那天自己剛拿到翻譯資格證書,從學校出來後像往常一樣走過再熟悉不過的路口,之後眼前就黑了,記憶的畫面戛然而止……

他記得當時只有嗅覺還在。

“我唯一記得的就是血的味道……我的眼睛和大腦是停止的,當我醒來的時候我就在重症監護室了,”他說。

李通說醫生用盡各種方式把他搖醒,後來醫生告訴他,如果當天叫不醒,那可能就永遠都叫不醒他了。

醒來之後,嚴重的傷勢讓這位25歲的男孩痛不欲生。他說自己每呼吸一口氣都伴隨著整個肺腔的劇痛,然後就會吐血,吃的東西都會被吐出來。他痛到不禁問醫生,為何要把他帶回來。

經診斷,李通全身多處骨折,肋骨、背骨還有頭骨。其中頭骨的情況最嚴重,因為這是傷勢最複雜也最難痊癒的部分。

重生後的感悟:我是中國人

從昏迷中蘇醒後,李通以一種不尋常的方式認識到自己“中國人”的身份。

醫生告訴李通說給他找了一位翻譯,雖然李通當時覺得自己可以說英語,但是由於傷勢太重,臉部變形,他說得很艱難。翻譯人員告訴他不要勉強,醫生也對他說目前這種狀態下,人一般都會回到母語狀態,會把第二語言直接忘掉。

李通被撞後頭部受到衝擊,臉部變形。

“那一刻我真正明白到你是不是一個中國人與你的國籍是沒有半點關係的。”

回想這300天,李通得到了許多朋友和同學的幫助,這讓他感到寬慰,然而對家人他卻心懷歉疚。

車禍以來,李通只有兩個月的時間是有家人在身邊的。因為擔心父母在異國他鄉無法獨立生活,李通執意讓父母回國,自己獨立地去面對一切。

“從那天起我意識到自己不得不獨立了。我很愛我的父母,可能有時候方式不對,希望將來能有機會彌補,”他說。

歷經苦難和漂泊的男孩想家了

受傷後,澳大利亞政府負擔了李通從搶救到復健的全部醫療費用。在這個過程當中還出現了一個插曲,讓李通這段原本已夠傳奇的經歷多了一絲“因禍得福”的意味。

醫生在李通的腦部發現了一顆小腫瘤,萬幸的是這顆腫瘤在車禍發生時沒被擠破。醫生在進行顱骨手術時也把這顆腫瘤一併取出,政府一併支付了手術費用。

手術時醫生竟在李通的腦部發現了一顆小腫瘤(圖中紅圈處)。

李通很感謝政府的幫助,認為他們已經做到了他們能做的,但是他依然覺得沒有歸屬感。

“很想家,非常想家,但又回不去。一直到今年八月份醫生才說我可以坐飛機了,”他說。

身體上的折磨至後,心理上的折磨接踵而來。對家和親人的思念、漂泊異鄉的孤獨、車禍留下的陰影以及對未來生活的恐懼鬱結在李通心頭,他說自己曾經躲在被子里哭了不止十次了。

“關山四面絕,故鄉幾千里。故園渺何處,歸思方悠哉。淮南秋夜雨,高齋聞雁來。這幾句詩我在那段日子經常會看,看著看著,眼淚就會流出來,”他說。

當問到在經歷了生死後,現在最害怕什麼的時候,李通說最怕沒有時間照顧帶大自己的外婆,她是李通最思念的人。

“無論未來如何,我都要重新站起來”

雖然李通現已出院,但是畢竟之前傷勢太重,手術之後難免會留下後遺症,最嚴重的就是頭痛。直到現在,李通仍在忍受頭痛和失眠的折磨。每當他集中精神超過一定的時間頭痛就會發作,而且他如果每天半夜十二點入睡的話,到了三四點就會醒來。醫生也給他開了許多藥物來調理。

李通現在每天都需要服用多種藥物來緩解後遺症。

李通說自己很想回到從前的生活,但是自信心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即便如此,他依然努力地去嘗試學習新的事物,努力讓自己的人生過得有意義。不能過度使用身體的日子裡,他學會了三階魔方速擰,目前還在學習其他類型的魔方。此外他還有許多夢想。

“我很想做一次脫口秀,我特別喜歡李誕和池子(中國脫口秀演員)的節目,希望他們能有機會教教我。我還想去學綜合格鬥,這樣下次再被撞,落地時能有個防備的心理,”李通笑著說。

李通說:“我很想知道等我康復之後,我面對的會是一顆顆溫暖的心還是冰冷的現實。即便是後者,我也會和家人,和朋友一起去面對。中國,我很想你,外婆,等我回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A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