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李怡:中國核心利益 領土與經濟不重要

最清晰表述中國核心利益及其先後次序的,是2009年7月,中共國務委員戴秉國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論壇上的陳述:「第一是維護基本制度和國家安全,其次是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第三是經濟的持續穩定發展。」挑明來說,中共「核心利益」的首要事項和重中之重,就是維護一黨專政的政權,所謂「國家安全」即是政權安全。領土、經濟是次要及再次要的核心利益。

自本月初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到北京訪問三小時,與中國外長王毅談得不歡而散後,中美之間就沒有任何調解矛盾的動作。去年底中國駐美公使李克新大剌剌地說,美國軍艦抵達高雄之日,就是解放軍武力統一台灣之時。本月16日,隸屬美國海軍的海洋研究船停靠在高雄港碼頭了,未見解放軍有任何動靜。本月22日,美國兩艘軍艦繼7月後又穿越台灣海峽,李克新不知躲到哪裡了。

上周五蓬佩奧接受訪問時說,中國的“每一個挑戰都會得到美國強有力的回應,我們會在每一個領域進行應對”。下月底在阿根廷舉行的20國峰會,預料川普同習近平會晤,有可能緩解緊張關係嗎?前白宮官員說,川普不會有所退讓。

蓬佩奧講到中國對美國利益的挑戰,包括盜竊知識財產權、貿易不平衡、南海衝突、中國對太空領域的發展和軍事擴張。他還談到中國在新疆設再教育營、對基督徒打壓,這些不涉美國直接利益的宗教自由問題。蓬佩奧說:“川普總統已經要求美國政府嚴肅處理這個問題。不僅僅是口頭批評不尊重人權,而是動用美國和世界的影響力來應對這些對基本人權的挑戰。”

10月21日出版的《經濟學人》雜誌談“中美對抗”,指出美國兩黨、外交、軍事以及商界視中國為戰略對手,已形成共識,這是自上世紀40年代以來的第一次。文章同時指出,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的態度,是正確的做法,但到了目前這個階段,美國需要一個完整的戰略,而非只是戰術。

中國怎樣應對美國對“厲害了,我的國”的反制呢?王毅在同蓬佩奧會談時,要求美方停止對中國的無端指摘和損害中國核心利益的做法。

這幾年來,中國多次提出“國家核心利益”這個詞語。涉及核心利益,就是沒有談判餘地的意思。什麼是中國核心利益呢?它有時指的是領土的完整,比如今年6月,習近平對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說,“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丟”,於是,統一、反台獨、港獨,都被視為中國的核心利益。有時候也會指經濟民生是核心利益。不過,最清晰表述中國核心利益及其先後次序的,是2009年7月,中共國務委員戴秉國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論壇上的陳述:“第一是維護基本制度和國家安全,其次是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第三是經濟的持續穩定發展。”挑明來說,中共“核心利益”的首要事項和重中之重,就是維護一黨專政的政權,所謂“國家安全”即是政權安全。領土、經濟是次要及再次要的核心利益。

中美貿易戰以來,中共要人民“共克時艱”,也要維護中國的強國面子,因此經濟和民生任何時候都可以為政權犧牲。2005年中俄簽訂密約,中國放棄了俄國在清朝時掠去的144萬平方公里“老祖宗留下”的土地,可見為了政權,領土也是可以出賣的。

於是,真正沒有談判餘地的,是一些可能威脅到中共專制政權的議題,比如宗教自由、解除網路封鎖、言論結社自由等等。

這是海外大部份關注中國問題者的共識。但我覺得這看法有點過時。

廣而告之

中國曾經宣稱、外界也相信,它的“國家核心利益”順序是:政權、領土、民生。無數事例證明,真正的核心利益只有政權,領土、民生皆可犧牲。所有對中共國的想像都離不開這一點。“國家好,香港好”的“國家”,不是社會的進步、人民的福祉,而是政權的穩固;所謂“國家安全”的什麼紅線,指的也是政權的紅線。一些論者對中共的獻策或批評,也都針對政權,因為人們看不到大陸有代替共產黨的政治勢力,連萌芽都沒有。

但是,在中國瘋狂地發展了30多年的權貴資本主義之後,現在中國的執政集團中人,他們的思維重點還是不是政權呢?

網上流傳一個希拉莉2012年的演講。她說,中國90%的官員家屬和80%的富豪已申請移民,或有移民意願。是否真有這演講未可考,但觀諸現實則雖不中亦不遠矣。2012年兩會期間,中共中央黨校教授林喆說:從1995年到2005年,我們有118萬官員的配偶和子女在國外定居。這些親屬移民國外而自己在中國當官的人,被稱為裸官。2010年當局要求官員申報配偶、子女、財產等情況,但正如陽光政策無法施行一樣,裸官也查不清楚,數量一直成謎。

這些權貴家族轉移到國外的財富達天文數字,其中又以轉移美國為最大宗。他們以現款置產之豪,早令世人側目。

今年9月,美國決定對中共軍委裝備發展部長李尚福實施一系列嚴厲制裁,原因是中共向俄羅斯購買軍用設備,違反了美國的《以制裁反制美國敵人法案》。對李尚福的制裁包括凍結他所有在美資產,阻止他在美的所有交易活動,及不再發給他入境美國簽證。

美國對中國一個官員的制裁,引來中國前所未有的反應,副外長召見美國駐華大使提出“嚴正交涉”,這是連美國開打貿易戰中國都沒有採取的外交動作。

為什麼反應這麼強?因為過去美國對中國的反制,針對的都是中國這個國家,現在這一招就針對高官的個人,此例一開,若陸續有來,大批裸官在美資產被凍結,又不能去探老婆子女,豈不是要“裸死”在中國乎?

李尚福是第二例。2017年12月,美國把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局長高岩列入制裁全球14個“人權惡棍和腐敗分子”的黑名單。隨著新疆“再教育營”罪惡的揭露,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極有可能成為第三個被美國制裁的中共官員。

中國老百姓在強權打壓下真是反抗無力,但日前有一個帖文在大陸廣泛流傳:“廣而告之:如果你因言獲罪,不要害怕,保存好拘留和處罰決定書,複印全部材料,並搜集決定拘留你的分局局長個人及家人詳細資訊,把以上資料傳送到美國駐華使領館,讓他的全家永遠別想進入美國。如果他的家屬移民美國就更好了,他的財產將被永久凍結,他的家屬將被遣返中國。”

這一招香港人可以效法。對林鄭政權的倒行逆施,是否吹佢唔脹?不怕,記下所有執行惡法、惡政的特首、官員、議員、法官的名字,列出罪行,送到美國、英國領事館。即使一時間不見效果,但至少有警嚇作用,讓那些昧著良心為迎合權勢而執行惡法惡政者心有戚戚然。這不能不說是無辦法中的辦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