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山東一技校教師連日罷課 抗議企業強拆學校

山推技術學校老師連續多日罷課靜坐,抗議校舍強遷。(大紀元合成)

10月底至11月初,山東濟寧一技術學校的老師連續多日罷課靜坐,抵制企業不合法的強遷。學生們也自發聚集抗議。

知情人劉先生日前告訴大紀元記者,面對學生的合理訴求,校長選擇了武力鎮壓。官方調遣了20多輛特警車,100多名特警,到學校傳喚老師,鎮壓學生。

劉先生說:“當地的公安機關派了很多警車,到學校去調查這件事情是誰策劃的,是誰組織的,要找到牽頭的人。實際上這個事情沒有組織者,都是自發的,老師都是為了學生。”

據介紹,山東濟寧山推技校(始建於1983年)是屬於國有企業辦學。主管企業是山東山推機械股份有限公司,由山東省國資委監管,後來整合到山東重工集團。

2009年,山推機械公司強制將學校從科苑路老校區的自有教育用地上搬遷到太白路校區,老校區被拆遷,房地產開發公司直接把拆遷補償款打到公司,但3億元補償款並沒有用於學校規劃。

劉先生說,現在我們又面臨搬遷,要讓我們自生自滅。因為學校地處市中心,位置非常好,企業首期規劃要拆了學校蓋別墅。“把我們從自有土地上攆到一個租賃的地方去。相當於我們以前有家,現在沒有家了。”

7月份,山推機械公司就下達了拆遷命令,責令技校搬遷,工作若沒有完成2018年秋季不得招新生,秋季不準開學。全體老師去找過公司,公司迫於社會輿論,口頭承諾要合理、妥善的安置。

10月底,公司又要求學校搬遷,強迫學校租賃東外環一個廢棄的駕校考場作為新校址,每年租賃費用高達300多萬元,學校即將無法運營。學生們也都不同意學校搬遷。

“我們學校有3000多學生,這些學生就是3000多家庭,現在逼著學生轉學、退學。”劉先生說,“最少100畝地才能達到我們的辦學標準,他現在給我們找了一個不到30畝地的小地方,嚴重不符合辦學要求。”

劉先生說,學校搬遷過去之後,沒有消防通道,不符合安全要求,萬一發生重大安全事故,沒法向學生家長交待。

山推技校的老師們從10月29日起開始罷課,在校門口打出“強遷學校搞開發,天理難容”,“堅決反對不作為領導,維護師生合法權益”等橫幅。

學生一個星期沒有上課,天天上自習,也自發聚集,高喊口號,“我們要上課,我們好學習”。和老師們一道,抗議公司選取不合規校址,動遷學校。

劉先生表示,他們遭到當地政府的鎮壓,但維權這個事情沒有結束。“企業不管我們的前途,也不管我們的發展。到現為止,沒有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訴求。”

殭屍企業將學校逼上死路

劉先生說,企業是學校的上級主管部門,負責管學校的人事等。工資是學校自負盈虧。因職業類學校都是免學費的,收入來源是政府按學生的人頭撥款,給學校撥一定的教育經費。一個學生一年3,000多塊錢,學校全部是靠自己的收入來維持教學教研。

按照國家文件,當初國有企業辦的學校、醫院、幼兒園,如果企業不想再辦了,對於社會職能公益性質的,可以把這些職能轉交到地方,划到地方其它的學校,整合或者變成國家公辦的學校。

“可以這樣做,但是我們企業不這樣做。”劉先生透露,這中間企業有很多違規的地方,從學校划走巨額資金,挪用學校的辦學經費等。

從去年開始,學校因面臨搬遷問題,已經換了3個校長,現在這個校長是公司下派的,被認為不能代表全體3000多師生的利益。學校以前的領導都是從學校升級上來的。

劉先生表示,他們去很多部門都投訴過,不是很管用。人家說了,你們的主管部門是國有企業,地方上不願意管。“在國內維權太難了,因為在國內言論不能自由,維權受到打壓。”

據山推技校的《教師請願書》,山推機械公司是一個殭屍企業並且是將死企業,將於年底註銷。該企業除了揮霍掉學校老校區的3億元拆遷補償款,還強行侵佔學校教育經費3,000多萬元。

學校用自有資金400萬元在太白路現址翻蓋教學樓,公司每年強行收取高額租金。並用不允許抵押的學校進行違規擔保抵押貸款7,800萬元。老師們稱,山推機械公司拆了學校的窩,賣了學校的地,抽了學校的筋,還讓學校師生服侍他,最後將學校拋入無底深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李新安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