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無論你身在何處 我們都能找到你」:海外維族人感受中共的觸手

36歲的維吾爾人Eysa

本文譯自英國《獨立報》11月12日的報道。維吾爾人Eysa以為他最終逃脫了陰暗的中共安全部門,他們迫使他成為反對他自己維吾爾社區的間諜,那三年,將他在新疆的生活變成了一個活生生的地獄。他帶著家人搬到了土耳其,在一個與自己的語言和宗教信仰相似的國家尋求庇護,開闢自己新的生活。

然後,這位36歲的年輕人開始接到庫爾班的電話,這名中共國家安全官員曾拘捕過他,迫使他與國安合作,然後當他證明自己沒用時,那人試圖把他扔給狼群。

“Eysa”,審訊者發話了。Eysa在他的電話里保留了幾段電話錄音,這是他給《獨立報》播放的其中之一。“你認為你在土耳其是安全的。但你的兄弟呢,那些姻親呢?”

近年來,人權倡導者對中國維吾爾族少數民族的待遇提出了警示。聯合國8月份時表達擔心,可能有100萬維吾爾人被關在類似“秘密的大規模拘禁營地”。

但越來越多的維吾爾社區成員、安全專業人士和學者們說,中共對維吾爾人的鎮壓正在全球蔓延,中共特工恐嚇和勒索在海外的維族人,要他們沉默。

除伊斯坦布爾外,接近居住在海外維吾爾人的專家們表示,中共的安全力量正尋求滲透、招募間諜,及威脅在慕尼黑、法蘭克福、斯德哥爾摩、奧斯陸和赫爾辛基的維吾爾人。

學者們說,目標是迫使維吾爾人在國外時充當他們的情報人員,並在海外尋求庇護的維吾爾成員之間播下摩擦和不信任。研究中國維吾爾族的專家Rune Steenberg說:“只是能夠出國旅行並回到家中這一事實就能讓他們身受懷疑。”“它摧毀了維吾爾社區。”

Abduweli Ayup靠福特基金會獎學金到美國堪薩斯大學攻讀語言學,受這段經歷的啟發,他回到中國,開了一個兒童學前班,教英語、漢語和維吾爾語。他的學校變得深受歡迎,新疆的精英們把他們的孩子送去學習。但是這位學者的項目引起了中共當局的懷疑,他們警告他要他關閉他的學校,2013年,他們在他拒絕關閉學校時逮捕了他。

他在獄中熬了15個月,他說在那裡他受到酷刑和性侵犯。“我的生活充滿了羞辱,滿是折磨”,Ayup說。

“從早上八點到晚上六點,他們在審訊室里審問我”,他繼續道。“那些官員累了回家。那是開始的時候。後來,我在監倉里被羞辱和折磨。他們侮辱我,和我的性。作為一個男人來說,這對我非常艱難。那些傢伙對我進行了性攻擊。”

除監獄外,北京當局還建立了一個“再教育營”網路,向維吾爾人講伊斯蘭教的危險性,以及共產黨意識形態相比維吾爾習俗的優越性。

“我們早上非常早就醒了,被迫跑一個小時,然後是早餐,然後是四小時的課,然後是下午幾小時的課,然後上課上到晚上10點”,Abdursalam Mohammed說,他是一名40歲來自新疆和田市的廚師。他在一個再教育營地度過了七個星期後於2016年底逃離中國。

在營地外,嚴苛的檢查站系統讓生活變得難以忍受。固定在電線杆上的喇叭突然宣布在村莊和街區進行強制性的思想灌輸課。“當你聽到喇叭里的聲音時,你就知道你必須得去參加會議了”,目前住在伊斯坦布爾的Mohammed說。

Eysa與中共安全部門的糾纏始於2015年10月23日,他與家人一同去了土耳其後回來。他在抵達烏魯木齊地窩堡國際機場時被拘留,戴上手銬,用他的夾克衫罩著他的腦袋,迅速帶去了一個軍營,他在那裡被關了兩天。然後被帶到屬於新疆建設兵團的一個營地呆了6周。

在長達數小時的審訊期間,他被指控在土耳其和馬來西亞期間與分離主義團體有接觸。他解釋說他出國旅行只是為他的商店購買肥皂、香料和草藥。他說他沒有受到酷刑。那些人對他另有計劃。審問他的人——庫爾班,扮演了好警察。

“他告訴我說‘是的,我知道你是無辜的’”,Eysa回憶道(出於安全原因,這裡隱去Eysa的姓氏)。“‘但問題是我們需要有人和我們一起工作’,他告訴我,‘如果你想繼續經營你的生意,出國旅行,你就必須為我們監視其他維吾爾人。’”

Eysa說他同意當間諜,但這麼說只是為了拿回他的護照,讓他可以繼續前往土耳其做生意。他說他認識國外的維吾爾人真的不多,也沒有參與任何邪惡的活動,與分裂主義或暴力團體沒有關聯。

一年多後,他從土耳其旅行回來後再次被捕。庫爾班讓他被放了出來,但他於2017年3月18日再次被警方傳喚,並被帶到了一個拘留營。他的一些親屬也被捕了。

這一次,條件更加苛刻,更加骯髒,Eysa受到了嚴厲的拷問。他們指責他在國外時沒有提供任何情報。“他們說,‘你沒有為我們做任何事’”,他回憶道。

庫爾班再次讓他獲釋,並規定他將參加一個一整天的再教育研討會,並在下次出國時更加努力收集情報。他於2017年6月再次前往土耳其。

但是,庫爾班嚴重誤讀了Eysa。他沒有進行間諜活動,而是永久地搬到了土耳其,拒絕回國,然後開始在社交媒體上發表關於他在中共當局手中的經歷,那些帖子被瘋傳。“我幫你拿到了護照,讓你兩次出獄,而你沒有為我們做任何事”,庫爾班在5月份發來的一條訊息中說道。

“是的,你在土耳其”,庫爾班在6月份說。“但你的兄弟、姐夫和岳父在我們手中。如果我們折磨他們,那就是因為你。考慮考慮。我們非常強大,無論你身在何處,我們都能找到你。”

經過數年來允許維吾爾人相對自由地出國旅行後,中共當局於2017年夏季以來嚴厲限制他們離開,學者們認為這是試圖掩蓋他們可能會講述新疆境內持續鎮壓的故事。

“在國外工作的人被告知必須回國,否則將失去財產”,Steenberg說。“他們被告知,‘你不能講任何壞話,或者你的家人會發生可怕的事。’”

擔任土耳其維吾爾族社區非正式領袖的Ayup說,他一再與社區中受到中共官員騷擾的其他成員保持聯繫。在一次視頻對話中,中共的執法人員將一名維吾爾族男子年邁、恐懼的父母放在屏幕上,要求他監視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記下他們的地址、他們之間的聯繫、收入來源、民間團體的名稱和活動,以及之前被拘留者的地點和行動。

“他們告訴他,他必須為他們工作”,Ayup回憶道。“否則他們會把他的母親和父親關進監獄。‘如果你為我們工作,你可以自由地生活。如果你不這樣做,我們會把你的父母關進監獄。如果你愛你的父母,你就是個愛國者。如果你不這樣做,我們會把他們放到拘留中心。’”

“中國政府強迫我們採取行動”,Mohammed說。“他們逮捕了我的兄弟姐妹。他們不允許我閱讀我想要的,不允許我想我想想的。這些迫使我們採取行動。”

原文'We can reach you wherever you are':Uighurs abroad feel China's reach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博談網記者周潔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