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漢字在日本為何一直處於被保護狀態

在日本互聯網的某個角落裡,流傳著一首中二感滿滿的漢字歌。其出自日本的漢字愛好者之手,其目的在於向東亞乃至全世界網路推廣漢字。在這群狂熱的漢字愛好者看來,漢字在中日韓讀音各異但書面交流卻毫無障礙,簡直秒殺讀寫一體的表音文字,未來的世界通用語當以古代文言文為參考。

一群日本人,為什麼如此賣力地推崇漢字呢,為什麼在原來漢字文化圈的其他國家如越南,韓國紛紛去漢字的時代,漢字卻始終能在日文體系中牢牢佔有一席之地呢?

漢字東渡

和東亞其他民族一樣,日本的先民在接觸漢字之前並沒有書面語,身居東亞最邊緣的島嶼,日本文明也久在蒙昧之中。

進入彌生時代,原本發展緩慢的日本原始社會突然加速進入農業社會。通過對大量出土文物和遺址的深入研究,日本考古學家認為,彌生時代的跨越根本在於中國秦漢時期的移民入島。他們帶來了大陸先進的農耕文明,給日本列島帶入全新氣象。

彌生時代對應的正是中國的戰國末年-秦-漢

可能有大量人口因戰亂而前往日本

漢字也在那個時候傳入了日本列島。考古學家在當時的墓葬中發掘出西漢時製造的直徑為7.4厘米的連弧文鏡,上有銘文“久不相見,長毋相忘”;同時還發現了王莽新政時傳入的“貨泉”、“貨布”等刻有漢字的貨幣。

在中國這邊可能是批量生產的手工藝產品

但最有名的還數“漢委奴國王”金印,這是光武帝劉秀賜給不遠萬里出使洛陽的一個日本小國家首領的。《漢書·地理志》“樂浪海中有倭人,分為百餘國,以歲時來獻”。倭是中國對古代日本的稱呼,委是倭的通稱。

《後漢書·東夷列傳》“建武中元二年(公元57年)倭奴國奉貢朝賀,使人自稱大夫,光武賜以印綬。

但移民帶來的漢字卻沒有在日本社會普及開來,在長達五六百年的時間裡都未能得到大規模的傳播和應用。

這一方面是因為漢字結構複雜,需要複雜的社會結構和行政組織才會對漢字有較高的需求,才更有可能向平民傳播。

在文字普及之前音樂、雕塑、舞蹈、符號這些的影響力比文字更大

另一方面也和日本的言靈信仰有關係,他們認為所有的言詞上都宿有某種神秘的“靈力”,說出口即會實現。如果自己的本名被人所知,自己的靈魂就可能受到支配。

漢字東渡時,日本先民驚懼地看到漢字可以傳達千里之外,百年之前的人事,本能地充滿了警戒心。這一時期的仁德天皇陵中沒有發現任何漢字的墓志銘,也證實了當時日本人內心中對外來文字漢字的複雜不安的心態。

日本的古墳時代真的名不虛傳

真正大規模的漢字傳入有賴於隋唐時佛教的輸入。

《隋書》中記載倭國“無文字,唯刻木結繩。敬佛法,於百濟求得佛經,始有文字。”日方的史料也確認了這一觀點,漢字典籍是隨佛教經朝鮮半島的百濟國正式傳入日本的。

從公元四世紀末到六世紀初,百濟向日本派出多批儒生和僧人傳播儒學和佛教。六世紀以後,日本上層普遍信仰佛教,從那時起,為了理解佛教,日本的精英才開始自覺學習使用漢字。

日字日本化

但日本畢竟距離漢地核心太遠,和經常有機會進入中央王朝的朝鮮人不同,對漢文化的掌握實在緩慢。到了八世紀,中國進入了盛唐,日本人對漢字的掌握程度才有了明顯的進步。這得益於大量遣唐使和留學僧的奔走。

比如著名的東大寺

《哭晁卿衡》是由李白所撰的七言絕句

目的是抒發日籍好友遇險的悲痛心情

也是在這一時期,漢文的日本化的進程大大加速。這一進程第一個重大成果是訓讀與音讀的分化。

日語漢字分音讀、訓讀兩種讀法。所謂“音”在當時是指拋開漢字字義只取其發音的表記方法。其靈感源自佛教經典的翻譯:中文中“釋迦”、“菩薩”等等佛教名詞都採用這種方法翻譯。“訓”,即日語中固有的辭彙來翻譯和解釋對應的漢字,如“山”義為“地面上形成的高聳部分”,日語中表示該意的詞為やま(yama),“山”的訓讀就是“やま”。

此即為訓讀

日本的漢詩創作者自己並不能準確發音,需要通過查工具書搞定平仄和韻腳,再將字排列組合起來,作成了最終的詩篇。

寫出不怕中國人看的詩,這既是他們的願望,也是他們的驕傲。

日本漢詩

訓讀與音讀的混用,直接催生了日本化的漢字——萬葉假名的出現。漢字的表義功能大大減少,大量漢字成為了標註日語發音的表音文字。比如下面三組都是一個意思,在不同的體系里,卻使用了完全不同的漢字表現出來:

萬葉假名:左久波奈波宇都呂布等伎安裏安之比奇乃夜麻須我乃禰之奈我久波安利家裏

現代日語:咲く花は移ろふ時ありあしひきの山菅の根し長くはありけり

中文翻譯:山花雖艷麗,總有落花時。山上山菅草,根深永不移。

萬葉假名的出現是漢字日本化的第一步,日後出現的平假名和片假名都是在萬葉假名的基礎上發展而來。平假名和片假名都產生在9世紀,先誕生的片假名基於漢字偏旁部首楷書形態,之後出現的平假名則是模仿漢字草書的形態,方便了日本人作標註。

兩種假名雖然源自於漢字,甚至在剛產生時和漢字的草書很難區分,但它是一種全新的文字,它已不再是書寫漢文用的表意文字,而是為書寫和文而成的拼音文字。

右為平假名,左為片假名

兩者職責區分在歷史上的不同時期有所不同,目前平假名主要擔負上述語法功能的作用,而片假名則主要被用來標記外來語。

但片假名與平假名面世以後,並沒有很快成為主流文字,在武人掌權的幕府時期,又一種日本化的漢字誕生了,那就是候文。

候文使用漢字,幾乎不用假名,但是按照日語的語序和語法書寫而成,中國人就不大看得懂了。這種文體因句尾多使用助動詞“候”而得名。這種文體自鎌倉時代開始普遍在官方文書中使用,到了江戶時代(1603-1867)成為日本最常用的書寫文體。

一張用候文寫成的文書

如慶應三年(1867年)頒布的《王政復古大號令》就由候文撰寫,如下:

原文:一舊弊御一洗に付、言語の道被洞開候間、見込有之向は不拘貴賤、無忌憚可致獻言、且人才登庸第一之御急務に候故、心當之仁有之候者、早々可有言上候事。

中文譯文:為掃除舊弊、廣開言論之道,有建議者,不拘貴賤,無須考慮,皆可獻言。且登用人材乃為第一之急務,如有適宜之人,應急速上報;

近現代的漩渦

近代以來,漢字與漢字文化圈的諸多國家一樣,一同跌落進入民族主義與殖民主義相互撕咬的漩渦之中。明治維新時期的日本作為脫亞入歐的典範,對漢字的態度也有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

被西方人打掉自尊的日本人只要提到改良日本文化,就必然要涉及到漢字。明治維新的最初幾年,廢除漢字的聲音不斷翻湧,日本精英把日本的落後直接和漢字掛鉤。但另一方面,他們又不斷為日本漢字增添活力,將西洋的事物和概念翻譯成漢字詞大舉引入日語中,後來又傳入中國,成為我們今日熟悉的物理、化學、衛生、經濟等辭彙。

與時俱進

日本人在現代化的過程中卻倚重代表舊時代的漢字,是因為漢字和漢語一開始即擔負起了文化和智識的功能,日本固有的和語反而喪失了表達抽象和複雜概念的能力。近代大量高密度的新知識湧入時,刻意使用原始的和語並不利於他們快速吸收新信息。

明治維新之後,日本精英繼續在漢字和拉丁化之間搖擺,根據與西方關係的遠近,總有一派會佔據上風。在日本民族主義的巔峰——二戰時期,漢字不僅沒有被弱化,反而佔據了壓倒性的優勢,湧現出了中國人聞之色變的“大東亞共榮圈”“一億玉碎”“忠君報國”“舉國一致”“英米鬼畜”等標語,實在是很諷刺。

好像讓我想起了搞笑漫畫日和

但隨著日本在二戰中徹底戰敗,西方人控制了日本。限制漢字使用也因此成為了限制日本軍國主義一部分。於是短短五年左右,關於限制漢字問題就形成了一系列重要法律規範,減少了常用漢字的數量,僅保留了1800多個,並刪除了帶有軍國主義色彩的語彙。

在西方文化的強勢影響下,日本的年輕一代為了方便省事往往將外來語直接用片假名標記發音,而不像過去使用漢字翻譯。如果用漢語打個比方,就是遇到computer這個新名詞,現在我們翻譯成電腦,取電子大腦之義,真是信達雅;而片假名直接記錄computer的讀音,寫成康皮特,如果不專門學習並不知道是什麼。

片假名幾乎是時尚的象徵

日本化妝品的使用手冊里

片假名使用頻率遠高於其他場合

2013年就有這樣的新聞:日本一名71歲男子起訴日本廣播協會(NHK),指控該台使用太多英語外來詞而不是傳統日文,導致許多節目他看不懂,老人要求NHK賠償141萬日元(14000美元)。律師說:"原告擔心日本過度美國化,存在著日本成為美國一個州的危機感。"

日本京都的漢字博物館

文化精英階層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憂心忡忡地呼籲保護日本漢字。在他們的努力下,1981年和2010年日本政府公布的《常用漢字表》收錄的漢字字數穩步提升,比戰後第一部《當用漢字表》已經多出了300多個漢字。而年度漢字評選更是日本社會每年的一起大事。

去年是“北”

早在日本戰敗不久,全民精神恍惚之時,一位歷史學家津田左右吉就對限制漢字提出異議:“如果一個民族的語言中的本民族特有的語感被抹殺掉的話,這個民族的語言就會喪失其文化上的特有的價值和意義,也不再具有語言的深度和豐饒。”

日本文化精英的這種思路相當難能可貴,也是中國人和日本人之間可以達成的一種底層共識。藉助漢字這個獨特的載體,中日人民理應增加文化交流,重現東亞文明應有的榮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地球知識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