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魏京生:中美關係的根本問題

有一個國際流行的說法:中共的體制效率高。所以西方人在考慮中國問題時,總以為和中央政府談好了,問題就解決了。可是多年來打交道的經驗,恰恰相反:中國政府永遠沒有信用,說話不算數,沒信用。這是為什麼呢?

中央政府說話不算數,這是第一個層面的問題。因為按照共產黨的理論,只有他們自己是正確的代表,別人都不算什麼。按照標準的邪教理論,不符合邪教標準的任何人和事物,都不算人也沒資格要求權利。對他們說話不算數不違背道德;對他們也可以不擇手段。最標準也最直白的表達,就是鄧小平的貓論。

另一個層面的問題,就是共產黨的體制不是只有一個或幾個皇帝,而是有成千上萬個土皇帝。所謂的政令不出中南海,就是說的這種體制。中央的命令到了各省不一定被批准;省上的命令到了各市縣也不一定被批准。所以貿易壁壘和非關稅壁壘,不是中央政府能夠解決的。這就是中國沒信用的第二個重要的原因。

除了中國不是民主體制,不需要對人民負責之外,一黨專政是造成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另一個主要的原因。既有政府下令,又有黨委下令,但政府必須服從黨委,而黨委又不必負責。下級黨委不需要服從上一級政府,可以各行其令。這種混亂的體制,也就是一黨專政的體制,是造成混亂的根本原因,也是製造出土皇帝的根本原因。這也是所有專制體制的通病。

例如北京對河北封鎖麵粉,河北就回報以封鎖蔬菜。廣東進口大米豬肉平抑物價,湖南就回報以封鎖大米豬肉。青海對甘肅封鎖羊毛,甘肅就回報以封鎖糧食煤炭。類似的國內貿易戰和貿易壁壘不會見諸於報端,但卻是現實的存在。在這種土皇帝獨裁的體制下,縣官不如現管,貿易戰和壁壘不僅僅是針對外國。中央政府的承諾無法實現,對外國人和中國人一樣無法實現。

中國現在的體制和古代相似但不相同。雖然都是用專制政治管理市場經濟,但古代的法制是有效的法制,沒有另外的權力中心干預法制體系。現代的體制是法外的干預大於法制體系,也就是通常說的黨大於法。實際上就是無法無天。古代只有在王朝將要滅亡的最後階段,才會出現法制敗壞的狀況。現在是黨大於法,從根本上就沒有統一的法制。這才是中美關係的根本問題,也是中國社會和共產黨之間的根本矛盾。

當然,共產黨的根本策略,就是以不公平的貿易剝削美國和中國人民。如果中央政府口頭上向美國妥協,成千上萬的土皇帝們也不會放棄他們剝削中美兩國人民的權利。恰好他們反抗中央的政策和法令,早就已經是慣例了。所以中美之間的根本問題沒有信用,恰好就建立在中國的法制體系無效的基礎上。

要使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向著公平貿易的方向變化,關鍵是中國改變黨大於法的土皇帝體制。建立獨立的不受任何干擾的司法體系,中美之間的貿易協議才有可能有效。否則就算習近平、李克強有誠意,他們也沒能力遵守協議。

在不可能立刻改變一黨專政體制的前提下,中美談判必須附加以建立獨立有效司法體系的要求,並以國際監督機構加以監督。這個監督也必須是有懲罰措施的監督,不能是所謂沒有牙齒的欺騙性機構。如此,才能保證協議得到執行,才能使中美兩國人民受益,而不僅僅是中美兩國資本家受益,人民受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