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民生 > 正文

保姆才上了1天班 僱主被判賠3.5萬

如今,僱傭保姆照顧孩子和老人的家庭越來越多,可是,萬一保姆在家出了意外,僱主應承擔多大的責任呢?近日,一保姆剛“上崗”第一天,便在照顧老人時受傷導致骨折,一紙訴狀將僱主告上法庭,要求賠償8.8萬餘元。

僱主也覺得很委屈。自稱62歲的保姆其實已經68歲,而且滿身舊疾,還未正式上崗也沒幹活何來受傷之說。為此,雙方鬧上了法庭。

近日,重慶沙坪壩區法院一審法院判決僱主承擔40%的責任,保姆承擔60%的責任,僱主和保姆雙雙不服一審判決上訴。

保姆受傷

是因為夜裡照顧老人,賠我8.8萬餘元

△余婆婆和家政工作人員的聊天記錄

余婆婆今年76歲,老伴86歲,和女兒女婿外孫女一家三口住在重慶沙坪壩區大學城。老伴一直多病,從2017年上半年開始卧床,一直請保姆在照顧。

2017年7月初,家中的保姆要辭工,急需一位新保姆。

7月17日,余婆婆一家通過心連心家政服務公司介紹,找到了北碚一名自稱62歲的女保姆陳菊(化名)。

隨後余婆婆一家聯繫上陳菊,因為陳菊不熟悉路,7月20日余婆婆女婿專門開車把陳菊接了過來,說是:“來看看,順便耍一下。”余婆婆說,陳菊到的當天中午,原來的保姆才離開。

“保姆到我家來的第一天,我們都不會讓她做事,而是給她做示範,教她怎麼照顧老人。”日前,余婆婆的女婿在接受上游新聞記者採訪時說,“沒想到7月22日一大早,陳菊告訴余婆婆,前一晚在照顧余婆婆老伴翻身時受傷了,腰桿痛得很。”

“我們當即給她女兒打了電話後,就立馬送她去了醫院。”經醫院診斷檢查,陳菊腰椎骨折了。

由此,兩家人的紛爭也開始了。

保姆陳菊及其家人稱,骨折受傷是在僱主家照顧老人時造成的,僱主要承擔責任。為此,陳菊及其家人一紙訴狀,將僱主余婆婆一家告上法庭,並要求僱主余婆婆一家承擔其治療及其他各種費用,共計8.8萬餘元。

僱主喊冤

到家第一天就骨折,你這是碰瓷

“我們當時是想請個50多歲的保姆,62歲其實年齡偏大,但當時確實太急了,沒辦法才請她,沒想到就發生了這樣的事。”說起這件事,余婆婆非常後悔。她告訴上游新聞記者,到了醫院後,陳菊檢查出腰1椎壓縮性骨折。但令她沒想到的是,她竟還有一身舊疾,骨質疏鬆、退行性病變等疾病。

“保姆才來一天,就自稱腰桿閃了,我覺得她是假閃腰,真碰瓷。”余婆婆對此憤憤不平,到了醫院後,他們墊付了1萬元的醫藥費,但醫院治療要3萬餘元,對方要他們繼續支付餘下所有的費用,他們覺得對方在“碰瓷”,拒絕了。10月15日,便收到了法院的傳票。

“直到收到傳票的那一刻,我才發現陳菊隱瞞了年齡,不是62歲,而是68歲。”余婆婆的女婿說,不但隱瞞病情,還隱瞞年齡,這不是“碰瓷”是什麼,他覺得自己有一種被算計的感覺。

保姆委屈

沒有隱瞞年齡,是登記戶口時搞錯了

近日,上游新聞記者聯繫上陳菊,她告訴記者,從受傷到現在1年多時間了,她一直在家休息。

“當時我聽說老人的情況是不想去的,但他們一家人非常熱情,還非要開車到北碚來接我,我才跟著過來。”提起這件事,陳菊非常委屈,當天過來後,余婆婆就教了她怎麼照顧老人,7月21日早上,她還推老人下樓去耍,9點多鐘才回來。回來後中午也沒休息,煮了午飯,燉了雞湯,下午還一起聊天,相處的還算愉快。

“因為老人癱瘓完全不能自理,所以晚上都要給他翻幾次身。”陳菊說,22日凌晨12點多,她和余婆婆一起替老人翻了身,凌晨2點,老人一直在床上哼,她叫了余婆婆但是未果,於是獨自起身為老人翻身,一下就把腰桿扭了。當時她就很不舒服,第二天一早就告知了余婆婆,余婆婆拿了葯給她擦,但沒有效果,於是給她女兒打了電話,將她送到了醫院。

陳菊告訴記者,自己也不是新手,之前在紅旗河溝照顧一名93歲的老人,做了四五年,後來老人生病家人決定自己照顧,她才離開。

至於年齡,她更覺得委屈。“我絕對沒有隱瞞年齡,就是62歲。”陳菊說,她是北碚區金刀峽鎮永安村2隊的人,6隊有一個和她同名同姓的人,當年登記戶口時把兩人的年齡搞反了。“我們是農村人,又沒有去正式的單位上過班,覺得年齡不重要,搞錯了就搞錯了,也沒想到要去改過來。

法院判決

僱主和保姆責任四六分,雙方不服要上訴

剛剛上崗的保姆就“碰瓷”要我賠8萬多,這個鍋我不背,為老人著想半夜我獨自替他翻身導致骨折,你必須賠償……

就這樣,雙方很不愉快,最後鬧上了法庭,陳菊向僱主索賠88555.32元。

2017年10月27日,此案第一次開庭。

2018年10月,重慶市沙坪壩區人民法院做了一審判決:認定保姆與僱主之間存在勞務關係,保姆工作受傷,按照過錯責任比例,僱主承擔40%責任,賠償保姆35422.13元,保姆明知自己年齡較大、存在舊疾,仍前往僱主家中從事護理工作,屬於自冒風險,判定其承擔60%責任。

第三方心連心家政服務公司不承擔責任。

法院認為:余婆婆從中介處獲取陳菊的信息後,未按照之前與中介公司簽訂的合同規定,與陳菊、中介公司再簽訂三方合同,而是直接與其建立聯繫,因此,中介不承擔責任。

拿到判決結果後,雙方都不服均已提起上訴。

新聞多一點>>

律師提醒

僱主一定要和家政公司簽勞務合同

如今余婆婆和陳菊的這場糾紛還沒落定,各方也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在等待上訴法院判決結果出來前,重慶互邦律師事務所的馬林達律師也關注到了這事,並就家政僱傭關係與問題提出了建議。

馬林達說,僱主與中介公司簽訂了勞務合同,中介公司委派保姆到僱主家做事,中間就有個委派關係,保姆在僱主家受傷,家政公司將承擔全部責任,可以保護僱主、護理人員的合法權益。

但如果僱主通過中介介紹後,自行聯絡保姆,最終造成侵權或損失,中介則不承擔責任。

此案中,余婆婆和家政簽的是之前那個保姆的勞務合同,和陳菊並沒有簽訂合同,所以就成了僱傭雙方兩者的矛盾。

馬林達說,在請保姆時,最好是通過中介公司來找,中介公司有義務告知僱主保姆的身份信息,並提供健康證。除此之外,僱主還可以給保姆購買保險,這樣一旦出事,保險公司會承擔責任。

記者調查

僅3成僱主和家政公司簽合同,很少購買保險

家政服務僱傭關係與保險問題,一直是當前社會廣泛且極易引發紛爭的一個普遍問題,上游新聞記者結合此案的情況作了調查發現。此案之所以耗時一年多,核心就是圍繞僱傭雙方責任劃分問題。

一個最關鍵地方,僱主余婆婆一家並沒有和保姆陳菊簽訂勞務合同。

余婆婆一家在接受上游新聞記者採訪時說,他們已經換了3任保姆,除了第一個簽了合同,後面的都是家政公司人員微信推送,他們自己和保姆聯繫。

隨後,上游新聞記者在重慶多個小區調查發現,在家政服務僱傭過程中,類似於余婆婆家的這種情況非常普遍,僱主與保姆都極少簽訂有勞務合同,或是購買保險,大多是口頭協議即可。

上游新聞記者在調查中,選擇了50個雇過保姆的家庭,僅14個家庭是通過家政公司找的保姆,剩下的全是通過熟人介紹、58同城等網上尋找的保姆。而在這14個家庭中,和余婆婆家一樣,幾乎都換過保姆,換的保姆基本上沒簽勞務合同。

比如家住渝北區小城故事的劉女士說:“只有第一個保姆簽了合同,後面要換的時候就直接微信或電話聯繫,也沒想到要再簽合同。”

上游新聞記者通過保險業人士了解到,目前有些保險公司推出了保姆險,僱主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購買。然而,他從事保險行業5年了,僱主為保姆購買保險的情況非常少,而造成這一問題的僱傭雙方都有責任。

比如,有的僱主覺得沒必要,或是覺得“不會有啥事發生。”而一些保姆則告訴僱主,“你花錢給我買保險,還不如加到我工資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上游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