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合時代」難友廣東持續維權 調查法人資產

近日,網貸平台合時代的金融難友先後到廣東省公安廳和深圳雲街維權。據悉,合時代前股東黃林明通過1元合同將公司轉手,將捲走的13.6億錢投入了房地產。難友認為,黃林明應負連帶責任,而經偵不作為。

知情人日前告訴大紀元,11月12日下午3時許,54名難友到達深圳雲街一期樓盤,在門口被保安攔住。售樓處正在搞促銷活動,因保安增加人手,並拿出警棍,難友就在原地打出標語、喊口號,引來很多民眾圍觀。

知情人說,大概3點40分,警車來了,難友只得散開。待警車開走後,難友們前往雲街二期售樓處,沿著二期樓盤轉了一圈,舉標語、喊口號,有住戶開窗觀看。大約5點20時,大家解散回家。

知情人介紹,“他們叫警察來的時候,大家聞訊就散了,不想造成損失。當時大家喊的口號是‘雲街黃林明詐騙’。”

合時代原法人、原董事長黃林明在2016年3月時退出,法人更換為馬文亮。之後,黃林明作為天朝集團董事長投資了雲街一期、二期開發。

今年7月16日,合時代停業,合時代法人、高管全部失聯,公司人去樓空。平台資金去向不明,涉案金額達26億,涉及的受害人有2萬多。難友為此展開了維權活動。

11月11日上午,93名難友到廣東省公安廳信訪辦上訪。難友們的目的是想找省級官員給個保證,但沒有見到官員,信訪辦回復說不可能給他們找領導。

知情人說:“難友們想讓大領導(廳長以上)出面,把目前查封的資產變現兌付一部分,給當前特別困難的難友,因為有的難友家裡老人已病危,沒錢了。但是經偵說這個必須最後由法院來決定,現在沒人能做主。”

據介紹,在7月22日的合時代難友維權活動過程中,老人、婦女、兒童遭遇當地武警的暴力對待(該視頻已被刪除),媒體不敢報導。合時代案的經偵進展緩慢,難友們維權的Q群被封。

難友之前已多次到深圳雲街維權,今年9月1日和“十一”期間,部分合時代難友也曾到深圳雲街要求黃林明承擔責任。

“我們認為他有重大嫌疑,希望他出面接P2P的盤繼續經營或者兌付,且他的天朝集團樓盤還在出售。”合時代的金融受害人小楊說。

難友表示,“諾大的國家,誰來保護我們”;“連申訴的地方都沒有”;“作為普通勞動者,我們跟隨潮流,響應國家號召,努力接納新的金融體系,認識了新興的互聯網P2P理財,到最後才發現,它是一個毒蘋果……”

經偵不作為難友調查股東別墅資產

據警方9月底公布的“合時代”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的案情通報,警方通過對“合時代”關聯公司和個人追查,查封一批涉案房產,凍結17個涉案的銀行賬戶,凍結涉案資金共計86萬元。此外,已潛逃境外2個多月的“合時代”平台案件犯罪嫌疑人孟德祿回國投案自首。

孟德祿為現任“合時代”的主體運營公司“深圳合時代金融服務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合時代”的法人經過了多次變更。在黃林明退出8個月後,2016年11月,“合時代”再次變更法定代表人(負責人)、董事長或執行董事成員馬文亮為陳海偉,僅3個月後,2017年1月,該職位又變更為孟德祿。

“法人前一陣回來自首上電視了,但是他是個傀儡,對案件沒啥用,僅對公安政績有好處。”一名難友說,“我現在(都)沒法參加活動,(因)債務到期,到外地出差,全力打工還錢。”

知情人表示,“目前只查封了當時出事時,實控人(陳海偉)自己交出來的一些房產。然而,以他前妻名義在北京購買的別墅,經偵沒有查封,所以難友們自己跑去查看了。”

難友要求陳海偉和其妻王岩歸還血汗錢。(採訪人提供)

難友調查,陳海偉是水郡長安1號院15號樓1501業主。難友指控,合時代實際控制人陳海偉聯合其家庭團伙作案。陳海偉於2018年7月22日帶著兒子攜款出逃美國,其妻王岩和其弟陳海濤仍逍遙法外並涉嫌協助轉移資產。

11月4日,來自6省的10名難友驅車前往陳海偉河南老家(沈丘縣趙德營鎮陳樓村)。在陳樓村,難友找到了陳海偉那個價值200萬的別墅,別墅正在裝修,他們敲門,門卻不開。別墅不遠處還有陳弟承包的70畝藥材地,老鄉說別墅是兄弟倆的。

合時代實際控制人陳海偉在河南老家的別墅。(採訪人提供)

合時代難友在陳海偉老家別墅門前貼公告。(受訪者提供)

合時代難友在陳海偉老家別墅門前拉橫幅。(受訪者提供)

難友在別墅前代表合時代2萬受害人拉橫幅,並貼公告。據難友透露,該別墅就在村委會旁邊,因周末村委會不上班,難友也在此拉橫幅拍照。

傍晚6點左右,大家各自返程。

據悉,此次河南的維權活動,難友是自發進行的,“希望這是個開始,我們不需要有人帶頭,不需要有代表,我們都是自己的代表,自己為自己討回血汗錢!”

合時代難友在陳海偉老家陳樓村委會前拉橫幅。(採訪人提供)

誰該為P2P爆雷買單?

公開資料顯示,深圳合時代金融服務有限公司於2013年06月25日成立,營運5年,累計成交超過180億元,累計出借人數10萬餘人,覆蓋了全國32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以及325市。

據分析,合時代實際控制人信息不透明,法人曾進行過三次更換,公司股權變更頻繁。2016年3月,黃林明通過1元合同,將全部75%的股權轉手給粵商資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簡稱粵商集團)。

合時代前股東黃林明的1元合同股權轉讓書。(受訪者提供)

黃林明為法人的深圳天朝實業有限公司8月初曾發出聲明,否認合時代與其存在資金輸送關係。但難友質疑該轉讓“詭異”,一紙聲明不能撇清關係。

合時代一直有中共政府部門的站台和媒體的宣傳,曾在央視解讀互聯網金融趨勢,還成立了黨支部。難友認為,“P2P暴雷不應由受害人買單,曾經誰倡導、誰頒獎、誰幫助宣傳!必須出來承擔監管失察的責任!”

投資受害人還質疑,中聯石油化工國際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香港嘉浩集團國際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許智明,為合時代30億金融詐騙案的幕後黑手或者洗錢者。

受害人分析,其一,自2016年以來許智明就與合時代金融服務公司過往甚密,合時代最大股東粵商集團的法人或者實控人大致都是許智明身邊的人。其二,許智明涉嫌通過湛江項目(湛江東海島凱富新時代廣場)洗錢,將合時代資金轉移到香港。

7月19日,深圳合時代曾發出聯合公告稱,“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自願以其在建的市場價值不低於人民幣40億元的30萬平方米的房地產項目作為擔保,優先歸還和位投資人的投資款。”投資受害人質疑,該房地產項目出自許智明之手。(採訪人提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李新安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