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紅魔內訌:斯大林狡詐陰險出賣高崗

1949年毛澤東率團訪問蘇聯時與斯大林合影。(網路圖片)

原蘇共總書記赫魯曉夫與前任斯大林之間關係非常複雜,赫魯曉夫繼任後對前領導人斯大林展開了全面批判,並在日後《赫魯曉夫回憶錄》中曝光諸多蘇共內幕,更包括中國與蘇聯外交中的秘聞,在回憶錄中赫魯曉夫稱,“高崗向我們通報了中國領導層的情況及其對蘇聯的態度。這一點非常可貴。斯大林非但不支持他,反而將他出賣。”

面和心不和斯大林對毛澤東虛與委蛇

赫魯曉夫回憶說,毛澤東第一次訪問蘇聯適逢斯大林70壽辰。正巧在這一天我從烏克蘭返回莫斯科,擔任一項新的固定工作。斯大林對我說:“您把烏克蘭那邊的工作交代一下,務必在我70歲生日那天趕來。”我就照辦了。我未能出席斯大林同毛的單獨會談或者有莫洛托夫在場的會談。總共舉行了多少次這種會談,會談進行得如何,要我現在來談是困難的。不過,在這幾次會晤之後斯大林一次也沒有因為毛而高興過,也從未對他大加讚揚。

然而,在歡迎毛的宴會上,斯大林卻表現得非常好客。他喜歡這種宴會,並且很愛炫耀自己如何好客,對待客人如何慇勤周到。只要他願意,他會把這種事做得很漂亮。那次宴會我參加了。宴會和席間談話都是在輕鬆自如的氣氛中進行的。

看到同中國似乎正在逐漸形成良好關係,我感到很高興。我們這裡大家都希望這樣。不過,在毛訪問期間曾經發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

在那次宴會和席間友好會談之後,斯大林有好些天根本不與毛會面。既然他本人不露面又沒有委託別人,我們當中也就沒有人去毛那裡。這時毛開始流露出不滿,說他被關在為他安排的住所里,什麼也不給他看,沒有人跟他會面;因此他聲稱如果再這樣下去,他就回國。人們向斯大林報告說毛表現出不滿。於是我們再一次與他會面了,是在斯大林的別墅舉行的午宴上。斯大林這時竭盡全力來滿足毛的請求,同他搞好關係,並顯示自己完全站在他那一邊。

高崗曾向斯大林通風報信

毛走了。當時擔任蘇聯政府駐華經濟事務全權代表的是一位鐵路專家即泉盉科瓦廖夫(1901年生),他於1944~1948年任蘇聯交通人民委員(部長),後任中國東北人民政府顧問和北京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顧問,在北京人稱“兩位領袖身邊的顧問”。他從前在滿洲工作過,日本人被驅逐後曾在那裡修復鐵路,後來當上了毛澤東的顧問。斯大林認為他是一位可信賴的人。

不久此人便在他的密告信中報告說,發現對蘇聯的不良情緒,這種不滿在劉少奇、周恩來及該國其他一些領導人身上表現得尤為突出。高崗早在毛訪問莫斯科之前也給我們發來了類似的情報。

高當時是中共中央政治局駐滿洲全權代表兼北京政府駐滿洲的全權代表,就好像是那裡的總督。他與我國代表建立了十分良好的關係。高崗隻字不提毛本人的立場如何,但他同樣也不提毛對那些明顯表示對我們不滿的人都採取了什麼措施。高列舉了許多事實以證明這種不滿的存在。

這裡我舉出其中的一件。那天正在慶祝中國的一個什麼節日。舉行了閱兵式。當裝備著我們的坦克的部隊從廣場上通過時,中國的軍人氣呼呼地說俄國人給他們的是舊坦克。是,這話沒錯。那些坦克不是新的,那時我們自己並沒有那麼多新坦克可以送給中國。蘇聯剛剛結束戰爭,正在恢復工業,坦克產量削減了。不這樣做不行嘛。所以我看不出有什麼可抱怨我們的理由。坦克當然是舊的,但還完全具有戰鬥能力。但這種言論給不滿意我們的情緒火上澆油,而且把一切都歸罪於蘇聯。

斯大林把高崗的秘密情報轉送毛澤東

斯大林希望博得毛對我們的好感,在他訪問期間顯示自己對他友好相待,並且信任他。因此斯大林拿到我國駐滿洲代表寄來的並附有他與高崗談話記錄的幾份文件之後,乾脆就把它們轉送給毛了。

我,還有我與之交換意見的幾位其他政治局委員,都確信不疑地認為高崗向我們通報的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他出於何種目的,我不知道,但無論怎樣他是站在對蘇友好的立場上的。然而斯大林卻把這些文件交了出去!

如果要在歷史上尋找類似的現象,那麼這很像科丘別伊瓦・列・科丘別伊(1640~1708)自1687年起任總司書,1699年起任東岸烏克蘭(即俄羅斯屬烏克蘭)首席法官。他曾多次提醒彼得一世說首領(黑特曼)溪毖馬澤帕正在與波蘭國王斯塔尼斯拉夫・列辛斯基和瑞典國王查理十二世進行秘密談判,然後他逃往俄羅斯,卻被俄國沙皇交給馬澤帕,後被處死。向沙皇彼得一世密告首領(黑特曼)馬澤帕叛變。當時沙皇彼得把這封告密信退還給馬澤帕,以博取其好感,並表示自己不相信他叛變。然而馬澤帕處死了科丘別伊,並且開始幫助查理十二世討伐俄國。普希金在敘事詩《波爾塔瓦》中對這個情景做了鮮明生動的描寫。

然而我們一時失去了一位顯示他與我們親近並用具體行動加以證實的人,高崗向我們通報了中國領導層的情況及其對蘇聯的態度。這一點非常可貴。斯大林非但不支持他,反而將他出賣。我以為斯大林之所以這樣做,是基於以下幾個理由。

心虛多疑斯大林不相信任何人

斯大林是一個不相信任何人的人。他連自己都不相信。他認為,我們收到的那些秘密情報正是高崗所傳遞的這一事實,毛澤東遲早會知道。那樣一來斯大林就會陷入微妙的處境:彷彿是他挑動人們反對北京政府。因此斯大林便藉此機會表明他完全信賴毛澤東,並因而不願意從一個反對中國領導的人那裡獲取情報。

雖然高崗本人從來沒有告訴過我們他對毛澤東的看法,但對許多中國人來說他的看法並不是什麼秘密。

我記得,有一次我們的幾位在中國的人報告了某一個城市舉行青年聯歡晚會的情況。參加晚會的人酒喝多了,青年人開始對我們說些含有敵意和挑釁的話:“把你們那個姓高的弄到你們那兒去吧,他是你們的人,不是我們的人。”

這件事還是發生在他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時候。可見高崗早在那時就已經處在某種被孤立狀態了,他違反中共中央政治局對蘇政策的行動,那邊都知道了。這一情況也應當加以考慮。或許斯大林在出賣高崗的時候認為他反正已經被揭露了。

這是我得出的結論。我並沒有親自從斯大林那裡聽到這種議論。但任何其他理由都無法解釋為什麼斯大林居然把上面提到的文件移交給了毛。坦率地說,我們這些聯共(布)中央政治局委員對斯大林的做法感到憤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