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救母弒父"?加拿大19歲華裔富二代被當庭釋放 結局卻反轉了…

加拿大19歲華裔富二代學生查爾斯・譚(音譯Charles Tan),2015年“救母殺父”,後被釋放新聞曾轟動美加華人圈,當時很多外媒也以“BREAKING NEWS”形式對該案進行了大量的報道。時隔幾年,該案劇情出現大反轉。2018年11月19日,Charles Tan因謀殺生父,被美國法庭判處20年監禁。

讓我們先回顧一下這個離奇的案件:

1、進入藤校的加拿大華裔富二代

Carlie Tan是一名19歲的加拿大華裔,父母來自中國。不過他從小隨父母移居美國紐約州。

Carlie Tan(以下簡稱小譚)的父親掌管著一家市值5000萬的公司,而母親即是一位全職家庭主婦。

小譚雖然是一名名副其實的富二代,不過他和那些只懂炫富的富二代不同,他成績優異、愛好公益和運動,還拿了康奈爾大學的全額獎學金,是別人眼中的好孩子榜樣。

但他的人生在2015年2月的一天,發生巨大轉變。

2015年2月5日,小譚在學校接到一個電話後,匆匆給室友留下一張字條,說家裡出了急事,需要離開幾天,便冒著大雪,驅車百公里回了家,之後他的女友也跟他失去了聯繫。

2、父親被近距離開槍槍槍致命

四天後,也即是2月9號,警方接到譚母(Jean Tan)的報警電話,譚母用斷斷續續的英文告訴接線員,她的丈夫被打死在了書房裡,開槍的是她的兒子小譚。

左小圖為Charles Tan,右小圖為譚父(視頻截圖)

警察趕到現場時,小譚和他的媽媽已經站在房子外面等他們,小譚面色平靜,他一邊安慰冷的瑟瑟發抖的母親,一邊冷靜的告訴警方屍體在二樓的書房裡,凶器在車庫的大門旁邊……

警察立即來到二樓的書房,現場一片慘狀。49歲的譚父倒在書桌下,身體多處中槍,而且是近距離開槍,槍槍致命。

3、父親暴虐成性常常家暴母子

警方馬上逮捕了小譚,小譚對自己殺死父親的罪行供認不諱,但他不接受警方對他的一級謀殺指控,他表示,自己是自衛殺人。

他說,他的父親暴虐成性,常常在家裡對他們拳腳相加,這一次是父親又對母親施暴了,他忍無可忍,才跑到車庫,拿出了朋友臨時寄放在這裡的散彈槍,裝上子彈,走到樓上,將父親打死。

4、很多證據表明他不是自衛殺人

案發後,小譚和母親一直都保持著統一口徑,說是譚父暴虐成性,他們自衛殺人。但警方在搜證的過程中,卻發現此案太過於順利了,而且這對母子的證詞漏洞百出……

首先是屍體的位置,警方在譚父屍體旁邊的椅背上,發現了很多散彈槍留下的細小彈孔和火藥灼傷,

這說明他是坐在椅子上被人打死的。這個跟小譚母子二人口中的那個“譚父在對妻子施暴的過程中被兒子打死”的說法嚴重不符。

案發房屋(視頻截圖)

其次,在警方第一次進入凶案現場的時候,他們發現這個房子內部的溫度很低,二樓的幾個窗戶在零下十幾度的天氣下,依然大大的敞開著,但是即使這樣,他們還是能夠從屍體上聞到一股腐爛臭味。

之後的法醫驗屍報告也推翻了譚母給出的案發時間,譚父身上出現了固定的屍斑,並且內臟也出現了腐敗,他的死亡時間至少在36小時以前,由於天氣的寒冷,他死亡的時間可能更長。

然後,根據出入境記錄顯示,在2月6號,小譚曾經帶母親短暫前往加拿大,但是馬上又折返美國,很有可能是想逃逸。

但是如果正如供詞所說,他們是正當自衛殺人,那為何要逃逸呢?為什麼要在四天後才想起來要報警呢?

5、辯方提出“為母頂罪”的假設將指控推翻

在法庭上,檢方以此作為缺口,他們認定,譚父的確有暴力傾向,這是被告小譚的作案動機,但不存在自衛行為,因為譚父很有可能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突然衝進書房的小譚射殺的。

不過,辯方律師James Nobles接下來的話,卻一石激起千層浪。他直接提出,小譚無罪,不是因為他是自衛殺人,而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殺人!殺人的是譚母!他是出於對於母親的保護而扛下了這個黑鍋。

辯方提出這個推論,主要是基於此案的時間線:譚父在5號下午四點以後就沒有再登錄過自己的郵箱,而根據譚父秘書的證詞,譚父是一個非常嚴謹的生意人,他幾乎每時每刻都會留意自己的工作郵箱,哪怕沒有電腦也會用手機回公司郵件,基本上發給他的信,幾分鐘之內就會得到迴音。

而根據現場的照片,譚父被殺的時候就坐在自己電腦前面,他郵箱裡面最遠的一封未打開郵件,是5號的下午四點11分,也就是說在這個時候譚父很可能就已經死了。

但是這個時間小譚剛剛離開大學宿舍沒有多久,還在離家一百多公里的路上,根本不可能在家殺父。根據小譚室友的說法,他接到一個電話以後,就非常匆忙的離開了宿舍,而這個最後的電話就是三點四十分的時候從譚宅打出來的。

辯方的推論是,譚母在家殺了人,慌亂之中不知所措,於是打電話給兒子求助。小譚於是趕緊回家幫助處理現場,跟母親商量對策。

在那把做為凶器的散彈槍上沒有發現任何指紋,幾個彈殼中也只有一個出現了指紋,這個指紋非常的完整,而且就只出現在了這一個彈殼上,屬於小譚,但是這個證據怎麼看怎麼刻意,它實在太明顯,也太清楚了,跟那個擦的乾乾淨淨的現場格格不入,很有可能就是小譚故意印上去,為的就是故意的給母親頂罪。

而譚母的殺人動機,除了長此以往的家庭暴力,還有譚父名下市值5000萬美元的巨額財產。

6、陪審團流審法官宣布他當庭釋放

陪審團們似乎也被辯方律師的想法震驚到了,雙方律師掐完之後,陪審團又掐了50多個小時,但還是沒有得到絕對多數,於是他們交出了6:6的結果。

按照流程,在這一步的時候,當庭法官會通知控辯雙方過來通知一下情況,然後法官會宣布對此案重新開啟一個新的審判程序,擇期選擇新的陪審團。

但是這一次卻不同,當庭法官James Piampiano在告知陪審團此案流審以後,陷入了長時間的沉默。幾分鐘以後,他突然對被告Charlie說:你是個好孩子,我相信你和你的母親都有自己的苦衷……然後宣布此案結束!沒有必要進行一次新的審判程序,被告Charlie Tan的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

7、證據不足案件的真相無從得知

案件峰迴路轉,可是更讓檢方苦惱的是,由於譚母是小譚的直系親屬,她有權利拒絕上庭作證,而小譚同樣作為譚母的直系親屬,也可以同樣拒絕作證。

這樣一來,這個案件就變成了一個死局,在案發現場的3個人,一個死,兩個沉默,到底是誰扣動的扳機?這件事情的真相可能只有小譚和譚母知道了……

因為證據不足,此案最後只能不了了之……在2015年底,小譚被康奈爾大學勸退。譚父的公司由小譚的哥哥和譚母接手,家產也全部轉移到了譚母的名下,隨後,他們一家人搬去了加拿大生活。

8、劇情大反轉小譚被判槍殺生父判刑20年

本以為這間案子就這樣塵埃落定,但時隔2年,檢方又舊案重提。在2017年8月,小譚打算從加拿大入境美國參加朋友的婚禮時,被移民局海關執法局(ICE)逮捕,控予“有意實施犯罪而購買槍支”,及“虛報購槍意圖”。

據悉,當時槍殺譚父的散彈槍是屬於小譚的室友的,但是在小譚的室友購買這把槍的前一天,小譚也出現在這家店裡,根據店主回憶,小譚當時很想要買這把槍,但是由於他是加拿大籍,槍證一時辦不好,只好算了。

根據小譚的室友描述,這把槍確實是他在小譚的勸說下購買的,而且在買槍後的第二天,小譚就以打兔子為名把槍借走了,而且沒再還回來……

根據檢方提交的法庭文件,小譚的手機紀錄可證明,他曾於2015年1月收到從加州運來重達5磅、價值1萬2000元的大麻,之後他將這些大麻賣給同學,一盎司200元;他還售賣迷幻蘑菇,以及一種叫做DMT的藥物,這兩種都是致幻毒品。

出庭時,譚的律師一度要求法官判處他五年監禁,主因是因為小譚擔心父親殺害母親才有此極端行為;但檢方堅決拒絕,要求法官判處小譚最高25年的刑期。

相關英文報道截圖

最終,2018年11月19日,紐約州北區聯邦法院雪城法庭法官小斯卡林(Frederick Scullin Jr.),判處小譚20年監禁。

也就是說,當初辯方提出的“替母頂罪”假設,並沒有有力的證據支持,法官最終還是變相認可了檢方的指控。因為小譚是加拿大公民,他服刑結束後,很可能會被從美國遞解出境,返回加拿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