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

蘇聯戰俘的被迫回歸

在蘇聯,與國外的人有聯繫,或者本身就是一名外國人,就會被視為嫌疑人。由此看來,在當局眼裡,戰爭期間一名俄國士兵在國土外被囚禁4年,也足以使他成為一名叛徒。依據修改刑法第193條的1942年第270號法令,任何被敵人俘虜的士兵都成了事實上(ipso facto)的叛徒。被俘時以及隨後囚禁所處的情況,並不重要。至於俄羅斯人,情況往往是極其糟糕的,因為希特勒認為,所有的斯拉夫人都是次等人類,因此要被集體清除。在570萬俄羅斯戰俘中,有330萬人死於飢餓和惡劣的環境。

有看法認為,德國國防軍(Wehrmacht)中有俄羅斯士兵。這引起了同盟國的關注。作為回應,斯大林很早就決定獲得許可來遣返所有身處西方佔領區的俄羅斯人。此許可很快獲得准許。從1944年底到1945年1月,逾33萬2,000名俄羅斯戰俘(包括來自舊金山的1,179名)被移交給蘇聯。這往往是違背他們意願的。這樣處置似乎並未在英美外交官中引起良心危機。他們對整個遣返行動相當悲觀,因為像安東尼‧艾登(Anthony Eden)一樣,他們意識到,這是一個必須以武力來解決的問題。

在雅爾塔會議上(1945年2月5至12日),同盟國三強──蘇聯、英國和美國制定了涉及士兵和流離失所平民的秘密協議。丘吉爾和艾登接受了一個主意,即由斯大林決定在安德烈‧弗拉索夫將軍所指揮的俄羅斯解放軍(Russian Liberation Army,譯者註:效忠於納粹的反蘇武裝)中打過仗的戰俘的命運,彷佛斯大林提供了某種將善待他們的保證。

斯大林非常清楚,一些蘇聯士兵主要是因為紅軍組織混亂(這主要怪他)以及將領們普遍的軍事無能(他自己就是其中之一)而被俘的。我們也可以肯定,其中很多士兵根本不願為一個他們所憎惡的政權而戰,用列寧的話來說,他們很可能〝用腳投了票〞。

雅爾塔協議一簽署,車隊就每周一次離開英國前往蘇聯。從1945年5月至7月,住在西方佔領區、被英國人視為俄羅斯人的逾130萬人,被遣返回國,其中包括來自1940年被吞併的波羅的海國家的人以及烏克蘭人。到8月底,這些〝俄羅斯人〞中已有逾200萬人被移交。有時他們被關在惡劣的條件下。個人自殺和全家集體自殺的事件頻頻發生,致殘事件也一樣。通常,當戰俘被移交給蘇聯當局時,他們試圖消極抵抗,但英美會毫不猶豫地使用武力來滿足莫斯科的要求。當戰俘抵達蘇聯時,他們被置於警方控制之下。4月18日,〝阿爾曼索拉〞(Almanzora)號船抵達敖德薩的那一天,就地處決發生了。當〝帝國的驕傲〞(Empire Pride)號船抵達黑海港口時也是如此。

西方擔心,蘇聯可能會把法國、英國或美國的戰俘扣為人質,以此討價還價。在相當程度上,這種態度反映了他們對蘇聯當局要求遣返所有俄羅斯人甚至是那些在1917年以後逃離革命的人的看法。西方盟國的這種自省政策(conscious policy),實際上並未促進他們本國公民的回歸,但它確實允許蘇聯派出一支名副其實的官員隊伍,來追捕試圖抵制這些法律的人。這些官員自己就常常全然無視當地的法律。

在法國佔領區,德國軍事管轄區(military administration,譯者註:納粹德國在佔領區設立的臨時管轄機構)的《公報》(Bulletin)聲稱,1945年10月1日,10萬1,000名〝流離失所者〞已被遣送回蘇聯。即使在法國本國,當局也同意建立70個在某種程度上不受法國法律約束的中轉營。其中之一的博勒加德(Beauregard)位於巴黎郊區。法國無權管理這類營地里所發生的事。這些營地是由NKVD運作,在法國土地上不受懲罰。藉助於共產黨的宣傳,這些活動早在1944年9月就開始了。它們是由蘇聯精心策劃的。直到1947年11月,博勒加德營地才由法國安全部隊關閉。此前發生了一場醜聞,涉及不和的離婚父母的孩子遭誘拐事件。關閉是應羅傑.維博(Roger Wybot)的要求。他指出:〝根據我所掌握的信息,這個營地與其說是一座過境營,不如說是某種隔離中心。〞對此類政策的抗議極少,發生得太晚而無任何用處。1947年夏,在社會黨人的評論雜誌《群眾》(Masses)中就出現了一起抗議:

〝很容易想像到,成吉思汗(Genghis Khan)在其權力的頂峰,關閉他的邊界,以防止他的奴隸逃走。但難以想像到,他會被授予從國外引渡他們的權利……這是我們戰後道德淪喪的真實寫照……什麼道德或政治準則可能用來迫使人們前去生活在一個他們將作為奴隸生活和工作的國家?對所有已自殺而不是回國的俄羅斯公民的呼喊置若罔聞,世界期望得到斯大林怎樣的感激?〞

《群眾》的編輯們繼續譴責最近的驅逐行動:

〝面對避難權遭侵犯,大眾卻表現出罪惡的冷漠。受此刺激,在義大利的英國軍事當局正好成為滔天罪行的幫凶:5月8日,175名俄羅斯人從里喬內(Ruccione)的7號營被帶走,另有10人從6號營(全家人都被關在那裡)被帶走,據稱將被送往蘇格蘭。當這185人離營地有段距離時,所有可能有助於他們自殺的物品,都被從他們那裡拿走。此時,他們被告知,其真正的目的地實際上並非蘇格蘭,而是俄羅斯。儘管採取了預防措施,但其中一些人仍設法自殺了。同一天,另80人從比薩(Pisa)的營地被帶走。他們都是高加索血統。所有人都被關進英軍看守的火車車廂,帶到奧地利的俄羅斯佔領區。其中一些人試圖逃跑,遭衛兵射殺。〞

遭遣返的戰俘被關押在名為〝篩選和控制營〞(1941年底建立)的特殊營地。這些營地與勞教所幾乎沒有兩樣。它們於1946年1月正式成為古拉格管理局的一部分。1945年,有21萬4,000名戰俘進出這些營地。這些在古拉格全盛時期被送進古拉格的戰俘,按照第58條第1(b)款,一般被判處6年徒刑。其中包括俄羅斯解放軍前成員;他們曾參與解放布拉格,在那裡與黨衛軍打過仗。#(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