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西南證券剛曝8.4億大案 券商深陷股票質押違約

今年以來,股票市場波動加劇。從年初至今,上證綜指下跌幅度達20%,從年內最高點算起,最大跌幅一度超30%。

股價的下跌疊加流動性的收緊,部分上市公司大股東的股權質押陸續承壓,在此背景下,因為股權質押糾紛而對簿公堂的案例開始逐漸增多。據中國基金報記者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已經有多達11家券商股票質押訴訟纏身,涉及金額接近百億元,而讓券商和融資人/機構對簿公堂的背後往往都有樂視、ST長生、東方金鈺(5.92+3.86%,診股)等“神級大坑”的身影。

股票質押業務違約頻發

11家券商訴訟追討資金

在券商股票質押式回購的糾紛案例中,有不少是券商資管計劃直接參与的,而在這之前,券商資管參與股票質押,承接的大多是銀行資金,包括銀行自有資金和理財資金。

昨日晚間,西南證券發布公告表示,公司作為“西南證券鑫沅質押1號定向資產管理計劃”管理人,按照該資管計劃委託人指令,於2018年11月16日代表該資管計劃向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申請新光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就新光圓成(6.47-6.50%,診股)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承擔違約責任,償付相關本息及違約金、律師費等合計8.4億元(暫計)。目前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已經決定立案受理。

本周三晚間,上海金融法院宣布東方證券訴弘高中太質押式證券回購違約的案件已落槌。上海金融法院經審理後判決:弘高中太公司償還東方證券公司融資款本息、違約金及律師費等合計1.2億餘元,並以出質的2896萬股北京弘高創意建築設計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承擔質押擔保責任。

事實上,市場波動之下,西南證券訴新光圓成、東方證券訴弘高中太的案件只是今年以來股票質押業務違約頻發的一個縮影。

據中國基金報記者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已經有多達11家券商股票質押訴訟纏身,分別為太平洋(2.87-2.71%,診股)證券、中信建投(9.64-2.53%,診股)證券、興業證券(5.16-3.91%,診股)、西南證券、西部證券(8.66-1.48%,診股)、華安證券(5.19-3.71%,診股)、華鑫股份(9.95-6.22%,診股)、東興證券(10.67-1.66%,診股)、申萬宏源(4.48-1.97%,診股)、東方證券和銀河證券,11家券商涉及金額接近百億元。值得注意的是,多數股票質押訴訟發生在今年下半年。

其中,5家券商訴訟涉及金額超過10億元,分別為太平洋證券、中信建投證券、興業證券、西南證券和西部證券。太平洋證券涉案金額最高,達15億元,一口氣披露了五起訴訟、仲裁事項的中信建投證券涉及金額次之,為13億元,興業證券也提起了五次訴訟,涉及金額達12.72億元。同樣很背的還有西南證券和踩了樂視這顆大雷的西部證券。

太平洋證券追討15億元本息

在11家券商中,太平洋證券訴訟涉及金額最高。

今年7月27日,太平洋證券公告稱,公司對近期累計涉及的訴訟事項進行了統計,訴訟金額合計本金15.09億元。其中重大訴訟案件本金金額合計13.06億元,其他訴訟/仲裁案件合計2.03億元。

太平洋證券涉及的三件重大訴訟案件均涉及股票質押業務,與天夏智慧(7.65-4.26%,診股)和勝利精密(2.75-3.17%,診股)這兩隻股票有關。其中,涉案金額最高的是公司訴北京浩澤嘉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浩澤嘉業)、夏建統股票質押回購業務糾紛案。

2016年9月26日、9月27日,天夏智慧的第三大股東浩澤嘉業以其持有的5087萬股天夏智慧股票質押給太平洋證券,融入初始交易本金5.1億元。由於股票市場波動,浩澤嘉業提供質押的股票價值已跌破雙方約定的最低履約保障比例,且其未按時向公司支付利息、罰息、違約金及相關費用。

2016年9月26日,天夏智慧的股價為19.6元/股;而2018年6月1日,天夏智慧的股價為6.97元/股,跌幅為64.5%。

太平洋證券於2018年6月向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確認相關合同有效,判決浩澤嘉業返還融資借款本金5.1億元,並支付相應利息、逾期罰息、違約金及實現債權的費用;判決為保證人夏建統承擔連帶還款責任。

太平洋證券在公告里表示,訴訟對公司本期利潤尚無重大影響,但鑒於訴訟尚未審結,訴訟對公司期後利潤的影響暫無法預計。不過,還有一個數據值得關注。截至三季度末,太平洋證券前三季度實現營收6.45億元,實現凈利潤為-1.77億元。

興業證券和中信建投“被坑”次數最多

興業證券和中信建投兩家券商今年訴訟頻次最高,據記者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兩家券商訴訟次數均為分別為五次和四次,合計涉及金額超過25億元。

興業證券訴訟次數最多。其中涉及金額最大的一筆是起訴ST長生副董事長。公告表示,因質押式證券回購糾紛,將ST長生股東張洺豪及其配偶張湫岑起訴至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訴訟標的金額達到6.3億元。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已經於8月1日受理該訴訟。目前,案件結果仍未披露。

9月26日,中信建投公告一口氣披露了五起訴訟、仲裁事項。其中仲裁事項全部為股權質押踩雷。根據公告,中信建投涉及的四筆股權質押業務出現了逾期。其中,兩筆為定向資管計劃,另兩筆為自有資金。2015年12月、2016年2月,“中信建投證券龍興578號定向資產管理計劃”接受了印紀傳媒(3.75-7.86%,診股)第一大股東北京印紀華城兩次股票質押,合計金額11億元,回款最終期限分別為2018年5月2日及6月28日,但截至目前,仍有9.8億元本金,及至少3368.95萬元利息未償還。

踩雷樂視、ST長生、東方金鈺這些“大坑”

在這一起起股票質押回購糾紛的背後,也浮現了一些樂視、ST長生、東方金鈺這樣的“大坑”。

第一大“神坑”樂視網被西部證券踩中。樂視網發生了什麼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今年3月5日,西部證券對賈躍亭、賈躍民等樂視系提起四起訴訟。其中,當年4月,賈躍亭與西部證券陸續簽訂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協議及相關補充協議,賈躍亭將其持有的2150萬股樂視網股票質押給西部證券,融入初始交易本金5億元,雙方約定購回交易日為2017年7月24日。但在2017年6月20日,賈躍亭未按約定支付利息,且未能依約履行提前購回的合同義務,出現違約。截至2017年12月31日,西部證券共計為質押股票“樂視網”融出資金本金人民幣10.185億元。

質押標的被ST,是券商股票質押業務的另一大風險點。興業證券就是踩雷的那一個,而且它踩的不僅是被ST的股票,這隻股票最終還被強制退市。沒錯,說的就是因為“問題疫苗”事件而引來強制退市的長生生物。今年8月6日中午,興業證券公告披露了起訴ST長生副董事長張洺豪、張湫岑的相關事項。公告顯示,此次訴訟/仲裁的案由是質押式證券回購糾紛,標的為本金6.3億元,立案/接受仲裁的機構為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

西南證券則受累於財務狀況堪憂的東方金鈺,作為國內翡翠市場行業唯一一家上市公司,來看看東方金鈺今年都遭遇了什麼——訴訟仲裁官司、大股東股份悉數被凍結、公司債券遭信用評級下調。截至到今年10月30日晚間,東方金鈺公告了最新的債務情況:逾期債務已達21.89億元。今年9月15日,西南證券發布公告表示,作為“西南證券互利通8號定向資產管理計劃”管理人,已經代表該資管計劃向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申請東方金鈺控股股東雲南興龍實業有限公司就東方金鈺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承擔違約責任,償付相關本息及違約金、律師費等合計3.3億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中國基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