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黑白顛倒 漢奸陳永貴有高層包庇

鄧小平和陳永貴(右)合影。(網路圖片)

世紀60年代,陳永貴中共樹立為農業方面的英雄。然而,陳永貴被揭發當過漢奸,參加過日偽特務組織。然而中共高層周恩來毛澤東不準人們提及陳永貴的漢奸歷史問題。

在中國,特別是農村,當年不知陳永貴大名的肯定不多;在今天,特別是一般民眾,知道陳永貴是漢奸的恐怕也很少。這也許就叫中國特色吧!

上世紀60年代,當人們剛逃出飢餓造成的死亡陰影,還未喘過氣來,“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的口號又吼上了天。一方面是要捕風捉影地搜索出“階級敵人”來進行鬥爭、鎮壓;另一方面又要“大樹特樹”起一批所謂“工農兵英雄形象”來愚弄人民。他們的“形象代言人”分別就是軍隊方面的雷鋒、工業方面的王進喜和農業方面的陳永貴。這就是當時被捧上了天的所謂“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的兩面紅旗。按照毛澤東的定義,這些英雄人物必須是“根紅苗正”、“苦大仇深”的正宗品牌貨,半點也沾不得階級敵人的邊。

但就在1964年,中共黨內高層已傳達了毛澤東要決定樹大寨為農業戰線的紅旗時,在大寨當地一個叫趙懷禮的老貧農,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爆出了驚人的猛料,他說陳永貴在抗日戰爭時期,曾參加日偽特務組織“興亞會”,當過漢奸,當地人都叫陳永貴是“二鬼子”。

他這話是對當時來大寨“蹲點採訪”的一位新華社記者講的。按中國的規矩這樣的大事既不敢隱瞞,更不能報導,只有如實向上反映。但中國向來就有“看人說話”的潛規則,即,位高,則一言九鼎,位卑,則人微言輕。毛老人家若說煤炭是白的,肯定是絕對真理,而我老人家若說煤炭是黑的,就可能是存心抹黑。所以這位趙老貧農的話,並未一石激起千層浪,而大寨紅旗和陳永貴先生的行情,就像今天的股市一樣一路飈升。到了文革,陳永貴的身價被當時媒體捧得和聖人也相差無幾了。

1968年文革中開始了清理階級隊伍。在清查山西省陽泉市副食品公司炊事員李觀海和該公司另一名職工王久榮的檔案時,發現他們都提到在1942年前後參加了日偽特務組織“興亞反共救國會”。王久榮在交代材料中還特別註明“負責人是陳永貴”。這當然是非同小可的事。所以當時69軍駐昔陽縣的支左部隊立即查閱了日偽檔案,從中發現不但有陳永貴的名字,而且還註明了陳是偽村長、情報員,是興亞反共救國會昔陽分會的領導成員,陳永貴的漢奸特務身份到此可以說是水落石出、鐵證如山了。

69軍軍長謝振華(以後是山西省委第一書記),立即命副軍長李金時將此事呈報中央。按當時階級鬥爭理論,這種“暗藏的階級敵人”,肯定是立馬實行專政,坐牢,殺頭都是題中之義。

然而上報中央後,周恩來竟然在材料上批示:“69軍的同志要顧全大局,不要擴散,影印件可報中央。”謝振華按周恩來的指示,以69軍黨委的名義,於1968年12月將此事上報中央。後來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北京軍區司令員的陳錫聯,是“文革”中能直接聽到毛澤東指示的軍政要員,向六十九軍傳達了毛澤東聲音:“陳永貴歷史問題,主席知道了,不要再提了!”

“主席知道了”,這在當時如同傳下了“聖旨”,誰都不吭氣了。不但不準再提,而且“提”起這事的封疆大吏謝振華也弄來批鬥,罪名是“整陳永貴同志的黑材料”,揭露漢奸歷史反成了罪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