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長春長生「帶病」上市 無辜投資者傾家蕩產

圖為被曝出製造假疫苗醜聞的長春長生生物科技公司內景。(Tao Zhang/)

“我可以說是這兩萬多人里最倒霉的,7月15日周日爆出的違法消息,而我是那最後一個交易日收盤的時候買的,相當於一個晚上,全家人辛辛苦苦十幾年的血汗錢都沒有了,幾乎傾家蕩產。當局沒有任何交代,就跟搶劫一樣。”廣東張先生說。

兩萬多股東要求賠償的訴求沒有得到回應

提起ST長生股票,張先生11月16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目前中共當局已對長生公司進行了行政處罰,“基本把長生公司罰破產了,但對兩萬多個股東賬戶的無辜投資者要求賠償的訴求沒有任何回應。”

“這個廠不是說虧損,直接就是關門了,說白了就是搶劫(我們的錢)。”張先生說,他在這隻股票上損失了200多萬,“基本上覺都睡不好,每天想著這個問題,工作都不安穩。”他說,還有比他損失更慘的人,“有很多傾家蕩產、婚姻破裂的,還有生病住院的,即便有跳樓自殺的,可能消息也會被封鎖。”

今年7月15日,長春長生被爆出違規生產狂犬疫苗,存在記錄造假等行為,被責令停止狂犬疫苗的生產等待調查。10月16日,中共國家葯監局和吉林省食葯監局分別對長春長生公司作出多項行政處罰,長春長生還被罰沒款共計91億元,銀行賬戶被凍結。

而在此之前,根據Wind數據顯示,截至7月10日,長生生物共有股東2.48萬戶,比一季度末的1.82萬戶甚至有所增加。

金融街證監會門口。買進長生生物的股民,哭泣不絕於耳。半夜推退市制度容易,加個班就出了。但沒有配套嚴厲賠償制度的退市,不提如何補償中小股東,所謂保護投資者就成了空話。 pic.twitter.com/SGM4hpI7ez

—曹山石(@caolei1) July30,2018

據不完全統計,有超過400位投資者發起了維權。(推特)

普通散戶看不出它是有問題的

談到為什麼要購買這隻股票時,張先生說,“這隻股票不是垃圾股,疫苗產業是有壟斷性的,而且公司上市不久,它還有一些項目在運作中,加上國家前一階段也在大力發展醫藥產業,新聞媒體一直都在報導,也就是它的基本面其實是很好的。”

張先生表示,作為投資者,在這個公司沒有爆發這個問題之前,普通散戶是看不出它是有問題的,“誰也想不到有這種事情,這麼多監管部門都能矇混過去,這不是有問題嗎?而且被埋在這隻股票的人都不是投機的人。A股市場開市以來從來沒有發生過這麼惡劣的情形,這是突然遇到黑天鵝事件嘛。”

大陸媒體報導說,成立於1992年的長生生物的全資子公司長春長生,主營業務為人用疫苗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2015年長春長生借殼上市。根據2017年年報,長生生物99%的收入來自於長春長生生產的疫苗產品。從批簽數量看,是最大的乙肝疫苗、流感疫苗企業,而狂犬疫苗和水痘疫苗已經位居國內第二位。

長春長生曾在公告中做出自我肯定,在長達20多年的經營歷史上沒有出現重大安全事故。而基於長生生物的疫苗研發進程和年報業績,多家證券曾發布相關研究報告,對長生生物做出“買入”的推薦。方正證券在2018年4月7日的研報中對長生生物“強烈推薦”。截至2018年7月13日的收盤,長生生物的股價為24.55元/股。

長春長生疫苗多次出事股民不知情

張先生說,受害兒童的家屬上訪,在中國誰會知道,“中國的媒體都是製造和諧社會,即使有報導,也可能是一些小的新聞報導,又不是大的媒體報導的,過幾天這些消息就被壓下去了,誰會追查這些,股民買股票主要是根據公司的基本面去判斷,也就是根據公司和相關機構,或國家提供的信息去判斷的。”

然而,早在2017年10月,長春長生就出現了涉及25萬嬰兒“百白破疫苗不合格”事件。吉林省食葯監局於當年10月27日還就此立案調查,但直到今年7月,無論國家葯監局、吉林省食葯監局或長春長生,均沒有對有關調查結果進行通報,也未對注射疫苗者出台處置意見。

2018年7月,長春長生又被查出“狂犬病疫苗不合格”。其實2016年就曾出現百白破聯合疫苗不合規的事件。而更早還可追溯到2008年的乙肝疫苗、百白破疫苗、狂犬疫苗不合規的事件。

2010年3月,時任《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王克勤,在調查半年後,推出近兩萬字的長篇報導《近百孩子不明病因致死致殘——山西疫苗亂象調查》中提到,山西疫苗來自長春等地的疫苗生產企業。而由疫苗致殘致死引發的上訪事件也不時在一些民間論壇被披露出來。

股民的投資被行政罰款搜走

張先生表示,目前,他們的訴求也沒有媒體報導,“我們通過各種渠道,熱線電話、投訴電話、舉報電話、信訪電話,還有寄信,微博上發布等方法向上面反映過,都沒有任何回應,2萬多人,沒有哪個媒體在說。”

“而證監會跟其它部門還不一樣,就像隔空喊話一樣,根本接觸不到真正的工作人員,都是所謂的熱線,接電話的人根本沒有處理這個事情的權力。而當局只是按照他們的邏輯程序在走這個程序調查,調查這個公司,對投資者沒有任何預期出來。”

長生生物變身ST長生後,8月31日是ST長生停牌前最後一個交易日,ST長生創下了A股連續32個“一”字跌停紀錄,市值從240億元銳減至停牌前的32億元。

張先生說,按照證券法規定,如公司是違規經營,信息披露又有問題,公司就應該賠償投資者,這樣他們索賠是能夠勝訴的,但即使目前勝訴也得不到賠償,因為存在有兩個問題:

一是,現在長生公司被罰沒破產了,執行處罰的部門是吉林葯監局,而他們本身就存在監管不力,然後又是執行執法者的角色,“而關鍵是罰沒的錢是從哪裡來的,大多數上市公司的錢都是從股民這裡融資來的,股民本身作為受害者錢被騙去,現在把公司的錢罰沒了,而投資者拿不到一分錢,這是明顯不合理的。”

另外,很多法律,包括證券法、公司法、刑法上都有規定,民事賠償先於行政罰款執行,“但是,行政罰款的效率高,它已經先行罰款了,那民事賠償起訴時間會很長、一審、二審,等你勝訴了,而勝訴時間點在它後面,錢已經被罰走了,索賠是難在這裡,股民作為受害者還索賠無門,這也可以說是一個法律空檔,所以,現在就看國家重不重視投資者。”

血本無歸的關鍵點

張先生表示,他做股票近十年,是一個比較成熟的投資者,平常的交易風險、市場風險,包括股災那種大幅度下跌的風險都能承受,投資者不會去找有關部門要說法,“但這完全是公司違法經營和監管部門不作為造成的,可以說是一夜搶劫的行為。”

張先生說,股市裡本身能夠盈利的散戶就很少,“這件事情對投資者沒有任何賠償,對市場本身就是一個殺傷的作用。”

不過張先生也表示,關鍵點就是出現違法,“而存在違法的現象是因為很多基本的制度不規範,比如,這個賠償制度,還有內幕交易的也是一種犯罪,造成的投資受害者也得不到賠償,也很難勝訴,沒有相關的司法解釋,沒有具體的細節,只有框架在那裡,這多少年了,有利於股民的改進都很慢。”

張先生表示,他們的訴求很簡單,作為投資者遇到這種事情,希望能夠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希望早點有賠償方案出來,“現在不是一個人,是兩萬多個家庭,在沒有任何預期的情況下,家庭資產一下子就沒了,這幾個月不知道是怎麼過的,而且未來還充滿不確定性。”

“把公司融資騙取的無辜老百姓辛苦錢罰沒收歸國庫,最終如果對受害股民沒有解決方案,是不是太赤裸裸?”張先生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