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1998年洪水滔天哀鴻遍野 江澤民開心高唱

洪水滔天哀鴻遍野,江澤民高唱兩首名歌。

按:1998年中國洪水是1998年夏天在中國大陸的長江、松花江、嫩江等主要河流干支流發生的洪水災害。此次洪水暴露出許多水利工程質量低劣的“豆腐渣工程”,也引發了公眾對於“圍湖造田”等環境保護問題的討論。

8月5日深夜,浸泡了一個多月的大堤終於抵抗不住越來越高漲的洪水的衝擊,洪水一下子就決開了50米的大口,以摧枯拉朽之勢向村莊、向工礦區、向學校、向農田奔泄。

守衛在堤壩上的近100名武警官兵和民工當即被洪水捲走,睡夢中的老人、婦女及兒童有的還沒驚醒就已被洪水吞噬。驚惶失措的人們有的爬上屋檐、大樹,但不一會兒,屋檐和大樹就在洪水的衝擊中倒下了。祖祖輩輩的辛勤勞作創造的財富及棲身之地頃刻間化為烏有,雞鴨豬牛等牲畜多數葬身洪魔的大口。從8月5日深夜3點到第二天下午,短短的24小時里,天塌地陷,數十公里內一片汪洋,洪流滔滔,哀鴻遍野。

8月6日到7日,除了一部分爬上大樹、高樓的倖存者被救助以外,全縣1.1萬人“失蹤”。

到了8月中旬,已有2.4億人因洪水肆虐而撤離家園,與此同時,洪災地區爆發了傳染病,此後災區人民一直承受著難以想像的痛苦。可是,被庫恩稱為“改變了中國”的江澤民,在這段時間做著什麼呢?

庫恩的書里說9月初,江澤民邀請“15位傑齣電影藝術家到中南海做客”,江澤民是要組織藝術家們為災區難民搞賑災義演嗎?錯了!

照江澤民的話說,那完全是他自己“心目中的開心一刻”。書中寫道,“曾慶紅看到自己的領導江澤民興緻頗高,便邀請江背首詩。江從不怯場,他用俄語背了首詩。”“不出任何人的意料,江澤民主動地坐下來開始彈琴。曾慶紅立即請嘉賓們一起跟著唱。”“江演奏的是俄羅斯舊日情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年輕女演員跟著唱了起來。

接著,大家唱起了一首很流行的歌曲《大海啊,故鄉》。“由於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歌詞,大家都唱了起來──尤其是江本人,更是引吭高歌。”

在長江變成“汪洋大海”威脅著億萬人民的生命時,江澤民卻高唱著“大海啊,故鄉”,一向講究避諱的江澤民這時卻又百無禁忌了,其心中何曾有一點關心人民疾苦的影子?

1998年舉行的第七屆河流泥沙國際學術討論會上,原水利部長、九屆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楊振懷在分析洪水造成重大損失原因時說:未按原規劃使用分、蓄洪區,是致使洪水逼高的主要原因。

面對這一重大的決策失誤,江澤民指示媒體進行全面掩蓋,官員們統一口徑、統一上報人員死亡及財產損失的數據,將統計數據縮小到最低限度。人員死亡與財產損失,實際情況是官方報導的五十倍以上。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對於江澤民違反自然規律、廢棄水利專家荊江分洪的建議造成的慘重損失,庫恩的書寫道:“江讚揚了人們取得的成績,並稱他們的抗洪鬥爭證明了黨、社會主義制度以及軍隊的重要作用。”江澤民還不忘把中華民族扯上來為自己粉飾罪過。他說:“這一勝利還充分說明中華民族具有自強不息、艱苦奮鬥的光榮傳統,是具有強大凝聚力的偉大民族。”凝聚在哪裡呢?當然只是在江“核心”的周圍。

在中共的宣傳機器中,在“百年一遇特大洪水”說辭下,如此慘重的人禍彷彿真的只是一場天災,江澤民的罪責被完全掩蓋過去。

面對這場慘絕人寰的世紀洪災,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庫恩的《江澤民傳》里竟寫道:“大洪水展現了江澤民作為工程師和詩人兩方面的才華。”是的,罔顧客觀規律,為了個人私利拒不分洪,可以無視數億災民的性命財產安危,這就是“江澤民作為工程師和詩人”的特殊才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江澤民其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