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長春女醫十餘年上訪遭關押 在美家屬吁營救

長春女醫生楊一美,十幾年來為父伸冤上訪,遭到中共長期打壓,現被超期羈押在長春市第二看守所。右圖為楊一美的母親。(受訪人提供)

楊一美,是吉林省長春市的一名內科醫生,因父親被中共下放勞改等遺留問題,十餘年堅持進京上訪,遭到長春市公安局重點打壓。最近,楊一美被超期羈押在長春市第二看守所近18個月,其在美國的親屬要求中共釋放楊。

據悉,楊一美在看守所小號里遭受體罰,肝病加重得不到醫治,身體狀況堪憂。

近日,楊一美在美國的親屬楊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詳細介紹了楊一美與母親劉淑青女士因上訪而遭到迫害的悲慘經歷。

楊一美被超期關押在長春市第二看守所。(受訪人提供)

為父伸冤進京上訪母女險丟性命

楊先生介紹,其父親楊連智在1970年至1980年期間被中共打成“黑五類”,從黑龍江民航局下放到黑龍江省依蘭縣進行勞動改造。

為此,楊先生的母親劉淑青多次進京上訪,為丈夫爭取平反,但期間多次被關押,並遭到民航局的誣陷,劉淑青被勞動教養三年。就在母親被教養期間,當年只有11歲的楊先生二哥,也被民航局官員扣上“搶奪軍帽”的罪名,被依蘭縣公安局拘押在小號里達兩年之久。

劉淑青出獄後堅持進京上訪,後來,楊連智被安排到原單位做一般的後勤人員,但與應享受的離休幹部待遇相差較大。他們居住在長春一處不足60平方米破舊的房子里,經常是污水糞便水橫流。

劉淑青要求民航局對其夫妻及兒子給予經濟補償,但是民航總局及地方公安局一直推脫,劉淑青堅持不懈上訪30多年,始終未得到合理補償。

楊一美也因此跟母親一起走上了漫長而充滿兇險的上訪之路。

楊先生說,首都機場集團公司信訪辦主任楊志剛夥同地方政府駐京辦、長春公安局聯合截訪,多次將劉淑青母女倆關進北京黑監獄。

2009年,楊一美因向外界披露黑監獄問題,被長春市公安局列為重點打擊對象,隨後楊一美被判勞動教養三年。

當地公安局還利用在她們樓上居住的黑社會人員安明玉,多次毆打楊一美和母親。有一次,安明玉持刀沖入楊家進行打砸,幸虧楊一美及時逃避,倖免一難。

更令人氣憤的是,2013年到2014年期間,安明玉三次對楊家縱火,不僅造成財產損失,劉淑青臉部還被燒傷,險些喪命;安明玉還五次侵入楊家投毒,楊一美和母親也因此差點兒丟命。

但所有這些,長春市公安局和居住地的綠園派出所視而不見。“他們相互勾結包庇,都是哥們兒,在一起吃吃喝喝。”家屬說。

右圖為劉淑青面部被燒傷。(受訪人提供)

劉淑青的住房被人故意縱火,造成財產損失。(受訪人提供)

劉淑青的住房被人故意縱火,造成財產損失。(受訪人提供)

劉淑青的住房被人故意縱火,財產遭受損失。圖為楊一美。(受訪人提供)

劉淑青臉部被燒傷。(受訪人提供)

父親抱憾離世

2017年5月7日,楊先生身患癌症的父親住院搶救治療,楊一美找楊志剛解決拖欠父親醫藥費的問題,楊志剛則讓民航警察抓捕楊一美,隨後由綠園區分局局長曲傑批准刑事拘留。

“我們都在美國,家裡只有姐姐一人照顧父母”,楊一美的妹妹表示,由於姐姐被抓,年近90歲的父親沒人照料,父親連氣帶上火,病情急劇惡化,只盼望著臨終前能見上女兒一面,最終也沒有了卻心愿。

“到現在,她(姐)也不知道我爸去世的消息,這中共也太黑暗了。”妹妹說。

由於楊一美始終不認罪,曲傑夥同綠園檢察院檢察長邢立明,於2017年6月21日將楊一美批捕超期羈押至今,並限制家屬探視。

楊一美被抓後,她80多歲的母親每天去長春市公安局舉牌喊冤,公安局怕她進京上訪,派人每天跟蹤老人。

圖為劉淑青女士去美國前後的照片。(受訪人提供)

遭受體罰肝病加重

有一名從看守所出來的人告訴楊家人,楊一美在小號里受了很多苦,被罰站、不讓睡覺等,頭髮全白了。警察體罰犯人,晚上28個人一起睡覺,每個人都得側身躺著,不能平躺。

至今,楊一美被迫害得身患多種疾病,其中肝炎病情嚴重,但沒有得到應有的治療。

“我媽成天哭,想我姐,睡不著覺,天天喊:我死前還能不能見到你姐啊。”妹妹說,“太黑暗了,哪有法啊,我姐都快上訪一輩子了,挺可憐的。”目前,劉淑青已被子女接到美國照顧,楊先生表示,中共嚴重侵害了其家人的人權,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並要求中共立即釋放楊一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