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音樂進了耳朵之後去哪裡?真的好奇妙!

如果不是大腦在我們顱骨下以超級複雜的方式在工作,再美好的音樂對我們都只能是充耳不聞的空氣振動而已。儘管大腦如何解析聲音進而讓我們聽到音樂,至今尚未完全明朗,但目前腦神經科學已經能為我們初步指出,大腦究竟用哪裡在“做”音樂,而音樂又對大腦做了什麼。

大腦怎麼處理音樂?

音樂能從各種不同向度來定義,諸如音高、旋律、速度、節奏、音色等等。而人類大腦要產生聽覺,則由較低層次的察覺循序漸進到較高層次的信息處理。

舉例來說“一閃一閃亮晶晶”的簡單旋律,並不只是七個音符,而是在空間與時間當中接續起來的聲音頻率、音量強弱與時值長短。耳朵察覺這些微妙的聲音特徵,而大腦不同的區域則負責詮釋耳朵傳遞過來的資訊。

在研究大腦損傷的失樂症者(amusia,無法感受音樂)之後,科學家方能在大腦中定位出處理不同聲音向度的部位。

音高:音高是用來堆砌旋律的磚瓦。人類以兩側顳葉處理音高資訊,不過右腦往往更為活躍。有絕對音感的人,大腦構造也不太一樣。神經科學家 Stefan Elmer的研究就指出,絕對音感者的聽覺皮質(顳葉上處理聲音的部份)與額葉之間有著較強的連結。

速度/節拍:小腦負責處理節拍、節奏與速度的變化。小腦在日常生活中能幫助我們維持運動技巧與全身協調。研究顯示,演奏家的小腦體積會比非演奏家還大,因為演奏家需要精準的時間感與身體協調,才能好好完成演奏。

音色:音色是聲音的品質,與音量強弱無關。當我們辨認不同樂器的音色時,右腦顳葉就運轉起來了——因為音色是不同頻率泛音的疊加,所以處理音高的能力正是處理音色的能力。

情感:杏仁核是大腦當中掌管情緒,特別是引發“fight-or-flight”反應的重要部位。當然,這個部位也深刻牽涉著音樂情感,另一個被認為與音樂情感有關的部位是海馬回。

海馬回的功能主要是儲存記憶,而強烈的記憶則與強烈的情感連接在一起,每當音樂觸動了這種回憶,情感也因此受到激發。若想再考慮其他層次的音樂組成元素,腦部究竟是怎麼同時統整這些,目前就不得而知了。

音樂能讓我變聰明嗎?

大部分的人認為聽古典樂能變得更聰明,這種所謂的“莫札特效應”時常遭人誤解。1990~2000年代許多人都相信,從幼兒時期開始聽莫札特(或是普遍而言的古典樂)能大幅提升智商。

聆聽莫札特音樂時,的確可以暫時增進空間知覺與推理能力——不過大概也就僅限於此。然而莫札特的 D大調雙鋼琴奏鳴曲(K448)在大腦這個主題上依然相當耐人尋味。研究顯示,時常聆聽這首奏鳴曲的癲癇病患,發作頻率會確實下降。

就算不能讓你變聰明,音樂依然是帖良藥

音樂與大腦之間耐人尋味的連結,讓研究者們能夠更深入理解音樂可以如何應用於改善人類生活。音樂治療以腦神經科學研究作為輔助,對行為與情感疾患進行復健與治療,也能用來治些身體上的小病小痛。

其它關於音樂與大腦的研究當中,最顯而易見的例子就是音樂心理學,這也是許多音樂療法發展的基石,同時是一個有待探勘的深邃領域。

生物音樂學也關切音樂的心理面向,但更著重音樂之於人類的生物與生理面向。動物音樂學與生態音樂學則分別檢視音樂與動物、音樂與環境之間的關係。

最後,民族音樂學研究音樂的社會與文化脈絡,也包括音樂經驗的心理學與神經科學面向,因為來自不同音樂文化圈的人演奏並體驗音樂的方式,不僅在外顯的行為與反應上有不同表現,在大腦運作層次也有所不同。

音樂有各式各樣的應用方式能讓我們的每日生活變得更好,而認識大腦則是了解音樂如何改善生命的關鍵一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fangzhou 來源:奇趣發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聞趣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