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巴黎香街 感覺就像爆發了革命

垃圾袋在燃燒,車輛被掀翻,被點著,自動服務的自行車被拔走,交通雷達和路燈被推翻在地,好幾個巴黎中心和巴黎左岸優雅的街區在幾個小時之內陷入混沌,淹沒在催淚彈的煙霧以及濃重的黑煙之中。在巴黎,還發生了很罕見的趁機打劫。

12月1日,巴黎星形廣場凱旋門前發生的暴力場面。路透社

沒有組織,無黨派、以黃背心為標誌的法國“人民運動”引發的暴力事件越來越讓人擔心,星期六,首先在巴黎著名的林蔭大道香榭麗舍,接下來在巴黎其它街區爆發的暴力讓執政黨憤怒,反對黨則指控政府有意凸顯暴力場面,從而讓黃背心運動失信。

這些穿著黃背心的“黃背心”,這些來自法蘭西深處的人民,這些自視從不為巴黎所重視的人民,這些每個月月底要為度生計發愁的人民,終於因環保稅而爆發了憤怒,一發而不可收。

但是,他們的行動正趨向激烈。上個星期六巴黎香街濃煙滾滾的照片傳遍全球,讓不知情的外國人以為巴黎發生了騷亂,其實,在法國,每年這樣的遊行示威無數起,有的很平穩,有的很激烈,但這次的黃背心運動,連找一個談判代表都很難找得到的“黃背心”,開始讓人擔心。

這個星期六暴力出現的場面,法新社形容:“感覺就像革命”,從巴黎歌劇院到凱旋門前的福煦大道,從長長的RIVOLIE街到奧斯曼大道,好幾個巴黎富裕亮麗的街區成了城市游擊戰的舞台。這些暴力都是在黃背心示威遊行的邊緣地帶發生的。

垃圾袋在燃燒,車輛被掀翻,被點著,自動服務的自行車被拔走,交通雷達和路燈被推翻在地,好幾個巴黎中心和巴黎左岸優雅的街區在幾個小時之內陷入混沌,淹沒在催淚彈的煙霧以及濃重的黑煙之中。在巴黎,還發生了很罕見的趁機打劫。

在暴力尚未從香街延展到巴黎其他街區之時,法國總理菲利普在中午就表示“暴力活動從未達到如此強度”,鑒於此,菲利普決定取消周六晚間出發前往波蘭參加全球第24屆環境保護大會。

不少人批評政府不作為,讓事情惡化。總理日前與黃背心代表談判失敗,總統馬克龍任憑風險浪惡,依舊如約前往阿根廷出席二十國集團峰會。黃背心運動正在法國全國蔓延。周六的事件讓馬克龍震驚,他在阿根廷,在G20結束後譴責到:今天在巴黎所發生的一切,根本與合法的和平的憤怒的示威毫無關係。暴力肇事者不要任何變革不要任何改善,他們要的就是混沌一團。

法國政府發言人表示,那些攻擊我們的安全力量、破壞和打砸的人,其實是在攻擊我們的共和國。內政部長也表示這種暴力行動完全是職業秩序破壞者的戰略。

菲利普總理尤其對凱旋門塗上黑字憤怒,在馬賽街頭出現的圍繞無名英雄碑的一群高唱馬賽曲的蒙面人也讓政府憤怒。菲利普說,什麼理由都不能為那些攻擊國家的象徵,民族的神聖之地的破壞者開脫。

這種暴力場面倒是讓極右翼領袖勒龐女士頓生靈感,她發推稱讚,英雄啊,黃背心,你們把自己的身體變成壁壘,高唱馬賽曲,保護無名英雄紀念碑,以免遭到打砸。你們是站起來與小流氓勇敢鬥爭的法國人民。

勒龐女士要求“造成局勢嚴重惡化”的馬克龍總統從阿根廷返國後,立即與各政黨領袖會晤,共商大計,化解危機。與此同時,法國共和黨主席沃基耶譴責暴力,譴責自我封閉在這一暴力中的共和國總統和政府,他稱是因為他們沒有聽取人民,沒有向人民伸出援手,才引發人民的憤怒。

法國站起來黨魁譏諷內政部長,本來屬於放火政府,現在卻扮演起救火隊的角色。稍早,這位曾和勒龐在總統大選中合作過的政客指責政府有意識在星期六讓暴力膨脹,從而讓人民運動失去信用。

法國衛生部長則譴責說這類話語不知羞恥,絕對的犬儒主義。這位部長認為星期六的暴力場景是三十年政治不作為的惡果。

在左翼,發出的聲音跟右翼差不離。法國不服從領袖梅郎雄指責“當權者希望發生嚴重事件來讓人們感到恐懼”,晚上,他發推稱:“這是歷史的一天,在法國,公民起義讓馬克龍一派以及金錢世界發抖。”

巴黎女市長安娜•伊達爾戈則表達了自己很深的憤怒和很深的悲傷。她呼籲各方對話,化解國家正在遭遇的一場嚴重危機。

社會黨第一書記福爾則表示,什麼都不能替暴力喬裝,所有過分的行為都不可接受,因為暴力從本質上把本來合法的憤怒醜化,讓黃背心運動窒息。

法國前總統奧朗德也出面揭露巴黎發生的暴力不能接受,不能容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法廣RFI安德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