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愛滋病「低流行」?官方說中國學生中疫情嚴重

2015年中國礦業大學學生包裹浴巾,拍攝畢業照(網路)

中國艾滋病患者近年來暴增,尤以青年學生族群蔓延最嚴重。有中國學者認為這與性教育缺乏有關,但也有觀點指出,中國人近年來的性開放觀念與中共當局的開放政策都與愛滋病患快速增加有關。

青年族群蔓延嚴重

綜合中國媒體報導,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11月下旬公布最新的愛滋感染統計報告指出,截至今年9月底,存活愛滋感染者為85萬人,死亡26.2萬人。估計新發感染者每年8萬例左右,性傳播是主要傳播途徑。

專家估計,中國目前有約30%的愛滋感染者尚未發現,也就是還沒有接受檢測。中國疾控中心、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世界衛生組織聯合評估,截至2018年底,中國估計存活愛滋病感染者約為125萬人。

中國疾控中心還有一數據顯示,愛滋病在15到24歲青年學生間感染快速。2017年,新診斷的15至24歲青年感染者和病人1萬6307例,佔2017年全國新診斷報告感染者和病人總數的12.1%。其中,學生感染者和病人為3077例,占當年15至24歲青年感染者和病人的18.9%。

但在2008年,15至24歲青年學生愛滋感染者人數僅482例,直到近3年來,每年新診斷報告達3000多例,顯示青年學生感染者人數快速增加。

在去年4月,聚集眾多高校的湖南長沙嶽麓區,發現有106名大學生成為艾滋感染者而引發社會關注。

針對日前的中國愛滋病疫情現狀報告,衛健委在新聞發布會上宣稱,中國愛滋病疫情處於“低流行水平”。但這一說法遭到批評,網上有評論說,“艾滋病流行,叫低流行!大學生失業,叫慢就業!找不到工作,叫待定族!失業回鄉下,叫再創業!”

網友“蒼山時評”表示:“我惶惑的是:究竟是要警惕艾滋‘流行’還是祝賀漢語創新?”

性開放與性教育

對於中國青年學生染上愛滋病的人數快速增加,新華社在日前的報導中,引述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性病愛滋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韓孟傑的觀點,認為主要癥結在於學生正確性觀念不足,對於愛滋病預防意識很差,因此必須從小加強性教育,才能有效預防。

有分析認為,中共治下的中國,中共官員領先腐敗,加上年青人的傳統家庭觀、婚戀觀、價值觀遭到摧毀,整個社會的性解放思潮泛濫,亦是原因之一。

從事研究艾滋病防治工作多年的清華大學艾滋病綜合研究中心張林琦曾向媒體表示,年輕人傳染快速的主要原因,在於年輕一代處在更開放、便利的性接觸環境中,對性的態度更加開放,但缺乏對性知識、保護措施的了解,並不真正知道感染艾滋病的嚴重後果,因此造成了現在感染人數劇增的嚴峻局面。

中國在1985年發現首例艾滋病患,隨後在吸毒者中蔓延較快。從1993年又因賣血催生出的血漿經濟,使河南、河北、安徽和湖北幾省的一些鄉村成為血源性感染艾滋病的重災區,並出現大量死亡案例,艾滋病在中國出現爆髮式增長的趨勢。

2000年《中國新聞周刊》的一篇報導發出了警告,指2000年中國艾滋病患者將累計達到60-100萬人,“艾滋病的流行將成為國家性災難”。報導引述一名專家的說詞:“開始我們在地圖上只標出一點紅,後來是一片紅,現在全國地圖上已經沒有空白點了。個別地區已出現了艾滋病患者的大批死亡,蔓延程度已超過非洲。”

儘管吸毒、賣血和母嬰傳播因素在近幾年急劇減少,但快速被性行為傳播取代,整體感染人數不降反增。在男同性戀群體內,這種增長更快速。去年有報導指出,中國國家衛計委公布的數據顯示,性傳播是感染艾滋病的主要途徑,而在青年學生中通過男男性傳播感染已達81.6%。

另外,也有人認為艾滋病人的暴增,與中國政府為配合一帶一路政策,近年動用大筆公款資助非洲國家學生赴中國留學有關。體制內人士蕪湖市政協委員、政治評論家周蓬安認為大量非洲留學生湧入中國校園,許多非洲留學生在來中國前就染上愛滋病,中國政府又提供他們每人每年近10萬元人民幣的資助,使他們有餘款嫖娼、甚至包養中國女孩。他認為,這是中國愛滋病患暴增的主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