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女初中生跳樓留遺書:你們用語言行動殺死了我!

在徐州某中學讀初二的李芸9月13日從五樓家中卧室的窗戶跳下,其父李峰告訴記者(www.thepaper.cn),經過搶救,目前李芸在等待第二次手術。

李峰懷疑,女兒在學校受到了欺負。他稱李芸跳樓前留下遺書,上面寫道:“那些欺負過我的人……是你們用語言、用行動殺死了我……”

李峰說,女兒李芸因擔任班長,在管理紀律時得罪了一些同學,常遭受這些同學言語上的攻擊,甚至還曾發展為肢體碰撞。一開始女兒說過,他沒在意,後來又說了兩三次,他去找過班主任,以為事情解決了。

11月20日,東苑中學校長萬眾回應記者稱,學校已經徹查過,確實存在李芸因為管理班級和一些同學產生矛盾的情況,但並不存在校園欺凌。“那幾個調皮孩子有時會不服從管理,但反過來欺負她的事情,恐怕是沒有的。”

萬眾表示,目前在等待轄區派出所的調查結果。“以派出所的權威調查結果為準,如果確實有學校管理的責任,我們該承擔什麼責任就承擔什麼責任。”

11月27日,徐州市雲龍區黃山派出所對李芸就在校受欺負情況進行了筆錄,稱“將儘快調查”。

13歲女初中生留遺書後在家中跳樓

李峰說,9月13日晚李芸放學後,情緒有些低落,但並沒有和家人說什麼,吃飯、洗澡後就回房間“寫作業”了。

當晚8點10分左右,李峰聽到女兒在房間里叫了一聲“爸爸”,當他打開房門,發現李芸已經站在了房間窗戶外面,看了他一眼,就直接從五樓跳了下去,“我根本沒反應過來”。

“後來從重症監護室出來,她才告訴我,她覺得我是最疼她的,希望最後再看我一眼。”談到這裡,李峰幾次哽咽。

李峰說,女兒比較幸運,落地的地方剛好是一片泥地,因為持續下雨,地面濕軟,才保住了性命,“我不敢想像如果落到了旁邊的水泥地上孩子會怎麼樣”。

儘管如此,李芸也受到了巨大創傷,尤其是背部脊椎。如今經過一次大手術,李芸已經出院回家,但只能卧在床上,生活無法自理,等待第二次手術。

李峰說,女兒蘇醒後告訴他,因為在學校里受到了同學欺負才決定自殺。李峰感到後悔,“因為她初一上學期就和我說過,而我沒有足夠重視。”

李峰說,女兒因為在軍訓中表現優秀,從初一開始就擔任班長,對管理班級紀律也比較認真,得罪了班級里一些學生。“一開始是語言上的攻擊,初一時孩子和我說過,我當時也很擔心,但我覺得作為家長,不能聽孩子說了幾句話就衝到學校去質問老師,應該要相信學校和老師教育。我就和她說,有什麼事情要和老師反映。”

到初一下學期,李芸又兩三次和李峰說被同學欺負,甚至涉及到一些肢體衝突,這讓李峰有些坐不住了。2018年5月,李峰前往學校和班主任就此事進行溝通。“當時班主任把那幾個經常欺負她的學生都叫了過來,讓他們給我孩子道歉,我沒有見到這幾個孩子的家長。”

此後,李芸再也沒和父親說過被人欺負的事情,李峰以為矛盾已經解決。他說,李芸醒來後告訴他,這些學生不僅常常在言語上辱罵她,在社交平台上寫一些罵人的話,還會把她的書本、作業扔到垃圾桶里。

李峰說,事發前李芸寫了封遺書夾在書里,他兩三天後才發現。遺書上,李芸提醒姐姐:“我不在了,別人如果欺負你的話,第一時間告訴爸爸,千萬不要忍著。”

遺書中,李芸稱受到學生欺負,並寫道:“你們根本無法理解,你們所說的話,你們所做的事,會對我造成怎樣的傷害……是你們用語言、用行動殺死了我,你們把我的心理防線說塌了……”

李芸還在遺書中稱,這是她第二次“被逼自殺”。李峰說,之前孩子可能有過自殺的念頭,但沒實施,家人也不知道。

在遺書的最後,李芸還點出了五名同學的名字。

班主任曾要求“調皮學生”道歉

李峰說,李芸從小就聽話懂事,性格開朗,在學校里不僅是班長,還是國旗護衛隊的旗手。

“我曾經去學校找過班主任,但老師只是對那些學生進行了批評教訓,根本不能讓他們意識到自己行為的嚴重性。”李峰說,女兒所在的班級在一年多的時間裡換了四任班主任,這也導致了班級散亂無人管理和學生管教不到位的情況。

對此,11月20日,第三任班主任張威告訴記者,確實因為此前的班主任生病、懷孕等情況,李芸所在班級至今更換了四任班主任。“我是學校的德育主任,今年4月因為他們班主任懷孕,就臨時當他們班主任,一直到放暑假。”9月開學後,又換了一名新的班主任。

李峰所說的前往學校找班主任反映李芸被欺負一事,正是發生在張威任班主任期間。“當時她爸爸來學校和我說了後,我就立刻把這幾個孩子叫到了辦公室,問清楚事情,當場就批評了他們,要求他們給李芸道歉。”

張威稱,下午還約見了幾位“調皮學生”的家長,但李峰因下午有事,未在現場,“我當著家長的面告訴他們,如果再發生這種事,學校一定會嚴肅處理、處分,因為我就是德育主任嘛,這幾個孩子就當場承認了錯誤,保證下次不會發生,我相信他們也不敢了。”

其中一個最為“調皮”的孩子,張威還讓他當紀律委員,“我說李芸繼續當班長,但管理紀律的事交給他,如果他管不好我就問責他。”張威說,這樣做主要是希望“保護李芸”,讓她避免直接管理紀律,“我當班主任的時候是一直都想保護這個孩子的”。

張威說,此後再也沒有聽說過李芸被欺負或和學生產生矛盾的情況。9月初,張威調離了東苑中學,李芸所在班級來了新的班主任。對於初二開學後的事情,張威稱並不清楚。

張威還說,李芸和同學們確實存在一些矛盾,但“沒有上升到校園欺凌的程度,也沒有過肢體碰撞”。對於遺書,他稱並不知情。

在張威眼中,李芸是一個充滿正義感,且敢管敢做的學生,“這個孩子特別陽光,對待班級事務也認真負責,還是我們學校的國旗護衛隊國旗手,我們都對她抱有很大的希望”。

張威目前任職於徐州市教育局,他表示,事發後教育局相關部門領導也曾前往醫院看望李芸,並要求學校儘快調查清楚,“至於現在學校調查得怎麼樣,要問學校了”。

學校:不存在欺凌,等待警方調查

對於學校的調查結果,李峰也在焦急地等待。他說,李芸清醒後,曾多次詢問他這件事怎麼處理,“她讓我們一定要給她討個說法,我也很擔心這件事不能解決,會在她心裡留下陰影”。

李峰說,在學校校長來醫院探望時,曾和校長反映過李芸是因被同學欺負而跳樓,希望學校能夠調查清楚,對涉事學生進行處理。

該中學校長萬眾就此對記者稱,在次日接到學生跳樓消息後,立即與學校分管校長、安保主任、班主任四人前往醫院去看望李芸,“當時她已經清醒了,我們問她為什麼想不開,孩子也沒說話。”隨後,萬眾通過電話向雲龍區黃山派出所報了警,“至少要查清楚孩子為什麼跳樓”。

“後來家長和我們說是因為受到了學生欺負,我們回到學校就馬上讓安保主任和班主任進行了調查。”萬眾說,通過對班級同學的側面了解,李芸並不存在被人欺負或校園欺凌的情況。

“這個孩子是班長,性格比較要強,在班裡也是比較強勢的,我們了解到確實有幾個調皮孩子不服從班長管理,但反過來欺負她的情況,恐怕是沒有的。”萬眾說。

萬眾還說:“開學初以及跳樓當天的情況我們也和學生做了了解,和以前一樣,這幾個孩子不服管理,但沒有過分的言行或舉動,校園欺凌、惡意欺負這些都沒有。”

對於李峰曾前往學校反映李芸被欺負一事,萬眾稱時任班主任已經進行了批評教育,“安保主任還專門針對這件事給他們開了班會”。

關於李芸的遺書,萬眾則表示不知情,“我今天是第一次聽說,之前我們老師去過幾次,家長也沒和我們說過。”他說,學校一直希望能和家長當面交流。

萬眾告訴記者,目前學校正在等待雲龍區黃山派出所的調查結果,“既然報警了,就等警察的調查,我們最終該怎麼處理,都以派出所的權威調查結果為準,如果確實有學校管理的責任,我們該承擔什麼責任就承擔什麼責任。”

11月27日,李芸在李峰的陪同下前往雲龍區黃山派出所進行筆錄。李峰說:“派出所相關負責人說會儘快調查。”這讓他稍微安心了一點。

專家:整治校園欺凌應該成為一種常態

李芸跳樓是否和校園欺凌有關,學校和家長各執一詞,真相有待警方調查。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博導程方平認為,此事中,家長第一次到學校反映情況時,學校未給予足夠的重視。

2017年12月,教育部等十一部門聯合印發《加強中小學生欺凌綜合治理方案》,方案明確界定了校園欺凌,並提出學生欺凌事件的處置以學校為主。

程方平說,面對家長第一次來找學校反映情況,學校應重視起來,嚴肅處理且進行後續跟進,而不能只是“簡單化”處理,僅對學生進行批評教育。

程方平指出,在對待校園欺凌方面,目前仍有一些學校和老師並不重視,“校園欺凌,很多學校和老師都不想承認,他們覺得辱罵和小打小鬧不算校園欺凌。”程方平說,實際上校園欺凌是一直且普遍存在的常態,“只是以前我們不叫欺凌,而是校園暴力、學生矛盾等,但實際上都是一件事,就是不和諧的問題在學校的體現。”

程方平說,無論學校的好壞,不同程度的校園欺凌都是一直存在的。“面對這種常態化的問題,就應該納入學校的常態管理。”他認為,在整治校園欺凌方面,不能等到事情鬧大了再進行處罰,或者進行通報批評等,“這只是補救措施”。

他認為,應該把“反對校園欺凌”納入學校的文化建設、制度建設之中,“一是從小苗頭開始處理,比如學生給同學起惡意外號,要進行批評和提醒,讓他意識到自己行為的嚴重性。二是要建設‘反校園欺凌’氛圍,在學校里打造一種正氣,告訴學生們什麼行為是對的,什麼行為是可恥的。”

談及建設“反校園欺凌”的氛圍,程方平說,學校可以建立“反校園欺凌小組”,組裡不僅有老師,還應該有每個年級的學生代表,涉及到班級里有學生出現侮辱同學、打罵同學的事件,可以及時關注到,並介入處理。“有些校園欺凌發生在老師看不到的地方,而有些學生受到了欺負因為沒有什麼證據,也不敢和老師、家長反映,這時候他也可以向小組求助。”

程方平表示,校園欺凌只是一個表現,內里有很多因素。“有一些學生不是愛欺負人,可能是因為他在家庭、學校里得不到認可,希望通過欺凌來體現自己的強大。這裡面包含著學校教育方式、教育理念和家庭教育的問題。”

因此,程方平認為,整治校園欺凌不能僅僅看到欺凌的一面,而應該深究背後的原因,再進行學校和家長的聯動處理。“在學生出現欺凌行為的時候,學校第一時間應該讓家長介入處理,家庭和學校配合進行教育。”

程方平說,雖然推行素質教育多年,但仍有不少學校在推行素質教育時過於表面化、課程化,“就是開設課程,但學生的思想和意識不是上課可以進行改正的,而是要在日常中不斷給與正面的引導,從一點點的小細節抓起,建設一個學校良好的風氣。”程方平認為,一個正氣旺盛的學校,存在欺凌的可能性就會比較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