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藉著研究毛澤東思想來免費旅遊的老外

老外發現講幾句好話便可以周遊全中國並受到貴賓接待的美差,他們或者把吹捧的話講到極處甚至肉麻,或者自封一個「毛主義」的政黨,便得到免費的待遇,尤其發展到來要經費,忽悠回去後如何宣傳毛澤東思想如何搞革命,事實證明基本都打了水漂。

1966年,就在中國人大搞個人崇拜的時候,來串連的外國“革命者”也跟著湊熱鬧。而好客的中國只要你講好話就好吃好喝招待並給你經費。

60年代正是亞非拉武裝鬥爭風起雲湧的年代,確實有些希望奪取政權的人希望學習中國的成功經驗,革命者們從世界五大洲來到中國,來到井岡山,通過自己的語言、行動,表現出對毛澤東的無限熱愛、無限信仰、無限崇拜。他們像當時的中國百姓一樣,稱毛澤東是“心中的紅太陽”,“最偉大的革命導師”,“毛澤東思想是當代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最高峰”,“毛澤東同志的每一句話對世界革命人民來說是嚮導,是教科書。”

一位東南亞人說:“我在井岡山的時刻,是我一生中的黃金時代。我四十年來學的,沒有在中國一個月學的馬克思列寧主義多。”一個日本人提出批評性建議說:“現在僅僅說毛澤東思想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和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的典範,這是不夠的。毛澤東思想是當代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最高峰,是最高最活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是指導世界革命的普遍真理。”當然這些好話說盡的老外沒多久或因文革逐漸破產或因本來就是瞎起鬨而停止了吹捧。

黑非洲叢林戰鼓培育出的戰士沒有日本人能說會道,他們以實際行動證明他們更真誠。剛果的一位朋友,白天往返一百餘里,參觀了四五處革命遺迹,其疲勞不難想見。可是晚上臨睡前,他又翻開紅寶書,學習有關井岡山的著述,一直讀到深夜兩點多。第二天,大家勸他多休息一會兒,他說:“我是來學習毛澤東思想的。毛主席的書,井岡山的精神,給了我無窮無盡的力量,我一點也不覺得累。”

中華民族是好客的民族,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文化大革命中的江西,像全中國一樣,沉浸在世界革命中心的夢幻中,為解救另外三分之二水深火熱中的世界勞苦大眾,他們勒緊褲帶,讓異域戰友的腸胃享受革命勝利後的幸福生活。

1966年7月1日的《人民日報》曾充滿信心與自豪地預言:“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攀登。掌握了毛譯東思想的世界革命人民,正在向革命勝利的頂峰奮力攀登!井岡山的革命烈火必將燃遍全世界,一個嶄新的世界必將在烈火中誕生。”

這種講幾句好話便可以周遊全中國並受到貴賓接待的美差,也讓不少外國人找到捷徑。他們或者把吹捧的話講到極處甚至肉麻,或者自封一個“毛主義”的政黨,便得到免費的待遇,尤其發展到來要經費,忽悠回去後如何宣傳毛澤東思想如何搞革命,事實證明基本都打了水漂,但中國納稅人倒了霉。

1973年,針對當時過於強調接待的“政治性”,旅遊接待處於嚴重虧損狀態的問題,周恩來總理批示:“旅遊事業的收支應該略有盈餘,對旅遊者應按原則收費(開支外加手續費),對優惠也要從嚴掌握”,這股風才漸漸被剎住。

和今天的年輕人講那樣的語言,會很不理解,一個人怎麼可能讓全世界溫暖呢?就像當年說的:“它的紅日般的光輝,正在照耀著全世界的河山!”不管怎麼說,總想把自己的模式強加給別人的做法的確滑稽,正當中國以為有了拯救人類的太陽神,而且認為其他國家的人在水深火熱的地獄生活的時候,中國延誤了最寶貴的十年。今天世界上還有個別國家也在為自己國家的“太陽”照亮世界而自豪,但他們至今沒有解決照亮自己。

中國花錢和很多國家不同,不少經費並不經過論證,只要能忽悠了決策部門,大筆一揮開個研討會就可以讓各國來客白吃白喝白玩兒,這也是中國特色!

(摘自金汕、方正、孟固、陳義風著《青春的浩劫》一書,1996年,中國社會出版社出版。金汕修改後發博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