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黃聖依演技被吐槽後,說了這句話

 

黃聖依

不久前,黃聖依因《吐槽大會》空降熱搜,“黃聖依捧老公”“海娃死了是喜劇代表作”“黃聖依回應演技差”等話題紛紛引發眾議。在一檔需要自我調侃的綜藝節目上,黃聖依用幽默的方式,直面了外界的諸多流言蜚語。她甚至毫不忌諱地再次詮釋了《功夫》中啞女的經典劇情。

“參加《吐槽大會》是因為我在喜劇方面進步很多,而且當期受邀的很多嘉賓也是跟喜劇相關的,我覺得可以和他們切磋下。”黃聖依說。

從備受矚目的“四小花旦”“周星馳電影女主角”,到如今經歷隱婚生子、所到之處必引發話題的爭議性人物,十年間,有人可惜黃聖依手握一副好牌,卻打得不夠精彩;有人欣賞她堅守自我,從不隨波逐流。但她從未在意過任何外界輿論,“你不可能跟每個人去解釋,解釋也沒有意義啊。我一直都是按照自己的節奏,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從不會管外界說什麼。”

而與黃聖依的演技相比,大眾更關注她神秘的個人生活。“嫁給富豪並隱秘生子”是她近些年面對媒體,永遠揮之不去的話題。2017年,黃聖依參加了綜藝節目《媽媽是超人》,第一次以母親的身份,大方直面外界對其家庭生活的好奇和疑惑。有了孩子之後的她,收斂了少女時期的鋒芒,每每談及兒子安迪和安麟,她的神色中總是流露出溫柔和心疼。

黃聖依說,人的一生會被強加太多無謂的標籤,唯獨“媽媽”是她人生中最溫暖的標籤,“你有了孩子,就會為他們思考更多。你會發現世界上原來很多事情是可以妥協、可以讓步的。我要用一切去保護他們不受到任何傷害。”

越挫越勇,演戲喜歡虐自己

在《吐槽大會》上,黃聖依重現了電影《功夫》中楚楚動人的啞女一角,手拿棒棒糖,眼含淚水,一秒將時光追溯到十四年前。“棒棒糖這段是節目組和我溝通之後的共同決定。我覺得挺好的,能夠通過我的表演給大家帶來一些回憶和共鳴,我也挺開心。”

然而《功夫》之後,黃聖依卻很少再飾演清純可愛的少女角色,大多以英氣十足的俠女或打女示人。在不久前上映的電影《冰封俠:時空行者》中,黃聖依飾演了為愛穿越回明朝的小美。片中,她有大量難度極高的動作戲,不僅親自上場拍攝,還特意向甄子丹探討了詠春拳的打法,“因為詠春拳的速度很快,不僅動作利索,而且打起來很過癮。”

對黃聖依而言,具有難度和挑戰性的角色,可以讓她有更高的創作慾望。今年她主演電影《狐蹤諜影》時,就曾被工作人員評價為“最大膽的女演員”,大量危險的爆破戲都堅持親自上陣。有一場戲,爆破點距離黃聖依不到百米,崩起來的石子曾傷及工作人員的手臂,但她卻拒絕用替身,“我覺得自己可以做到都會自己來。”

而《狐蹤諜影》殺青後,她又馬不停蹄地進入科幻電影《星球戰紀之代號·反抗》的拍攝中,出演一名拯救世界的機械師,每天在綠幕前與並不存在的“異形人”無實物戰鬥。為了保證角色的視覺衝擊力,所有的槍戰鏡頭黃聖依都舉著重重的狙擊步槍拍攝,進組後每天堅持一個小時的高強度健身,並通過持續的引體向上來增強肌肉線條。極大的運動量曾讓她在一個星期內手都不能完全伸直,“但我屬於越挫越勇型,在演戲上還挺能虐自己的。”

在從影這條道路上,黃聖依並未有過絲毫懈怠。她每年在片場的時間超過9個月,有時高強度的打戲要連續拍攝一整天,“安迪都習慣我在外面拍一些比較危險的戲了。”

但黃聖依的演技,卻因去年參加綜藝節目《演員的誕生》時表演的一段《我與春天有個約會》,遭到網友的輪番質疑。她不僅不替自己辯解,“沒演好就是沒演好”,在《吐槽大會》中甚至推薦大家去看,“我覺得自己在喜劇方面進步非常大”。

事後黃聖依坦言,她並沒有後悔參加這檔節目,甚至感謝舞台和觀眾,讓她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演得不好的地方我會勇於接受,也會在演戲上比之前更加努力證明自己。”

18歲,違背父母意願做北漂

黃聖依出生於高級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是大學教授,母親是記者,舅舅是經濟學家。從2歲開始,她就苦練繪畫、鋼琴、跳舞、唱歌,後考上重點高中專攻理工科,向家人理想中的金融管理人才努力。

但她骨子裡卻有著強烈的80後烙印,面對生活,要強且獨立。這與其乖乖女的人生軌跡背道相馳。由於父母常年不在身邊,黃聖依比同齡孩子更早的學會做獨立思考的成年人。14歲她已經敢一個人出門旅行。17歲被星探挖掘,決定參加主持人大賽,並成為上海電視台的小主持人之一。18歲時因為擅長文藝,報考了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即便父母表達了並不贊同的意見,黃聖依卻依然拿著沉甸甸的錄取通知書,背著行囊成了一名“北漂”。

黃聖依說,她已經記不清從什麼時候開始,零花錢都是自己賺的,所有決定都自己來做,“我始終認為人要自食其力,靠自己支撐想做的事。”

然而這種執拗,也曾讓年少的她,很難以與圓滑的世界相處。她人生中最轟轟烈烈的自我決定,便是在2004年拍完電影《功夫》後,選擇與周星馳所屬公司星輝文化解約。2005年8月,星輝宣布“雪藏黃聖依”,稱其私自接洽工作,不服從公司安排。黃聖依則直面反駁,公司為她強行安排她不想拍的電視劇及她不想拍的電影等諸多問題。

那段時間雙方曾一度僵持不下,處於事業巔峰的黃聖依,沒有依靠星輝公司,獨立為自己爭取到了《碧血劍》第一女主角的機會。這是22歲的她,最直接且坦然的回應外界輿論的方式。

時隔多年,擔任過影視公司的老闆,也拍板過不少項目的黃聖依,談及過往曾坦言,即便換做30歲成熟的她,最終還是會做出同樣的決定,“因為我很清楚哪些不是我要追求的。我需要堅持我認為是對的、我想做的事情,這些經歷和掙扎都是人生中不可避免的。”

被說“慘”的那幾年,時常痛哭

在解約後的那五年,黃聖依成了最忙碌的藝人。她拍過的電影、電視劇加在一起至少有20部,還出過兩張唱片,抽空開了場個人演唱會。

楊子曾評價,黃聖依是那幾年最拚命的女明星之一,但即便“拚命三娘”如此,搜索引擎中“解約”“隱婚”仍是黃聖依名字後最常見的贅述,且細數那些年的作品,除與李連杰合作的《白蛇傳說》及當年的央視收視冠軍《天仙配》外,幾乎沒有一部能夠再超越《功夫》的影響力。

黃聖依在不少採訪中都曾坦承那段時期“並沒有創作慾望”。她說,拍攝《功夫》時自己只有21歲,之前也只演過一部青春校園劇,在演戲上只是初出茅廬。但《功夫》的成功,卻把毫無準備的她迅速推進大眾視野。即便與星輝糾紛不斷,她也曾在兩個月內接到二十多部劇本的邀約。各種搶手的資源蜂擁而至,她根本來不及認知行業,或在演技上獲得充分的自我認同,便需要揮鞭前進,“我很希望把我喜歡的這件事情做好,但我的底子遠遠不夠。我很明白站得高、摔得慘的道理。”

為了打好基礎,也為了顧全彼時公司的大局,黃聖依不得不接演大量毫無創作慾望的作品。那段時期眾人的指指點點,時刻都在戳著她的脊梁骨,“每個演員都應該經歷這樣一個摸爬滾打的過程,即便作品不如所願,但就當‘補課’,演員應該有能力詮釋每一種角色。”

黃聖依坦言,被外界說“慘”的那幾年,她沒有休過一天假,全年大部分時間都扎在橫店拍戲。很多次她疲憊到在家痛哭、砸門,衝動地訂好出走的機票,但最終還是拿起標記得密密麻麻的劇本返回片場。

事實上,她的收穫遠比之前充盈,“演技、資源、管理能力,甚至對行業的認知,都是我在這個選擇里的成長。只是這些並沒有必要去跟別人交代。”

沒孩子前,從不怕失去什麼

黃聖依前30年的人生,從未需要任何人引路,直到孩子的出現,打破了她的內心秩序。在短暫的採訪中,她用大量的時間講述自己和孩子的生活。“今天早上我剛剛帶我的小兒子去學校面試。那個學校全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小朋友。很多小孩在那種環境里會感到陌生,但安麟很快就能融入進去,拿著玩具給每個小朋友玩。”

談到兒子,黃聖依的語氣中總是流露出驕傲,“我覺得這是他與生俱來的特質,應該沒人不喜歡這樣的小朋友。”

2012年,黃聖依生下大兒子安迪,但她並沒有對外分享做媽媽的喜悅。面對各種惡意揣測和流言攻擊,黃聖依絕口不提已婚生子,就這樣把孩子嚴嚴實實地保護了近三年。楊子曾坦言,妻子多年來承受了太多不應該承擔的議論和八卦,她所有的淡定、從容,都是為了孩子能有一個健康的童年。

而黃聖依第一次想在表演上做出更大的成績,也是在安迪出生之後。她曾無數次想過,如果演藝圈走不下去了,大不了找個公司做文職,人生一回,總有退路可走。但媽媽的身份卻讓她有了牽掛,“沒孩子前,我從不怕失去什麼;有了孩子後,我就想在最擅長的領域通過努力,給他們提供最好的。”

如今,黃聖依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能成為孩子們的“超人媽媽”。她會因為安迪喜歡奧特曼而接演《代號·反抗》,“如果可以演超級英雄,兒子應該會覺得很開心。”她在挑劇本時,也會考慮孩子如果去電影院看,這個角色能否給他們樹立榜樣,“我跟安迪說過《代號·反抗》里媽媽是為了環保去保護人類。我希望自己可以以更正能量的形象,出現在他們的童年記憶里。”

在《媽媽是超人》錄製後,黃聖依盡量每天都接兒子上下學,但她仍會保持超強的工作節奏,留給孩子們足夠的“野蠻成長”空間。在她看來,有時根本不是孩子離不開父母,而是父母不願放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