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臨終遺言讓身邊人聽得膽戰心驚

毛澤東文革期間與江青、林彪等人在一起。(網路圖片)

毛澤東臨終前,對自己的一生作了總結,對“交班”作了交代。他自己也明白,對於“文革”,“擁護的人不多,反對的人不少”。但是,他把發動“文革”,視為一生中幹了的兩件事中的一件,因此他絕不允許否定“文革”。

以下摘自中國新聞周刊《毛澤東臨終囑咐“絕不允許否定文革”?》一文片段:

1976年6月初,毛澤東突然心肌梗塞,差一點去“見馬克思”。經過醫生護士全力搶救,這才脫離險境。

大抵自知余日不多,而且擔心心肌梗塞再度突然發作,趁神志尚清楚,毛澤東在1976年6月15日,召見了華國鋒、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王海容等,作了臨終囑咐式的談話。

毛澤東講話已很吃力,口齒不清,但思維尚不錯。

毛澤東說了這麼一番深沉的話:

“人生七十古來稀”,我八十多了,人老總想後事,中國有句古話叫蓋棺定論,我雖未蓋棺也快了,總可以定論吧!我一生幹了兩件事,一是與蔣介石鬥了那麼幾十年,把他趕到那麼幾個海島上去了,抗戰八年,把日本人請回老家去了。對這些事持異議的人不多,只有那麼幾個人,在我耳邊嘰嘰喳喳。無非是我沒有及早收回那幾個海島罷了。另一件事你們都知道,就是發動文化大革命。這事擁護的人不多,反對的人不少。這兩件事沒有完,這筆遺產得交給下一代,怎麼交?和平交不成就動蕩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風了,你們怎麼辦,只有天知道。(註:《中國共產黨執政四十年》,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1989年版。)

毛澤東這番話,對自己的一生作了總結,對“交班”作了交代。他自己也明白,對於“文革”,“擁護的人不多,反對的人不少”。但是,他把發動“文革”,視為一生幹了的兩件事中的一件,因此他絕不允許否定“文革”。也正因為這樣,站在他床前聆聽這番囑託的,除了華國鋒、王海容之外,便是他認為的“文革”派人物——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了。由於鄧小平的倒台,王、張、江、姚神氣起來了。

二十多天後,1976年7月6日,朱德去世。毛澤東嘆道:“‘朱毛’‘朱毛’,不能分離。現在朱去見馬克思了,我也差不多了!”毛澤東一腔深情,用極其微弱的聲音,吟誦起南北朝文學家瘐信的《枯樹賦》:

昔年種柳,依依漢南;

今看搖落,凄愴江潭。

樹猶如此,人何以堪!

他,已是一棵枯樹,“凄愴江潭”了!

中國,蒙受了十年“文革”災難的中國,在1976年7月28日凌晨三時四十二分,又蒙受了新的災難——唐山大地震!北京、天津,也受波及。人們在急匆匆之中,把毛澤東從屋裡抬出。此後的毛澤東至去世前就基本上再也無力說話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