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龍延:中共道路是魔鬼的選擇

共產主義是政治野心家奴役人類、控制人類的法西斯專制系統。它是反人性、反人類的。從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起源中,我們清楚地看到,共產主義源自秘密的魔鬼崇拜,共產主義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騙局,它本身是一個邪靈(共產邪靈),其真正目的是破壞人類得救。中共一直欺騙中國人說,中共是人民的選擇,這是徹頭徹尾的謊言。中共是真正的反華勢力,中共道路是魔鬼的選擇。

馬克思的詛咒,正在中國實現。圖為2010年9月德國工人正在移除柏林的一座馬克思雕像。雕像是1986年前東德共產黨頭目昂內克豎立的。

現在中國社會民怨沸騰,幾乎人人都在罵共產黨。許多有識之士認識到,中國正處在巨變的前夜。在這個歷史的關鍵時刻,每個人都在面臨善惡、生死的選擇,如何認清共產主義和共產黨就非常重要。為了幫助人們對共產主義的本性有一個比較深入的認識,我們進一步探索其在人類社會中的來龍去脈。

大家知道,法國和世界共產主義運動有很深的關係,巴黎公社就是廣為人知的一個例子。位於法國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大樓外形奇怪,知情人都知道,這是模仿古巴比倫通天塔而設計的。

位於法國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大樓

古巴比倫通天塔(Pieter Brueghel油畫,1563年)

這個巴比倫通天塔還出現在歐盟的官方廣告標語中(下圖),因為很多基督徒認為這些倒立的五角星代表魔鬼撒旦,所以很多人反對歐盟這個廣告牌,這個廣告標語最後被迫取消。

歐盟印的官方廣告牌中有巴比倫通天塔(因人們反對而取消)。

這個巴比倫通天塔有數千年的歷史,它到底是怎麼回事?它和共產主義有什麼關係呢?

巴比倫通天塔和太陽教簡介

為了看出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來龍去脈,我們需要了解古巴比倫的太陽教。在西方,諾亞方舟和大洪水可以說是家喻戶曉,就是說當時人類道德非常敗壞,作為懲罰,神用大洪水把絕大部分人淹死了。相傳大洪水之後,有個叫寧錄(Nimrod)的人,建立了巴比倫國(位於現在的伊拉克境內)。寧錄是個獵人,力大無比。他四處征戰,征服了周圍的部落,他的國土越來越大,他的野心也越來越大,想要征服全世界,建立一個全球政府來統治全世界。寧錄可能是第一個想要統治全世界的野心家。

巴比倫國王寧錄道德敗壞,他和他的信徒們淫亂,褻瀆神。他們崇拜撒旦,甚至活祭嬰童。寧錄狂妄自大,他建了一個高塔(Tower of Babel,這就是巴比倫通天塔的來源),寧錄覺得在高塔上就到了天堂,他就可以和神平起平坐了,並且認為如果神再用洪水懲罰人,他在高塔上就平安無事了。寧錄被認為是大洪水後第一個反叛神的人。通天塔共有七層,由於神的干預,寧錄的通天塔沒有完成(見上面Pieter Brueghel在1563年畫的油畫)。後來人用沒有完成的通天塔代表要完成寧錄要統治全球的政治野心。

寧錄不讓人信神而信他,他神化自己,把自己作為太陽神,所以他的信徒和追隨者們就把他奉為太陽神。為了更好地控制人,寧錄認識到需要實行專制統治,他認識到集體形式可以更好地控制人,能把人們更好地控制起來,讓人們依賴政府聽從他,這樣就可以讓他們遠離神,崇拜自己。

由於寧錄道德敗壞、淫亂,而且公開反對神,結果一批部落長老們忍無可忍,聯合起來把他殺了,並把他切成碎塊,分給他的信徒們作為警告,他的信徒們嚇壞了。寧錄被殺死後,他的妻子控制了國家,帶領他的信徒轉入了地下,形成了秘密的太陽教,繼續秘密地搞道德敗壞和淫亂的活動。秘密太陽教拜寧錄為太陽神,同時認為寧錄死後主宰陰間,他是冥王,是黑太陽。在古代的蘇美爾、巴比倫時代,土星(英文發音為撒旦)代表黑太陽,黑太陽也就是魔鬼撒旦,土星也就是魔鬼撒旦的代名詞,所以太陽教崇拜太陽神寧錄,實際上是崇拜魔鬼撒旦。這個王后被稱為“自由女神”。巴比倫太陽教在秘密社團和秘密宗教中流傳,它也稱為巴比倫的秘密宗教。

太陽教和共產主義的關係

寧錄生前就有建立一個世界政府來統治全球的政治野心,他想要建立一個奴役人、控制人類的極權社會,要發展一套相應的控制人的系統。這個巴比倫秘密宗教(太陽教)要實現寧錄的遺願,(一)讓人遠離神,讓人不信神,這是無神論的起源,因為對信神的人,神的權威高於政府(或統治者),所以統治者難以控制信神的人;(二)讓人道德無底線地敗壞、墮落,從而遠離神,因為道德越敗壞離神越遠;(三)建立一個絕對獨裁專制的世界政府(World Government),對人類實現全方位的絕對控制,這也稱為無神的世界新秩序。

歷史上,這個太陽教和其意識形態主要是通過秘密社團、秘密宗教的形式流傳,不同時期的一些政治野心家們就利用太陽教來謀取世間的權力和財富。著名的歷史學家、美國現任國會圖書館館長詹姆斯·畢靈頓(James H. Billington, Librarian of Congress)非常罕見地指出了太陽教崇拜和共產主義之間的關係[1],共產主義的思想來自秘密社團。因為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起源一直在秘密社團中流傳,在秘密社團之外很少有人知道,而畢靈頓博士也是秘密社團的成員,換句話說,他屬於秘密社團的內部人士,知道這個秘密,並且把這個秘密公佈於世,只是他沒有公布具體細節,沒有足夠背景知識的人其實並不太清楚他說什麼。

太陽教和相關的秘密組織(宗教)在長期的秘密流傳和探索研究中,越來越認識到集體形式對控制人的價值,即集體主義可以是控制人的非常有效的手段,集體主義程度越高,控制力和控制效果就越好。集體主義可以用來奪取政權,也可以用來控制人,例如軍隊:軍隊是一種集體形式,軍隊是奪取政權的一個有效手段,同時又能嚴密地控制軍人。社會主義是集體主義的一種形式,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集體主義的極端(最高形式)就是共產主義,即最理想的集體主義就是共產主義,個人都失去了財產,失去自由,就完全依賴政府(即人完全被政府控制),政府通過控制人的生計而控制人;除了經濟上的集體主義之外,政治上的集體主義就是思想被政府(統治者)控制。因此,共產主義不僅是經濟上的共產(經濟控制),而是全方位的控制,換句話說,當權者可以用共產主義的形式實現絕對的控制,讓人沒有信仰,沒有道德規範,完全失去自由,完全聽命於當權者,從而把老百姓牢牢地控制在手中。當然,歷史上有自願和被強迫的不同程度的共產主義,本文主要是指強制性的共產主義。

人們不難看出,共產主義是全方位的絕對控制和絕對的壟斷,最高統治者(或統治集團)具有絕對的權力,壟斷一切(包括自然資源),人民都是奴隸。共產主義控制財富,又控制思想,控制言論,它是私慾強大的權力野心家們(統治者)的理想社會形式,但它是老百姓的地獄。

這個秘密太陽教後來傳到了希臘和羅馬。西方學者指出,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本人去過埃及等地區,他也是秘密社團的人,他在《理想國》中把共產主義的思想寫了出來,公開提出“共產共妻”。

太陽教最關鍵和核心的東西就是共產主義,最終在全世界推行共產主義來統治世界,對人類實行絕對控制。為了欺騙人、迷惑人,反而把這個共產主義稱為“人間天堂”。它是權欲熏心的統治者的天堂,老百姓的地獄。

共產主義背後的深層原因

在共產主義的背後有深層的原因。在世界許多地方都有神佛回來救人的傳說,就是在末法時期人類面臨危難之時,神佛回來救人,並且將開創一個黃金時代。中國自古稱為神州,因為中國是神佛回來救人的大舞台,中國的歷史和文化都是為了這一切而準備的。中國是五千年來唯一一個連續不斷的文明,直到1949年共產黨奪取了政權。

由於相生相剋的理,在神佛回來救人的時候,魔鬼也出來毀人,阻止人們得救。魔鬼利用人的慾望,讓人們按照魔鬼的指使來破壞人類。在歷史上,一些政治野心家們利用太陽教來獲取世間權力和物質財富,而魔鬼又在背後利用這些政治野心家們創造了一套毀滅人類的系統——共產主義,並且混淆視聽,把共產主義稱為“人間天堂”,太陽教和秘密組織一直以來要創造一個“黃金時代”——共產主義,讓人遠離神,讓人道德墮落,把人變成鬼,從而最終毀掉人類,所以共產主義是魔鬼的黃金時代。

因此,從表面上看,共產主義是一套絕對控制系統,從經濟上、思想上等方面對人實行全方位和絕對的控制;從深層角度講,共產主義是一個毀滅人類的邪惡系統。共產主義是魔鬼摧毀人類的陰謀。

在《聖經》中也有暗示,例如在《新約》馬太福音第四章中,魔鬼撒旦試探耶穌,帶耶穌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耶穌看。魔鬼對耶穌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一些政治野心家們為了獲得世上的權力和榮華富貴,就俯伏拜了撒旦,成為魔鬼在人間的代理,害人害己。

由於中國人被共產黨的無神論、唯物論等歪理邪說的長期洗腦,很多人已經很難認識歷史和真正的現實,因此對中共本性認識不清,正處在非常危險之中了。

太陽教的擴散

在巴比倫之前的那地方叫蘇美爾,蘇美爾有一個主要的太陽神,叫“升起的太陽神”夏瑪什(Shamash)。後來,巴比倫“太陽神”寧錄和夏瑪什合併。波斯帝國的國教叫波斯教(俗稱“拜火教”),波斯帝國也有自己的太陽神,波斯的太陽神叫密特拉(Mithra)。波斯的密特拉教(Mithraism)是波斯版的太陽教。波斯帝國征服巴比倫之後,巴比倫秘密宗教(太陽教)的神職人員逃到坡加摩斯(Pergamos,當時屬於希臘,現在屬於土耳其)。後來波斯太陽神密特拉被巴比倫太陽教(太陽神)同化。因此,夏瑪什-寧錄-密特拉都代表相同的“太陽神”。

當亞歷山大大帝征服波斯帝國時,波斯教-密特拉教的神職人員也逃到坡加摩斯。逃到坡加摩斯的巴比倫和波斯神職人員,在希臘創立了一些秘密教派與秘密社團。後來巴比倫-波斯太陽教又從坡加摩斯傳到了羅馬,並在羅馬札根。古羅馬一度稱為“土星之城”(Saturnian,即City of Saturn),這些太陽教信的是黑太陽土星,即魔鬼撒旦。

羅馬帝國成立的時候,羅馬皇室相信太陽神,把波斯的太陽神密特拉奉為羅馬皇室的“不可戰勝的太陽神”(Sol Invictus)。於是,波斯的太陽教——密特拉教(Mithraism)成了羅馬帝國的皇家太陽教(Imperial Roman Sun Cult)。羅馬帝國的皇家太陽教當然也是個秘密宗教,主要在羅馬皇室、羅馬精英、將軍和士兵等中流傳。現在人們研究發現秘密的密特拉教有七級(巴比倫通天塔也是七層)。密特拉教的七個級別分別是:

第一級:烏鴉(Raven),保護神為水星(Mercury);

第二級:新娘(Bride),保護神為金星(Venus);

第三級:士兵(Solider),保護神為火星(Mars);

第四級:獅子(Lion),保護神為木星(Jupiter);

第五級:波斯人(Persian),保護神為月亮(Moon);

第六級:太陽使者(Sun Runner),保護神為“不可戰勝的太陽神”(Sol Invictus);

第七級:教父(Father),保護神為土星(Saturn)。

從這些級別中我們看出,第六級信的是太陽,但是最高的第七級信的是土星(黑太陽)。這又表明,密特拉教信的太陽神其實是個複合體,並不是簡簡單單地崇拜太陽。在波斯,太陽神密特拉是個陰陽、雌雄複合體,一般表現是女性,因為波斯女性地位比較高,傳到羅馬後,這個太陽神密特拉一般表現為男性,因為羅馬男性地位比較高。

隨著太陽教的流傳,其意識形態也隨之流傳,即建立世界政府、用共產主義的專制集權系統來統治世界。羅馬帝國具有政治野心。早在羅馬帝國初期,羅馬的著名詩人維吉爾(Virgil,公元前70~公元前19)就在詩中提到了世界的新秩序。(現在人們說的世界新秩序,其實這個概念在兩千年之前就有了。近些年來,中共大搞“一帶一路”,也提出了要建立世界新秩序,即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世界新秩序,其在人間的根源來自太陽教,目的是要奴役和毀滅人類。)

羅馬帝國雖然滅亡了,但是這個意識形態並沒有滅亡。後來又出現了“神聖羅馬帝國”(Holy Roman Empire),所以羅馬帝國系統通過不同形式傳了下來,太陽神和太陽神的秘密一直秘密地流傳了下來,直到今天。

太陽神夏瑪什和共產主義的標記

蘇美爾時代的主要太陽神叫“升起的太陽神”夏瑪什,夏瑪什居住的地方是雙峰山,他每天早上從東方的雙峰山後面升起。

從兩個山峰之間“正在升起的太陽”——蘇美爾太陽神夏瑪什。(網路圖片)

上圖為中共開會時的台上布景,兩邊的紅旗相當於兩個山峰。在古代的蘇美爾、巴比倫時期,太陽神夏瑪什其實是“土星”,即“黑太陽”。後來,寧錄也成了太陽神夏瑪什的化身。筆者之前也指出(參見:《正邪較量中的生命選擇(二)》),中共的鎚子和鐮刀也代表“土星”,“黑太陽”,即魔鬼撒旦。中共這個布景和蘇美爾太陽神夏瑪什一模一樣。

在1848年走向公開之前,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一直在秘密社團里流傳。共產主義的秘密符號(標記)是蘇美爾太陽神,即從山中升起的太陽。前蘇聯的標記里有個升起的太陽(見上圖),中共的國徽里也有個升起的太陽,這也隱含著共產主義和太陽(神)之間的秘密關係。

共產主義奴隸集中營

在歷史上,太陽教和相關的秘密組織通過長期的秘密研究和實踐,不斷地完善著共產主義的理論。

耶穌會是一個來自太陽教的非常重要的秘密社團。隨著西班牙殖民來到南美的耶穌會,在現在的烏拉圭實行了一百五十多年的共產主義奴隸制。從1609年開始,耶穌會用暴力和欺騙的手段,利用僱用的歐洲士兵綁架當地印第安人,把他們變成奴隸,關在集中營里,在現在的烏拉圭建立了一個共產主義奴隸制國家,由三十個共產主義集中營組成,共關押了超過十五萬當地印第安人奴隸。在集中營里,印第安人失去所有的自由,他們不允許有任何私有財產(共產),他們成為奴隸,沒有人身安全,無償地為耶穌會做奴工。耶穌會獲得了大量的財富。

這個共產主義奴隸制國運行了158年,到了1767年,許多關於共產主義奴隸集中營的負面消息傳回到了歐洲,引起了政治上強烈的不利反應,於是西班牙國王下了一道命令,把耶穌會從所有的西班牙殖民地里趕走。耶穌會在巴拉圭建立的共產主義奴隸集中營成為後來的共產主義集體農莊、人民公社的模型,在中國、前蘇聯、前東歐共產國家、北朝鮮、古巴等國實施。

歷史到了十八世紀的下半葉,在共產主義奴隸集中營的實踐基礎上,共產主義理論已經趨於成熟,進入了向全世界大規模實行的階段。

共產主義理論的成熟與走向公開

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弗朗西斯一世(Francis I, Holy Roman Emperor,1708~1765)的一個弟弟叫查爾斯王子(Prince Charles Alexander of Lorraine,1712~1780)。查爾斯王子在1729年17歲的時候加入秘密社團(the Order of the Golden Fleece)。1761年,查爾斯王子成為著名的秘密組織“條頓騎士團”的團長(Grand Master of the Teutonic Order)。查爾斯王子是歐洲秘密社團一個很重要的領袖,深知太陽教的秘密。查爾斯王子大約在1771年遇到了亞當·魏薩普(Adam Weishaupt,1746~1830),介紹魏薩普加入了秘密社團,告訴了魏薩普太陽教的所有秘密。

在查爾斯王子的指導下,經過了大約五年的研究和準備,1776年5月1日,魏薩普在德國成立了極其秘密的政治組織——光照幫(Order of Illuminati,也譯作“光明會”)。光照幫完善了共產主義理論,其政治綱領就是在全球實現共產主義,在全球推行世界共產主義革命運動。魏薩普說人類文明是個錯誤,必須徹底摧毀。魏薩普成為光照幫第一任幫主,當然他只是名義上的幫主。

現在共產黨把“五一”稱為勞動節,這是騙人的,“五一”的真正意義是紀念光照幫的成立。在西方,“五一”這一天負能量(黑能量)很強,是巫婆們施展巫術和慶祝的日子。

光照幫組織嚴密,有許多級別,最外表自稱是個慈善性的組織,而最高的級別崇拜的是魔鬼撒旦(黑太陽)。光照幫的意識形態來自太陽教,其政治綱領其實就是共產主義的政治綱領,其主要的政治綱領歸納為以下幾點:

廢除所有王朝和各國政府;

廢除所有的宗教信仰,用一個所謂的“新宗教”來代替,這個新宗教就是基於唯物主義的無神論;

廢除私有財產(即“共產”);

廢除財產繼承;

廢除愛國主義,提倡國際主義;

廢除家庭,通過廢除婚姻,以及和家庭相關的價值觀和道德、倫理(即“共妻”)。

光照幫的目的,是通過摧毀一切社會秩序的世界共產主義革命運動,建立一個不信神的、完全專制獨裁的、沒有人權和道德的法西斯共產主義世界政府(共產黨稱為無產階級專政)。這些其實就是共產主義的宗旨。共產黨就是要摧毀人類文明,實現所謂的“共產主義幸福大家庭”。

1782年,秘密組織召開了一次世界性的秘密大會,在這次大會上光照幫確立了它在全球秘密組織中的領導地位,從此以後,光照幫控制了秘密組織。

光照幫(及其背後的太陽教勢力)於1789年發動了法國大革命,在1792~1794年間,實行了巴黎公社。現在人們說的巴黎公社其實是第二個巴黎公社。

從共產主義的來龍去脈中,人們可以清楚地看出,共產主義源自秘密的魔鬼崇拜。中國是光照幫(及其背後的太陽教——魔鬼崇拜者)的最重要目標,中國當時是經濟最強大的國家。為了達到在中國實行共產主義的邪惡目的,光照幫首先就是把中國搞亂,大力削弱中國國力,然後乘亂把邪惡共產主義輸入中國。

鴉片戰爭

光照幫第一任幫主魏薩普在1830年去世後,光照幫內部發生了一番激烈的內鬥,英國外交大臣帕默斯頓勛爵(Lord Palmerston,1784~1865)秘密地成了光照幫的新幫主[2]。帕默斯頓勛爵成為光照幫的新幫主之後,從1830年起,被光照幫控制的英國東印度公司馬上快速地向中國大量輸出鴉片,最終導致了鴉片戰爭。

第一次鴉片戰爭的時候,英國外交大臣、同時又是光照幫秘密幫主的帕默斯頓勛爵主導英國外交,他極力主張發動鴉片戰爭,派兵攻打中國。第二次鴉片戰爭的時候,帕默斯頓勛爵已經成了英國首相,他一手發動了第二次鴉片戰爭。

透過表面的現象,我們不難看出,兩次鴉片戰爭的背後推手是帕默斯頓勛爵領導的光照幫,目的是把中國搞亂、搞垮,讓中國人失去民族自信心,從而讓共產主義乘亂進入中國,奴役中國人。共產主義是魔鬼摧毀中國的致命武器,共產黨是真正的反華勢力。

共產主義者同盟和《共產黨宣言》

第一次鴉片戰爭之後不久,1847年5月,光照幫在法國斯特拉斯堡召開了一次非常重要的秘密會議,會上決定在1848年春公開發動共產主義革命奪取政權。共產主義革命運動急需理論指導和宣傳上的支持,光照幫的分支組織“正義者同盟”(後來改為“共產主義者同盟”)於1847年11月僱用了馬克思,在光照幫現有的共產主義理論基礎上,於1848年編輯整理出版了《共產黨宣言》。《共產黨宣言》的第一句話就是:“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盪。”共產主義出自魔鬼崇拜的太陽教,這個共產主義幽靈也叫共產邪靈。就像民間說的魔鬼附體一樣,一個人一旦加入了共產黨(黨、共青團、少先隊),這個共產邪靈(魔鬼)就附在了這個人的身上,只有退出共產黨的組織(黨、團、隊)才能清除掉這個附體,才不會成為共產黨的陪葬品。

馬克思在伯恩大學時就加入了魔教,他不好好讀書,甚至和人決鬥被打傷,他父親很害怕,就把馬克思轉學到柏林大學。在柏林大學,馬克思同樣不好好讀書,自然就無法畢業,結果他花錢從他從來沒有上過課的耶拿大學(Jena University)買了一個博士學位。他和光照幫臭味相投,被光照幫僱用為寫手。為了掩蓋《共產黨宣言》的真正來源,光照幫就把馬克思說成是《共產黨宣言》的作者。

光照幫的政治行動委員會

在光照幫的第一任幫主魏薩普去世的時候,光照幫已經形成了類似於文武的組織結構。“文”的部分相當於智囊團、幕僚團,負責制定戰略、宣傳等等,身為新幫主的帕默斯頓勛爵同時也領導這一部分。“武”的部分叫“政治行動委員會”,具體推行和實施由智囊團制定的秘密計劃等等。負責光照幫政治行動委員會的是義大利人馬志尼(Giuseppe Mazzini,1805~1872),他在大學時代就成為最高的33級共濟會成員。馬志尼同時也是大東方共濟會領袖,控制歐洲大陸的共濟會。馬志尼是個組織和行動能力很強的人,被稱為“義大利的邪惡天才”。他能快速地推動光照幫的陰謀計劃,他聽命於幫主帕默斯頓勛爵,從英國情報部門領取活動經費。

《共產黨宣言》在1848年春正式出版後,馬志尼領導的光照幫“政治行動委員會”具體負責實施光照幫的共產主義革命運動計劃,主要是通過他領導和控制的各國大東方共濟會,尤其是法國大東方共濟會,在法國、義大利、德國、匈牙利、瑞典、奧地利、捷克、丹麥、瑞士等國,組織和發動了武裝暴力革命運動,所以1848年又稱為“革命年”,不過這些“革命”最後都失敗了。

作為光照幫的“政治行動委員會”領導人,馬志尼為光照幫成立了許多秘密的“青年團”組織,如“青年歐洲”(Young Europe)、“青年德國”(Young Germany)、“青年義大利”(Young Italy)等等。這些“青年團”都是光照幫的外圍組織,類似於共產黨的外圍組織共青團。馬克思、恩格斯都是歐洲青年團的秘密會員。大家知道,馬克思到英國後,長期在大英博物館裡研究、“寫作資本論”。為什麼呢?真正的原因是,歐洲青年團當時的總部設在大英博物館裡,馬克思在大英博物館裡學習、研究歐洲青年團指定的書籍。馬克思聽命於光照幫的歐洲青年團,並沒有自由選擇自己喜歡的書籍。所以就不難理解馬克思為什麼罵自己寫的東西是“大糞”,以泄心中的不滿……

“邪惡天才”馬志尼名不虛傳,他把義大利的犯罪網路組織了起來,創立了現代的黑手黨。黑手黨“mafia”是義大利語“Mazzini Autorizza Furti,Incendi,Avvelenamenti”的第一個字母縮寫,意思是“馬志尼授權盜竊、放火、下毒藥”。光照幫通過黑手黨一舉控制了義大利的犯罪組織,為己所用。

光照幫創立第一共產國際、培訓列寧發動俄國革命

在1848年至1850年之間,歐洲的共產革命運動失敗後,整個革命氣氛低沉,共產主義者同盟也逐漸蕭條,到1851年,共產主義者同盟停止了活動。

馬志尼受光照幫之命召集會議成立第一共產國際,他派他的秘書沃爾夫負責籌備工作。經過1862年至1864年的籌備,“第一共產國際”(簡稱“第一國際”)於1864年成立。馬克思沒有參加第一國際的籌備工作。沃爾夫代表馬志尼作為第一國際的一名重要成員。馬志尼指定馬克思為第一共產國際的書記,但馬克思並不是第一共產國際的實際創始人。第一共產國際是由光照幫直接創立的。

馬克思領導的第一國際還從事恐怖暗殺活動。1866年5月7日,馬克思的同事、第一共產國際成員卡爾庫恩企圖暗殺普魯士總理,但失敗了。後來他們繼續從事暗殺活動。1878年的某一天,有人看見當一次暗殺行動失敗了,馬克思知道後暴跳如雷,大聲咒罵失敗的殺手。

通過歷史我們看到,黑手黨和第一共產國際是光照幫馬志尼創立的親兄弟。第一共產國際其實是個秘密的黑幫恐怖組織。

馬志尼去世後,他的錢袋子、義大利銀行家、大東方共濟會領袖雷米(Adriano Lammi,1822~1896)繼承了馬志尼,成為光照幫政治行動委員會的新領導人。雷米是個非常狂熱的魔鬼撒旦崇拜者。雷米在瑞士日內瓦建立了一個總部,培訓列寧成為俄國共產革命的領導人,在俄羅斯實行共產主義。

西方許多人都知道,列寧是德國間諜(“俄奸”),為德國服務。列寧經常在巴黎嫖妓,染上了梅毒。近期有報導說,現在俄羅斯也正式接受列寧是“俄奸”這一事實。“十月革命”後不久,1919年3月,列寧在莫斯科領導成立了第三共產國際(第三國際)。光照幫把俄羅斯作為跳板,向中國輸出共產主義。一些中國人(早期的一些知識分子)不知道共產主義背後的邪惡目的而上當受騙了,把邪惡共產主義作為救國的真理,引狼入室,將其引入中國,給中國帶來了災難。

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都是大東方共濟會的高級會員。大東方共濟會是在背後推動共產主義的秘密力量。

中共道路是魔鬼的選擇

本文只是概括地揭示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在人間的起源和來龍去脈,其中涉及的人物與組織等也只是反映這個歷史過程,並無它意。對於共產主義的本性和在近代的發展過程,《九評共產黨》系統地揭示了出來。

共產主義是政治野心家奴役人類、控制人類的法西斯專制系統。它是反人性、反人類的。從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起源中,我們清楚地看到,共產主義源自秘密的魔鬼崇拜,共產主義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騙局,它本身是一個邪靈(共產邪靈),其真正目的是破壞人類得救。

中共一直欺騙中國人說,中共是人民的選擇,這是徹頭徹尾的謊言。中共是真正的反華勢力,中共道路是魔鬼的選擇。

參考資料:

[1] James H. Billington, Fire in the Minds of Men, Transaction Publishers(2007), P6.

[2] Mgr. George E. Dillon, Grand Orient Freemasonry Unmasked as the Secret Power Behind Communism, Christian Book Club of America(1950)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明慧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