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華為全球擴張 陳元主掌國家開發銀行助推 背後交易隱現

背靠國開行300億美元授信額度,華為「賣方融資」的採購合同,為海外客戶提供了「巨額、低息、長期」的貸款,這讓華為的出價無人可比。國際知名電信設備製造商阿爾卡特-朗訊的一位員工在2012年6月接受采外媒記者訪時表示,他曾告訴他的老闆,我們不會死在華為手上,就算死,也是死在國開行手上。

2005年是華為的一個分水嶺。在1997年之前,華為沒有在海外市場獲得一筆訂單。2005年華為啟動全球擴張計劃,當年度,華為來自海外市場的營收已經超越了國內營收。到了2008年,華為銷售額的75%都來自中國以外的市場。

這是此一時間軸的陽線。陰線是,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國開行)在2004年同意向華為的海外客戶提供100億美元信貸額度,到了2009年,這一信貸額度提升至300億美元。

背靠國開行300億美元授信額度,華為“賣方融資”的採購合同,為海外客戶提供了“巨額、低息、長期”的貸款,這讓華為的出價無人可比。國際知名電信設備製造商阿爾卡特-朗訊的一位員工在2012年6月接受采外媒記者訪時表示,他曾告訴他的老闆,我們不會死在華為手上,就算死,也是死在國開行手上。

公開報導的例子很多,如巴西最大的固話運營商Tele Norte,其首席財務官Alex Zornig不諱言,2010年該公司採購網路設備時,華為的出價具有明顯的優勢,因為華為的合同能夠讓Tele Norte接觸到中國國家開發銀行300億美元的信用額度,2年優惠期2%的利率,優於倫敦銀行同業拆放利率,這讓華為的出價無以倫比。該公司與國開行簽訂了7年的貸款協定,年息大約在4%左右。同期資料顯示,巴西企業平均美元借貸利率為大約5.99%。

銀行有放款,就有收不回來的帳,國開行對華為海外客戶的授信也是,儘管被披露的不多。

路透社2015年1月報導,NII Holdings在2014年9月向美國監管當局申請了破產保護。NII Holdings是拉美Nextel運營商的母公司,而NII的重要供應商正是華為公司。2011年2月,華為宣布,獲得NII控股(NII Holdings)旗下墨西哥和巴西子公司的WCDMA網路部署合同。如僅墨西哥子公司一家在2011年就通過華為從國開行獲得價值為3.75億美元的貸款,分為三年的提款期和七年的還款期。換言之,該筆貸款按原計劃已於2014年提款完成,尚未進入還款期,但現今NII申請破產,國開行此筆貸款列為壞帳幾成定局。據悉,至2014年,NII與華為累計合作的項目金額高達數十億美元,大多通過國開行貸款進行融資運作。

回顧2004年12月27日,國開行與華為在北京簽署合作協定,在當時,這是國內迄今為止已公布的首次對單一企業開出高達100億美元的融資額度。14年前,無論是對於國開行還是華為,100億美元都不是一筆小數;何況2004年華為年度銷售收入不過54億美元,凈利潤不到10億美元。國開行為什麼能提供華為這麼大筆的授信擔保?

“2004年末,有兩名男士走進深圳五洲賓館的會議室,一個是任正非──華為的創始人,另一個是陳元。任正非對陳元提起了華為的成就和在開拓海外市場所面臨的阻礙……”此一內幕,在2016年出版的《超級銀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如何重寫金融規則》也有披露,作者是彭博新聞社的兩位記者Henry Sanderson以及 Michael Forsythe。

從2004年起,國開行與華為雙方攜手在海外市場進行全方位合作。但早在1998年,雙方便在各種項目融資上開展了密切合作。為了華為業務,1999年3月國開行深圳市分行成立,不同一般分行,是開發銀行直屬分行,由總行直管。這似乎可以佐證坊間說法,任正非與陳元關係“一直很好”。

陳元從1998年至2013年,執掌國開行15年。中共政壇公開的秘密,沒有江澤民,就沒有國開行在陳元時代被指成為第二個財政部。踩著“六四”血跡上位的江澤民政治回報陳雲,1998年由陳雲之子陳元出面組建的國開行,在成立之初即被確立為正部級機構,而當年央行還只是副部級機構。

習近平上台反腐之初,2013年4月陳元在《人民日報》撰文“重溫江澤民93年講話”評論“反腐”。而這無法改變一個事實,近5年來,國開行成了金融反腐的重災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