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NKVD陰影籠罩西班牙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23)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1936年7月17日,西班牙駐摩洛哥的軍隊在弗朗西斯科‧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將軍的領導下,起來反對共和政府。次日,這場兵變蔓延整個半島。7月19日,一場總罷工和工人階級的大規模動員使它在許多城市受到遏制,包括馬德里、巴塞羅那(Barcelona)、瓦倫西亞(Valencia)和畢爾巴鄂(Bilbao)。幾個月前,1936年2月16日,人民陣線(Popular Front)在西班牙選舉中以極微弱的優勢險勝,獲得470萬票(267個議席),相比之下,右翼獲得399萬7,000票(132個議席),中間派獲得44萬9,000票。社會黨人贏得89個席位,共和左翼贏得84席,共和聯盟37席,西班牙共產黨(PCE)16席。馬克思主義統一工人黨(POUM)獲得1席。該黨是1935年由華金‧毛林(Joaquín Maurin)的工農聯盟和安德雷烏‧寧(Andreu Nin)的共產主義左翼聯合而成的。西班牙的主要政治力量之一──全國勞工聯盟(CNT)和伊比利亞無政府主義聯盟(FAI)的無政府主義者,沒有代表當選。按照其原則,他們沒有推出任何候選人參選。這兩個組織共有157萬7,547名成員。相比之下,社會黨(Socialist Party)和勞動者總工會(General Workers’ Union)則擁有144萬4,474名成員。如果沒有無政府主義者支持者的投票,人民陣線將無法贏得勝利。共產黨獲得16席,但其支持率實際上遠低於此。他們聲稱有4萬名成員,但實際只有不到1萬名支持者分布在不直接依靠共產黨的眾多零散組織中。

因此,左派極為分裂,右翼勢力強大,且集中在長槍黨(Falange)一派。城市裡政治示威和罷工四起,動亂蔓延至農村,農民在那裡開始接管土地。軍隊強大,政府分裂,大量陰謀在醞釀中,政治暴力持續升級。所有這些因素都表明,一場內戰正在醞釀之中,這確實是許多人所樂見的結果。

共產陣線

為了增強自己的政治影響力,共產黨人提出與社會黨人結盟。這一策略起初只在這兩個黨的青年組織方面取得成功。1936年4月1日,統一社會主義青年團(Unified Socialist Youth group)成立。然而,隨後於6月26日發生了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加泰羅尼亞統一社會黨(Unified Socialist Party of Catalonia)成立。

共產國際對西班牙並不是特別感興趣。在1931年君主政體垮台和1934年阿斯圖里亞斯(Asturias)工人暴動之後,它才開始關注這個國家。蘇聯同樣不感興趣,直到內戰爆發之後的1936年8月,兩國才簽署了一項相互承認的協議。一個月前,蘇聯政府簽署了一項7月由法國和英國通過的《不干涉協定》,希望防止戰爭在國際間升級。蘇聯大使馬塞爾‧伊斯雷洛維奇‧羅森堡(Marsel Israelovich Rosenberg)於8月27日上任。

在1936年9月成立的弗朗西斯科‧拉爾戈‧卡瓦列羅(Francisco Largo Caballero)政府中,共產黨只有兩名部長:教育部的赫蘇斯‧埃爾南德斯(Jesús Hernández)和農業部的文森特‧烏里韋(Vincente Uribe)。但蘇聯很快在該政府中獲得了更大的影響力。由於其他幾名政府成員(包括胡安‧阿爾瓦雷斯‧德爾巴約﹝Juan Alvarez del Vayo﹞和胡安‧內格林﹝Juan Negrín﹞)的支持,馬塞爾‧羅森堡幾乎成了一名副總理,甚至參加了部長理事會(Council of Ministers)會議。自從蘇聯急於武裝共和派以來,他擁有了幾項相當大的優勢。

至此,干預其正常勢力範圍以外的地區,成為蘇聯特別重要的事務。蘇聯的干預,發生在西班牙被強大的社會運動和內戰削弱的一個關鍵時刻。1936年至1939年,該國成為某種實驗室。蘇聯當局在那裡不僅應用了新的政治戰略和戰術,而且試驗了將在二戰期間和之後所使用的技術。他們的目標是多方面的,但主要目標是確保西班牙共產黨(至此完全由共產國際和NKVD掌管)奪取政權,並建立一個會變成蘇聯又一衛星國的國家。為了實現他們的目標,他們使用了蘇聯傳統的手段,如建立無所不在的警察力量,以及肅清一切非共產黨力量。

1936年,義大利共產黨人、共產國際理事會成員帕爾米羅‧陶里亞蒂(當時人稱他為馬里奧‧埃爾科利﹝Mario Ercoli﹞),對西班牙內戰的具體特徵進行了定義,稱其為“民族革命戰爭”。在他看來,西班牙革命的民族主義性質、大眾性和反法西斯性質,為共產黨人提出了一個新的議程:“西班牙人民正以一種新的方式解決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問題。”他很快就認定共和黨和社會黨的領導人是這種新概念革命的敵人,稱他們“隱藏在無政府主義原則背後,以不成熟的強制‘集體化’項目來削弱人民陣線的團結和凝聚力”。他把建立共產黨霸權確立為一個明確目標,其實現途徑是“一個社會黨和共產黨的共同陣線、建立一個共產主義青年組織、在加泰羅尼亞建立一個單一的無產階級政黨[PUSC],並把共產黨改造成一個規模龐大的群眾黨”。1937年6月,西班牙共產黨人多洛雷斯‧伊巴露麗(Dolores Ibarruri)提出了一個新的目標:“一種新型的議會民主共和國”。她以“熱情之花”(La Pasionaria)之名更為人所知,因呼籲抵抗而成名。

佛朗哥宣言(Franquista pronunciamento)發表之後,斯大林立即再次表現出他對整個西班牙局勢的相對冷感。1936年夏陪同安德烈‧紀德(Andre Gide,譯者註:1869年—1951年,法國作家,194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前往莫斯科的傑夫‧拉斯特(Jef Last)回憶說:“發現他們對那裡發生的事完全沒有興趣,我們非常憤怒。沒有任何會議上提出過這個話題。每當我們試圖讓官員們私下參與討論這個話題,他們都小心翼翼地避免發表自己的意見。”兩個月後,鑒於形勢的變化,斯大林意識到,他可以利用這種局勢用於外交和宣傳目的。通過配合《不干涉協定》,蘇聯可能獲得更大的國際認可度,甚至可能有能力瓦解英法聯盟。當然,與此同時,蘇聯正秘密地向共和派提供槍支,並給予軍事援助,希望利用法國的人民陣線政府。該政府似乎準備與蘇聯特務機關合作,安排對西班牙共和軍的進一步援助。按照萊昂‧布魯姆(Léon Blum,譯者註:時任法國總理)的指示,財政部內閣副部長加斯東‧庫辛(Gaston Cusin)會見了蘇聯官員和密使。這些官員和密使已在巴黎設立總部,為西班牙安排武器運送和志願者招募。儘管蘇聯最初打算避免明目張胆的角色,但共產國際以西班牙的共和事業為名,動員了其所有部門,用這場衝突作為反法西斯宣傳的絕妙工具,對共產主義運動產生了特別好的效果。

在西班牙本國,共產黨的主要策略就是在共和政府中佔據越來越多的職位,以便根據蘇聯的利益來指導政策。POUM領導人之一朱利安‧戈爾金(Julian Gorkin),在一篇題為“西班牙,人民民主的首次嘗試”(España, Primer Ensayo de Democracia Popular)的文章中提出,西班牙共和國的蘇維埃政策與人民民主理想之間存在關聯。他可能是首批提出這一觀點的人之一。相比之下,西班牙歷史學家安東尼奧‧埃洛薩(Antonio Elorza)則認為,西班牙的共產黨政策主要源自“人民陣線中政治關係的大一統而非多元化之概念,以及黨的角色──它自然試圖將聯盟變成一個行使自己霸權的平台”。埃洛薩強調了蘇維埃政策的這種不變模式,稱它鼓動西班牙共產黨竭力反對一切反法西斯主義者,“不僅僅是敵對的法西斯團體,還有任何內部的反對派。”他補充說:“就這點而論,該計劃是打著人民民主旗號奪權之戰略的直接先導。”

莫斯科預測,西班牙共產黨將在1937年9月的選舉中取得成功。當時,由於允許直接投票給某一政黨(voting a straight ticket),西班牙共產黨將得以從全國公民投票中獲利。由斯大林本人授意並密切關注的目標是,建立“一個新型的民主共和國”,與之相伴,將除掉所有敵視共產黨政策的部長。但共產黨人失敗了,主要是因為其盟友的反對,以及隨著1937年12月15日特魯埃爾(Teruel)攻勢的失敗而導致的令人擔憂的形勢變化。#(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