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健康養生 > 正文

運動員的剖白:餓肚子提高成績 反而健康受損

安娜·博尼費斯

在2017年的倫敦馬拉松比賽,安娜·博尼費斯(Anna Boniface)是跑得最快的業餘女選手。當時25歲的安娜跑出了2小時37分的成績,贏得了那年秋天多倫多馬拉松的入場券。

更糟糕的是,除了腳踝應力性骨折,檢查還發現安娜的骨密度低,脊椎骨質疏鬆。這些都是“運動中能量相對不足”(Red-S)的標誌癥狀。通常限制飲食的運動員會出現這種癥狀。他們認為,體重不斷減少可以提高運動成績,但最終身體的某些功能開始停止運作。

“運動中能量相對不足”會帶來一系列的健康問題,包括荷爾蒙水平、骨密度和代謝率下降,還會引發心理問題。

安娜是一名理療師,她承認曾意識到這個情況,但因為極度希望提高成績,她忽視了一些警告信號。其中一個警告信號是,她八年沒有來月經。

“這與我的訓練量和飲食不足有關,我的食物種類不夠廣泛,而且限制攝入碳水化合物。”安娜說,她一天訓練兩次,每周跑100多公里,消耗能量多。

幸運的是,安娜的癥狀在惡化之前就被及時發現。經過一年的休息,她已經能慢慢恢復跑步訓練。

“運動能量相對缺乏”對男女運動員都會造成影響,2014年人們意識到這些癥狀,用它取代了“女運動員三合症”(female athlete triad)。此前人們只意識到,攝入卡路里太少會影響女運動員。

對於這些癥狀流行程度的研究很少,但據了解,這在田徑、自行車和舞蹈等運動中最為常見。在這些運動中,較輕的體重可能會對比賽表現有很大影響。

周日(12月9日),“勇敢訓練”宣傳活動(#Trainbrave campaign)正式開始,旨在提高人們對“運動能量相對缺乏”的認識,尤其對於那些有潛力的業餘運動員。他們可能正在努力提高成績,卻沒有充分考慮到飲食問題。

來自北安普敦郡的28歲自行車手伍德菲爾德(Sam Woodfield)也遇到了同樣的情況。他在2016年接觸這項運動,為了提高成績,他在一年內減掉了三分之一的體重。

在這之前,他是健身愛好者。減肥讓他在這項運動中迅速進步到競技水平,但是他對自己的要求越來越高,經常在不吃東西的情況下進行艱苦的騎行訓練。

對他來說,這個等式很簡單:“更輕的體重意味著更快,意味著我更有可能獲勝。”

80歲的身體

在一段時間裡,這個方法奏效了,但是他為成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到2017年,伍德菲爾德已經沒有力氣上樓了,他也無法入睡,心理健康也受到了影響。

他感覺到自己需要幫助,接受了一系列檢查。“我得知,我的內臟脂肪含量非常低,而這是維持生命必需的脂肪,”他說。

“我還得知,我沒有睾丸素,脊柱和臀部的骨密度跟一個80歲的老人差不多。這是我人生中非常可怕的時刻,”他說。

內分泌學家凱伊(Nicky Keay)指出,當運動員的身體沒有足夠能量維持時,就會開始停止運轉,出現“運動能量相對不足”的癥狀。

“身體會分割你從食物中獲得的能量,你需要一部分能量來訓練,剩下的就是你日常所需,”她說,”如果沒有足夠的剩餘能量,就會進入生存模式。女性體內的雌激素水平下降,男性體內的睾丸素水平下降,而這些對骨骼健康很重要。”

“當你的手機電池下降到很低的水平時,會關閉一些不重要的應用程序,這就是身體在做的事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BBC電台第五台偵查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健康養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