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2018 金庸首晟晚舟 一個告別的年代 你我無一倖免

合成圖孟晚舟華為張首晟

(編者註:原文已被刪除)

這是一個告別的年代,你我無一倖免。饒宗頤、霍金、金庸、李敖、單田芳、朱旭、張首晟……各界名人紛紛離世,還有更多不知名的但足以讓你痛徹心扉的好友也離開了,甚至有些離開的人的名字也不能提及,有些朋友是沒有離開這個世界,但也喪失了自由,不得不暫時離開你幾年。

告別,要在來得及的時候,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大力歌唱,大聲歡笑。我是一個很討厭煽情的人,也不喜歡抒情,平日里寫東西也總是避免抒情,抒情會讓人軟弱,煽情會讓人富有,特別是那些打著各種旗號煽情的人,被煽動起來的情緒會轉化成為一筆筆智商稅打賞,一筆筆華為手機訂單。煽動情緒者好似人生導演,而為之付費的你,群眾演員都不算,真群演還有盒飯領,你是自費的。

晚舟小姐在溫哥華發出“我以祖國為傲,我以華為為傲”的朋友圈時,華為手機應該已經賣了不少了,只是我不太明白,擁有加拿大身份、家人都在加拿大的你,所說的祖國究竟是誰?有時候我們就是這樣,經常分不清別人嘴裡的祖國究竟是台詞還是內心獨白。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人活著不僅要靠運氣,還要靠演技,但是運氣不好,演技再好也得補繳稅款,即便演的是愛國戲,吳京這條戰狼也還是要依法納稅的。只有脫離那個真實的舞台,回到現實生活的舞台,演戲才不需要收稅,而這裡,早擠滿了人。海洋安全與合作研究院院長戴旭就是這樣一名資深演員,在環球時報年會上他說,“美國軍艦再非法闖入中國領海,建議出動兩條軍艦,一條攔住它,一條撞沉它!”不禁讓人想起影片《甲午風雲》中,鄧世昌下達的最後口令——“撞沉吉野!”在影視作品中它或許很振奮人心,但回到現實,無疑是很愚蠢荒誕的說法,有些時候,正是這些站在檯面上為了一己私利而賣力表演的人,丟盡了我們的臉,希望這樣的人早日告別人生的舞台。

一出好戲裡,沒有群眾演員是不行的,明星吸毒被抓,嫖娼被抓,都是接“群眾舉報”,2017年朝陽群眾聲名鵲起,2018年快要結束了,突然冒出個“加拿大群眾”,據中國駐加拿大使館消息,12月12日,一位加拿大群眾專程來到中國駐加使館,送來一段他親手砍伐的雲杉木。他說,我是一名伐木工人,對加方日前在溫哥華無理拘押中國公民孟晚舟女士感到憤慨。這段雲杉木外形酷似象徵加拿大的“北極熊”,希望以此表達我對中國人民的友好感情。作為一個加拿大人,我為加政府的錯誤行為向中國人民致歉。據海外網媒體報道,“連日來,許多富有正義感的加拿大普通民眾不斷給中國駐加使館打來電話、發來郵件或在網上發帖,批評加方應美方要求無理拘押中國公民,呼籲加政府立即釋放孟晚舟女士。”加拿大群演什麼價?

老舍說,“人間的真話本來不多,一個女子的臉紅勝過一大段長話。”假話說多了聽多了,我們已經不會臉紅了,甚至我們已經分不清哪句是台詞哪句是人話了,在本不該入戲的時候,很多人被裹挾成了群眾演員,雖然沒有經過培訓,但他們演得都挺好。而我在這其中,也不知不覺扮演了一個角色,只不過現在該說再見了。

我不是一個好演員,否則我早發了,但我並不想當一個演員,扮演某一類社會角色,我更願意去做一個純粹的人,或者說我想演的就是我自己,像《霸王別姬》中的袁四爺,他的紅顏知己程蝶衣因曾替日本人唱堂會而以漢奸罪受審的時候,袁四爺面對民國政府檢察官的指控奮力替程蝶衣出頭,“世卿世受國恩,豈敢昧法?更不敢當眾違背天理良心,……方才檢察官聲言程之所唱為淫詞艷曲,實為大謬!!!程當晚所唱是崑曲《牡丹亭》.《遊園》一折,略有國學常識者都明白,此折乃國劇文化中之最精萃,何以在檢察官先生口中竟成了淫詞艷曲了呢?!如此遭際戲劇國粹,到底是誰……專門辱我民族精神,滅我國家尊嚴?”到了文革時期,袁四爺被扣上了“戲霸袁世卿”的帽子,在一片“打倒,打倒,打倒……”聲中,被判以“不殺不足以平民憤”,推出去槍斃時,袁四爺腳下邁得是戲裡的四方步,他痴愛戲劇一生,始終是個票友,但在生命的最後一幕,他站上了屬於自己的舞台,別人都是人生如戲,他是戲如人生。

自從我寫微信公號以後,我的人生就跟文藝掛上了鉤,幫幾個導演製片人推薦過幾部叫好不叫座的電影,幫人民藝術家盧中強老師推薦過音樂節,只是我的作品跟他們的作品一樣,叫好不叫座,閱讀量很高,票賣不出去幾張,以我多年的互聯網運營經驗來看,這一點也不奇怪,大家把我的人設,我的角色框定死了,“你是一個時評人,你怎麼能賣貨”、“你文字里都是正義感,怎麼能賣貨掙錢”、“原來你也是為了錢,原來你也是蹭熱點騙流量……”,我當然不會被這些話左右,在我看來,賣字掙錢和“賣X”掙錢一樣崇高,只是人民群眾真不買帳,經常拖欠嫖資,邊提褲子邊嚴厲指責,“你這樣的貞潔烈女,怎麼能收錢呢?”所以,當蔣舜兄、大宇兄、西戲的董小姐找到我,希望我能推一把德國弗洛茲默劇團的《天堂大酒店》時,我是拒絕的,我真不具備這樣的傳播能力,讀者愛的不是我,也不是我的全部文字,他們只愛看批判的文章,甚至他們更愛看理中客型的文章,其實我跟讀者是合不來的,他們是一群習慣性拖欠嫖資的嫖客,他們只想過癮,並不想負什麼責任,更何況,你們讓我推薦的是德國人的戲劇,前幾年,德國被評為世界上最沒有幽默感的國家。

而當我看了《天堂大酒店》的一些資料後,我覺得,這真的是一部好劇,而且是適合我的,這部全程面無表情、一言不發的默劇,就是那種會讓人突然在寂靜中發笑而後又陷入沉寂,感慨戲如人生的作品。就像劇評人梅生所說,“這部暗黑喜劇使用戲劇面具配合默劇的形式,指出資訊和聲音泛濫成災的全球化時代,“越隱藏越見情感,愈沉默愈有力量”是有可能的。所以,很感謝三位的邀約。老舍說,“我想寫一本戲,名曰最悲劇的悲劇,裡面充滿了無恥的笑聲。”我也想寫一本戲,名曰最荒誕的荒誕劇,裡面充滿了愛國群眾,而這部戲,可以稱之為最靜默的默劇,裡面充滿了最爽朗的笑聲。

2018年即將過去了,在來得及的時候,我跟大家告別,請大家來看這部最安靜又最嘹亮的《天堂大酒店》—-“王五四和他的朋友們專場”。我們響應號召,不要廉價的笑聲,我們的笑聲很貴,因為是從最沒有幽默感的德國進口的。

2018,一個告別的年代,告別之前,我們先來看出好戲,感謝西戲,總共三場戲,給了我其中一場,並且給了99元的優惠票價,就100張,我們的合作很純潔我沒拿提成。2018年12月16日晚7點,地點:浙話藝術中心。購票請掃描:不會使用小程序的,你也可以掃描下方二維碼直接支付99元,留下手機號碼,當晚憑藉手機號碼驗證入場。

看不了戲的外地朋友也可以關注西戲的微信公眾號,給你的生活加場戲。西戲創始人是董怡林小姐,三年間她做了近三百場演出,大而全不是她的目標,她更愛小而美,她希望帶有西戲屬性的藝術空間能成為杭州人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請掃描關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