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吾爾開希: 當霸凌發生時 台灣人該怎麼辦

 

 

吳寶春(中)一夕間變成“中國台灣”之光,飽受外界指責(取自吳寶春麵包店臉書)

維吾爾族歷史上有個非常幽默的智者納斯里丁・阿凡提,至今流傳很多他的傳說與故事,一代一代傳遞著民族的智慧。其中有這麼一個故事,阿凡提家中遭竊,丟了不少東西,第二天全家人都在怪罪他,怎麼沒把門關好,怎麼睡那麼死,怎麼沒把值錢器物藏好。阿凡提回答:好啦好啦,我知道我的錯了,可是那竊賊多少也有一點錯吧?

吳寶春,這個頂著“台灣之光”光環的麵包師傅,發表了包含“支持九二共識,兩岸一家親,以及中國台灣”說法的書面聲明,使得這兩天幾乎佔據了所有的版面和社群媒體。目前在媒體最為炙手可熱的韓國瑜准市長跟他一起開記者會,總統也發表意見,藍綠陣營,民間各種意見領袖,包括我的好友王丹,也都發表各種意見,對岸從官媒到網軍五毛,也都沒有缺席,我大膽猜測吳寶春本人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一片嘈雜之聲中,我想問的一個問題,好啦,吳寶春可能有這樣那樣的錯,可是那竊賊多少也有一點錯吧?

吳寶春沒有遭竊,但他絕對是被脅迫了。在政治壓力下做出違心的表態,即為脅迫,在台灣,強勢者壓迫弱勢者,也稱為霸凌。霸凌者,當然是中國共產黨當局。

當霸凌發生時,我們該怎麼辦?

這問題簡單吧?阿凡提的家人卻似乎沒一個懂,總統以國家元首的高度提醒了我們。當然網路上也看到不少聲音表達了應該同情和甚至用溫暖支持來讓中國的脅迫不能發生作用的好主意。

我在十三年前,許文龍先生被脅迫的時候發表過一篇文章《我們的自由開始溶解》,文中提到:

許文龍先生被脅迫表態,也許是出於其私人利益不得不然,然而,這的確確是大陸開始剝奪台灣的自由的一次成功。我們不應忽略一個嚴峻的事實:我們之中的一個人,被專制的大陸政府脅迫成功了!

我在文章之中解釋我所理解的專制政府

是這樣剝奪他人自由的:第一步,他會讓你覺得他的專橫沒那麼無理。本來一個商人的政治立場跟他的生意有什麼關係?!可是共產黨這麼干似乎過了一段時間就被大家接受了,當中國大陸的高速經濟發展持續引誘著跟他的合作時,他的不合理之處慢慢被合理化,“老共就是這樣子的。”甚至很多人會說“大陸那麼大,不強硬一點怎麼管?”第二步,專制者會讓你覺得跟他利益同構。首先是政治處境日漸窘迫的反台獨者最先感受到來自一個強有力者的同志愛,再來,不見得那麼明確反台獨的人也開始尋找共同的立場基礎“台灣的發展必須要靠與大陸的結合。”於是“誰讓許文龍搞台獨來著,活該!”或比較斯文者的“許文龍不要搞台獨就好了嘛。”這些人對於專制者的專橫至此是接受了的。第三步,專制者會製造寒蟬效應恐嚇少數對手。“堅定台獨如許文龍者尚不能不低頭,吾輩又當如何?”到了第四步,面對大眾,製造假相,讓每個人覺得這種專橫永遠不會到自己頭上。

吳寶春聲明全文。(取自吳寶春麵包店臉書)

韓准市長在記者會上呼籲全台灣都該做吳寶春的後盾,說得好!韓准市長,你知道,你正是站在霸凌者的同一陣線上的嗎?所謂九二共識,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字是“共”,如果變成單一方面對於共識內容掌握著解釋權,那還叫共識嗎?

國民黨的政治人物站出來講話的不少,通通都是責怪民進黨政府沒有接受九二共識,才會導致吳寶春被霸凌。過去兩年常常前往中國,與中國各單位合作很多的藍營立委,包括無黨籍的高金素梅等,要求蔡英文政府不要搞對抗;前立委孫大千在臉書指責“今天要不是因為總統蔡英文無法兌現選前保證‘兩岸關係維持現狀’的承諾,吳寶春又何必落到這樣兩面不是人的下場呢?”我來幫高金素梅和孫前立委翻譯一下:有惡棍欺負你的時候,反抗會導致受傷,是活該。跟惡棍搞好關係,就不會被欺負了!

事實很簡單:我們之中的一個人,一個麵包師傅,一個生意人,被中國政府霸凌了,我們在這樣的時候該怎樣反應?

出於情感受傷,指責吳寶春,可以理解,但別忘了,他是受害者,那紙看似主動的聲明當然不是主動的表態!一個麵包師傅又沒有要選立委,沒事表什麼態?我反而想給他一個擁抱,說,我理解,繼續做好吃的麵包,你還是吳寶春,還是台灣人,是個被欺負了的台灣人。

最噁心的做法是在這樣的時候跟著共產黨一起要求台灣人接受九二共識。國民黨千萬不要以為九合一得到的選票是對於共產黨沆瀣一氣霸凌台灣的公投認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