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40年前那一夜 台美風雲變色

台美外交關係生變,來台談判斷交事宜的美國代表團所乘轎車,被激動的群眾砸蛋。(中央社)

1978年12月16日凌晨12時30分,七海官邸內窄小房間的燈亮了,被突如其來光驚醒的蔣經國睜開眼睛,站在床前的宋楚瑜小心翼翼地向總統說了這句話:“安克志大使緊急求見。”

當時“大膽”打開蔣經國房內電燈的,就是親民黨黨主席宋楚瑜,當時他是總統府秘書兼新聞局副局長,與美國駐華大使安克志(Leonard S.Unger)往來聯繫,讓他成為台美斷交這一夜的見證人。時隔40年後,他接受中央社訪問,鉅細靡遺地還原那一夜的風雲變色,而這7小時,改變了台美中關係,也影響了世界歷史。

敏感的上午9時攪動風雲第一通電話

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Richard Nixon)破冰訪問中國,還簽署“上海公報”;1975年美國總統福特(Gerald Ford)再度訪中。時間拉回40年前,宋楚瑜說,美國與中國每次互動,美方都會派人向台灣說明,因此當時政府對可能的發展,不是沒有心理準備。

宋楚瑜透露當時秘辛,蔣經國一直把錢復對台美關係研擬的未來10個不同狀況方案,隨身放在辦公室,顯示蔣經國對台美關係變化,念茲在茲,也足見美國對台灣的重要性。

然而,1978年12月15日下午3時,安克志突然打了一通電話給宋楚瑜,多年來暗流不斷的平靜假象自此結束。

宋楚瑜說,安克志希望他安排隔天上午9時晉見蔣經國總統,並只提到“奉美國國務院訓令,有重要事情必須向總統單獨報告”。

安克志先前派駐過泰國,是資深外交官,以宋楚瑜與安克志交往數年經驗,指定時間且說是奉國務院訓令,這樣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尤其“上午9時”特別敏感,因為美國總統尼克松派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訪問大陸,就是在台灣時間上午9時宣布,“我就是感覺不太妙”。宋楚瑜回憶起當時的場景,仍令人感受到那個年代的緊繃氣氛。

宋楚瑜立刻撥電話給當時的外交部次長錢復,錢復也覺得有點怪,但當下也沒有任何特殊狀況,兩人推敲不出任何具體結果,錢復只能囑咐宋楚瑜隨時保持聯繫。

雖然聯絡了七海官邸,蔣經國也同意安克志16日上午9時的見面請求,但宋楚瑜腦海一直打轉,揣測不尋常舉措的背後原因到底是什麼,隱隱覺得不安。

12月15日晚上7時,宋楚瑜又接到了錢複電話。錢復說:“安克志要求晉見總統,不知是否與外矇事件有關。”宋楚瑜回憶,當下他的感覺與錢復差不多,“有點怪怪的,但不知所以”。

美國宣布將與中共建交後,民眾聚集在美國大使館外抗議。(中央社)

深夜11時40分鈴聲那一夜夜不成眠

所有的猜測與不安,在深夜11時40分這一通電話響起,似乎有了頭緒;安克志直接打了宋楚瑜新店家中電話,明白表達“希望提前在明天上午7時晉見總統”。

從未告訴安克志家中電話的宋楚瑜回憶,安克志當時是在美僑商會的聖誕晚會上,電話那頭還有點吵。後來安克志在接受媒體記者訪問時,還原了當時狀況,安克志說,他是在15日晚上11時15分接獲來在華盛頓的電報。

已經反覆推敲一個晚上的宋楚瑜,直覺事態嚴重,他逼問安克志如果事情很重要,是否看在朋友份上,先給一點線索,但安克志守口如瓶。宋楚瑜回憶,當時他就直接問:“是不是那件事情要發生了?”安克志只說“我奉命不能在這個地方提”。

宋楚瑜當下提議“如果是這麼重要的事情,應該現在就見,而不是明天上午”,安克志猶豫片刻說要請示華府,半小時後回復願意提前見總統。

凌晨12時30分七海官邸燈亮了

宋楚瑜透過總統辦公室主任周應龍聯繫官邸警衛,連夜趕往面見蔣經國。宋楚瑜說,當時沒有多想什麼,只想儘速趕抵七海官邸把事情辦完。

20幾分鐘後,到官邸已是16日凌晨12時30分,老管家阿寶姐早已入睡,警衛叫醒值班醫官幫忙開門,宋楚瑜從側門進入,摸黑走到蔣經國卧房。

進房後打開燈,走到蔣經國床前,蔣經國驚醒,但神色未見慌張,躺在床上問宋楚瑜:“什麼事?”宋楚瑜回說:“安克志大使緊急求見。”蔣經國再問:“什麼事?”宋楚瑜說:“詳情還不清楚,可能有關中美關係發展的問題。”蔣經國思索後說:“你請他來。”

當時的宋楚瑜年僅36歲,正在政壇閃閃發光,他沒想那麼多,安克志已經在待命,“都是我自己惹來的”,只想趕快進去把事情辦完;錢復事後說他是“異數”,問宋楚瑜“你怎麼膽子那麼大,去逼人家來見。”

時隔40年後,談起開燈當下心情,雖說是改變歷史的一刻,但宋楚瑜相當淡然,甚至還幽了自己一默。“那天晚上不能說完全碰運氣,真的是奇怪的因緣”,他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在這之前,所有跡象都朝著美國準備與台灣脫鉤、斷交的方向走;當時並非想立功,也沒有想到誤判問題,“如果大使見總統說沒事莎喲娜啦了,那我也就莎喲娜啦了”。

1970年代,台灣仍是威權統治的當時,宋楚瑜莫名的膽量,開燈叫醒熟睡中的蔣經國,任何人想起來都會替他捏一把冷汗。

半小時歷史會面台美風雲變色

歷史的因緣的確神奇,誰都沒有想到接下來的幾小時,會成為台美關係的重要轉折。

宋楚瑜說,由於早先已聯繫錢復,在徵得蔣經國同意,請錢復一同到官邸後,就離開卧房,蔣經國在房裡著衣準備接見。

趕在安克志抵達官邸前,先行抵達的錢復向蔣經國報告台美關係相關可能情況分析。

16日凌晨2時15分,安克志帶著美國大使館政治參事班立德(Mark Pratt)抵達官邸,他為深夜求見表示歉意,但接著宣達奉命通知中華民國政府,美國政府決定在台北時間16日上午9時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共同宣布建交,同時強調是“提前告知”,希望上午9時才能對外宣布。

面對這個天崩地裂的重大變化,宋楚瑜轉述,蔣經國聽完後的第一句話是:“美國政府對這個是否做最後決定?做了決定才通知我們?”

蔣經國語氣平緩對安克志表示,“中美兩國這麼悠久的歷史,如此重大決定,竟然在7小時前才通知,本人表示遺憾,也是不可思議的事”;他還對安克志說,今後可能引起的一切嚴重後果應由美國政府負全部責任。

不過,對安克志希望台灣在早上9時後才宣布的要求,蔣經國沒有答應,僅強調:“我身為總統,對國家與人民負有責任,何時宣布,我會做決定。”

宋楚瑜說,將近半小時談話,沒有爭吵,蔣經國如同平日講話語調,也未見疾言厲色。不過倒是安克志,對總統沒有當面承諾保密一事相當不安,出了官邸,安克志還是對他一直強調,希望不要提前公布消息。

電話叫醒黨政要員危機七小時作戰

安克志與蔣經國的會面,除宋楚瑜擔任翻譯外,錢復也在場做記錄。

送走安克志後那一夜,黨政要員全部被七海官邸電話叫醒。蔣經國召集行政院長孫運璿、外交部長沈昌煥、國安會秘書長黃少谷等人開緊急應變會議,確定儘速召開臨時中常會、增額國民大會代表與立委選舉暫停、國軍全面提升戰備、財經單位擬定必要措施。

同時也確定了外交部長沈昌煥引咎辭職,由孫運璿暫代,對於發表聲明內容,則由錢復與新聞局長丁懋時負責研擬。

40年前12月16日那一夜,大直七海官邸燈火通明,人聲鼎沸,等黎明到來時,一場暴風雨才正要開始。

39年後,2017年宋楚瑜代表台灣參加越南APEC,與美國總統川普進行非正式會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中央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