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美國華人口述:我給上流社會億萬富翁當管家

每個華人移民來到國外,無論是富二代或是普通老百姓,都會經歷一些酸甜苦辣。2018年5月出版的《九十九種他鄉:美國華人口述實錄》就記錄了部分華人來到美國後的種種經歷,其中華人夏生美,因為曾經為鼎鼎大名的億萬富翁A.G.范德堡(A.G.Vanderbilt)和“酒店女皇”赫爾姆斯利(Leona Helmsley)當過管家,見識了上流社會極為奢華生活的同時,也目睹了億萬富翁私生活中的孤獨寂寞。她在自述中曾表示:“富人沒我過得快樂。”

以下是夏生美有關在美國打工經歷的自述摘要:

不懂英文給富豪打工

1987年的時候,我40歲。我膽子特別大,連ABC都不清楚就到美國。一開始是來學舞蹈,後來做過其他工作。我蠻敢闖,20世紀90年代的時候,我連英文都不會就到億萬富翁家打丁。我的老闆是帝國大廈的老闆,80多歲。我的工作是幫整理衣服、做飯、買東西,我有一個老闆沒人不知道,他叫Vanderbilt(范德堡),我為他工作了3年,直到他87歲去世。

西方富豪的管家工人

Vanderbilt會去上州賽馬,我跟他去,他的脾氣不好,但從不跟我發脾氣。他家有一對愛爾蘭夫婦,有兩個司機,還有花園工。我給他洗衣服,早上給他做一頓早餐,中午他一般不在,下午回來,我給他做晚飯。剛開始我不懂做飯,那對愛爾蘭夫婦教我。Vanderbilt每天吃不同水果,有藍苺、香蕉,哪天吃魚,哪天吃雞,5天都安排好了。

他出門,我幫他打包,整理行李,他用的東西,換洗的衣服,都準備齊全。他有宴會,我就給他準備晚禮服。我去商店買東西,他們都知道我是Vanderbilt家的,只要報上名字,記個賬、錢也不需付。總管家會告訴我,喝什麼水,喝什麼酒,吃什麼東西,在什麼地方買,總管家先帶我一次,下次我自己開車去買。

Vanderbilt長得像總統一樣,他身邊的女人個個像好萊塢明星。他的子女都不在身邊,每年感恩節全家會聚一次,20多個人,我要做烤火雞,總管家教我做甜點、色拉,每年聖誕節大餐最重要,吃什麼都列出菜單。

我有時候給他做中國菜,他還蠻喜歡中國菜的,喜歡炸春卷、餃子、麵條,他對中國也很了解。我在那裡做工沒有做下人的感覺,他都會對我說謝謝,我並不覺得自己比他們低一等,他的子女也都說Thank You,謝謝你照顧我父親。

富人沒我過得快樂

來美國之後,我也做過衣廠,衣廠在曼哈頓30多街,做婚紗和禮服,衣服在JCPenny賣,我是管工,有時候一天出上萬件衣服。我在衣廠做了10年,後來才開始做管家。

洗衣店我也做過,在曼哈頓70多街一家台灣人開的乾洗店幫修改衣服,我從上午9點開始在洗衣店做,下午5點下班後去舞蹈學校。

我還幫“酒店皇后”Helmsley看房子,她什麼時候要過來,就讓我準備飯,我給她做熏三文魚,再做—個湯。她的狗叫Trouble,我幫她遛過狗,為她整理衣服,她的衣服、帽子、鞋子放了好幾個房間,一件襯衫500多美元。我還跟她坐私人飛機去佛羅里達度假。

給富人打工見識了很多東西,比如公園大道的大派對,市長、好萊塢明星、節目主持人都來了,有兩三百人,都是社會名流,我很開眼界。我覺得這些富人都沒我過得快樂,他們很孤獨。人老了,就容易因為一點小事憂慮。

20世紀90年代,當管家每星期能賺500美元,後來每星期1250-1300美元,算不少錢,後來我買了房子。

來美國28年,我覺得像做夢一樣,經歷也蠻有意思,不管怎樣,見過了,學過了,也體驗過了,我覺得不管什麼結果,都是值得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