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陋蘭:當告密者成為英雄

如果問在前蘇聯,誰的名字被用來命名街道、學校、圖書館、集體農莊等的次數最多,人們也許會脫口而出:斯大林。——不,結果出人意料,是帕夫利克•莫羅佐夫,一個告密“小英雄”。

帕夫利克出生於俄國烏拉爾地區一個偏遠的鄉村,按照當時蘇聯官方的宣傳:12歲的帕夫利克投身於共產主義事業,是學校少先隊的領袖,因父親偽造文件出賣給蘇維埃的敵人,他毅然決然向政治警察格別烏(即後來的克格勃)告發,他祖父、祖母和舅舅對此懷恨在心,將他和8歲的弟弟殘忍殺害。

因為這一事件,他全家幾乎滅門:父親被判10年徒刑,投進古拉格集中營,隨後被處決;祖父、祖母和舅舅在村中被捕並在隨即召開的公審大會上被宣布為殺人凶手,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而也因為這一事件,帕夫利克成了蘇聯英雄。全國所有的報紙雜誌對其進行大張旗鼓的宣傳,高爾基一馬當先,撰文:“少先隊員帕夫利克•莫羅佐夫的英雄行為對少先隊員會產生極大的社會教育意義。他們當中的很多人會明白,如果親屬變成人民的敵人,那他就不是親屬了,只是敵人,沒有寬恕他的任何理由。”並在帕夫利克的紀念碑上題字“對他的懷念不應消失”。

在以後的幾十年間,蘇聯政府為“小英雄”樹立了無數的雕像,甚至享受了連斯大林都沒有享受到的將頭像印在明信片、郵票和火柴盒上的殊榮。無數作家藝術家為其立傳、唱歌、作畫,所有的蘇聯兒童在加入少先隊佩戴紅領巾的時候,都必須在其雕像前宣誓,並高唱歌曲《向帕夫利克•莫羅佐夫看齊》。

然而,蘇聯解體之後,人們翻開塵封的檔案,才目瞪口呆地發現,這個“小英雄”的事迹,竟然全是編造的!!!

真實的情況是:帕夫利克的父親是個退伍紅軍,為蘇維埃政權賣過命流過血,回村後三次當選為村蘇維埃主席。而他的母親卻是個好吃懶做的女人,不做飯、不打掃房間,為此沒少挨丈夫的打,可是本性難改。他父親性子耿烈,不如意的家庭生活終於使他拋妻離家,住到了一個相好的女人家裡——這樣的事在當時的蘇聯農村很普遍。父親走後,他母親開始後悔,但又沒有辦法把丈夫叫回來,於是這個愚蠢的女人想出一個損招:讓兒子帕夫利克去向格別烏告發丈夫,就說他是蘇維埃的敵人,以為這樣一來,丈夫就會害怕,就會回心轉意回到她的身邊。

那麼,帕夫利克又是怎樣的孩子呢?他當年的老師撰文:說帕夫利克投身共產主義,是少先隊的領袖,簡直是胡說八道,那時在我們那偏遠的原始林區,還沒有成立少先隊呢,而帕夫利克連共產主義是什麼都不知道,他經常曠課,只能算是一個頑劣的孩子。可是,當時這種話不能說,說了會要命的。

還有一個最大的謎團:帕夫利克和他的弟弟是被誰殺死的呢?俄國學者德盧尼科夫經過多年研究,在《告密者001:帕夫利克•莫羅佐夫》一書中斷言,凶手絕不是非常疼愛帕夫利克的祖父祖母和舅舅,而是“執行者”,這個“執行者”為了激發人們對“階級敵人”的痛恨,必須製造出聳人聽聞的事件,而最便捷最能激起人們義憤的手段,就是殺死告密者,然後把他樹立為英雄,讓人們以他為榜樣,學習他和敵人——哪怕這個“敵人”是他的父母——勇敢鬥爭的精神,從而在全國形成告密的狂飆。這個“執行者”不言自明。

可憐的帕夫利克一家六口,就這樣成了專制政權的祭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轉自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