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楊寧:十個外國人獲頒獎章 中共難掩落寞

這個被中共大讚特贊的格林伯格,在2006年3月中共官媒的《10年來美國商界最貪婪的10個CEO》一文中,被排在首位,他被描繪為「因貪婪而過度追求成功」。文章稱,其集團醜聞傳出後,美國商界大為震驚。用標準普爾公司在紐約的首席投資策劃師薩姆·斯托瓦爾的話說:「連AIG這樣世界性的保險集團都可以出現財務造假事件,美國的商界還有誰是可以相信的呢?」

習近平針對改革開放的講話:“該改的、能改的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引熱議

12月18日中共的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業已落幕,其並沒有釋放出任何有新意的內容,釋放的信號依舊是要將一條邪路、死路走到底。既然如此選擇,似乎也就沒必要多費筆墨了,走到該完結的那一天就自然完結了。除了釋放這樣的信號之外,大會還授予了100人為“改革先鋒稱號”,頒授“改革先鋒獎章”,還向十個外國人頒授了“中國改革友誼獎章”,以“感謝國際社會對中國改革開放事業的支持和幫助”。

100個中國人是否欣欣然接受中共的嘉獎,筆者並不知道,不過,中共能將迫害良善、貪污腐敗的法官鄒碧華和一家都是官員的“永遠聽黨的話的舉手表決器”申紀蘭都納入其中,足以說明中共要獎勵的都是“跟黨走,為黨爭光”的一批人,而這些人是否要繼續跟著中共走到底,是否能警醒,將決定自己的命運。

自然,中共在選擇可以授予“中國改革友誼獎章”的外國人時,也是遵循這樣的標準,而且這十個外國人中五人已經去世。去世的五人是:德國人威爾納·格里希,日本人松下幸之助、大平正芳,新加波人李光耀和西班牙人薩馬蘭奇。仍在世的五人是:法國人阿蘭·梅里埃,瑞士人克勞斯·施瓦布,英國人斯蒂芬·佩里,美國人莫里斯·格林伯格和羅伯特·庫恩。

先說說去世的五人到底對中國的改革開放提供了怎樣的幫助。德國人格里希是改革開放以來的首位“洋廠長”,曾先後任武漢柴油機廠的技術顧問、廠長,按照中共的說法,其打造的經營管理模式對推動武漢乃至全國的國企改革產生深遠影響。

日本人松下幸之助則是松下公司的大老闆,中共將其視為“最早支持中國改革開放的國際友人之一”。在鄧小平的建議下,松下公司先後對中國企業提供技術合作項目一百六十餘個,並為中國電子工業培養了大批技術人才。而曾任日本首相的大平正芳在中日建交後,率先提出了通過低利息有償貸款和無償資金合作,以及技術提供等,給中國經濟援助。40年來,日本對華援助超過2,250億元人民幣,其中,贈與成分的比例高達65%,其它貸款期限長達30年或40年。靠著這樣的貸款,中共改革開放才有了大量的資金。

而新加坡總理李光耀特有的“如何通過一黨專政、實現新加坡的經濟繁榮”的“新加坡模式”也讓中共最高領導人鄧、江、胡、習情有獨鍾。李光耀還教會中共用刑事罪名法辦異見人士,中共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至於薩馬蘭奇則幫助中共獲得了申辦2008年夏季奧運會的資格。網上有曝料稱,中共向其行賄的是一個由陝西出土的真實文物:兵馬俑。此外,中共還把北京在奧運會前7年中要進行的大型建設項目發包給一些國際集團,而那些將要投中國票的奧委會成員與這些國際集團有著極為密切的關係。事後,再由這些國際集團暗中把錢送給那些投中國票的國際奧委會成員。

從上述五人的“事迹”看,確實對中共的改革開放在經濟、政治上多有助力,一些其實起到了明顯幫凶的作用。

再來看看健在的五人緣何得到了中共的青睞。法國梅里埃基金會主席阿蘭·梅里埃直接與中國政府衛生部門合作,“在中國研發,到中國建廠”,在傳染病、癌症和新發疾病等醫學衛生領域對中國頗有幫助。而創建了“達沃斯年會”的瑞士人克勞斯·施瓦布,於2007年幫助北京在中國創辦了“夏季達沃斯”論壇,幫助中共走向了世界經濟大舞台。

此外,英國48家集團俱樂部主席佩里,主導了英國48家公司與中國開展貿易,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他們打破了西方國家的對華禁運,讓中共可以獲得一些所需要的商品。與中共保持六十多年友誼的佩里,也因此受到中共多名高官的接見,他還稱“十九大報告彰顯中共決心和自信”。

令人好笑的是,此番中共感謝的兩個美國人,一個是曾任美國國際集團董事長和首席執行官的格林伯格,一個是江澤民傳記名義上的撰稿人、曾任花旗集團投資銀行高級顧問的庫恩(註:真實作者是葉永烈)。

就是這個被中共大讚特贊的格林伯格,在2006年3月中共官媒的《10年來美國商界最貪婪的10個CEO》一文中,被排在首位,他被描繪為“因貪婪而過度追求成功”。文章稱,其集團醜聞傳出後,美國商界大為震驚。用標準普爾公司在紐約的首席投資策劃師薩姆·斯托瓦爾的話說:“連AIG這樣世界性的保險集團都可以出現財務造假事件,美國的商界還有誰是可以相信的呢?”

如果說格林伯格由於與中共的合作,還可以被視為對改革開放有所幫助,那麼替江澤民寫傳記的掛名作者庫恩,對改革開放的唯一幫助就是將對江的肉麻的吹捧和漂白分享給了世界,如書中暗示江並未捲入“六四”血腥鎮壓的決策,但事實是正是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江,下令查封整頓《導報》,而這是中共保守派“倒趙紫陽”的一個重要步驟。或者還有一些小幫助就是庫恩還以外國專家的身份,吹捧現高層,他曾稱“一帶一路”建設將成為21世紀最偉大的故事之一。同時,不可否認,庫恩入選十人名單,也似乎在暗示習業已放江一馬。

事實上,中共改革開放最應該感謝的是老朋友、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但其卻榜上無名。要知道,沒有基辛格,尼克松不會有訪問中國大陸之舉;沒有基辛格,美國的諸多大公司不會到中國投資;沒有基辛格的遊說,西方在“六四”後的制裁不會很快取消;沒有基辛格,中共對美國的政治就會一抹黑。2000年中國加入WTO,以基辛格為代表的“親華派”的助力之功不可小覷。

然而,中共卻對這樣的老朋友沒有表示感謝,一個原因是基辛格等“老朋友們”表示了拒絕;一個原因是包括基辛格在內的“老朋友們”已經徹底看清了中共,甚至暗示中共要拋棄舊制度,這樣的“背叛”中共忍無可忍,所以乾脆將其全部排除在外。也極有可能是這個原因,十個被頒授了獎章的外國人中才有五個是死者,畢竟死者不會出聲表示拒絕,而剩餘的五個則是幾十年來一直吹捧中共、甚至為中共效力之人。可憐中共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才扒拉出這麼幾個中共信得過的國際友人,中共的落寞盡在其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