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中共打壓升級 P2P維權群主李文燕等9人被抓

P2P受害難友李文燕帶著孩子在法院門前維權,其三歲女兒模仿古代擊鼓鳴冤。(視頻截圖)

臨近年底,中共對金融難友加大了打壓力度。17日,北京一名P2P難友因維權言行被捕,此前她的先生已被關押一年。同一天,還有各地8名難友因轉發她的維權消息被抓。

日前,多名金融難友向記者證實,北京創立投案難友李文燕於12月17日被警方上門抓捕,先是關在北京海淀分局西三旗派出所,後被送拘留所,警方開出行政拘留10天處罰,罪名是聚眾滋事,擾亂公共治安。而李文燕的1歲半的孩子被警方送進了救助中心。

李文燕是原北京創利投技術總監房建民的妻子,網名明月心,是多個P2P平台維權群主之一。

大紀元此前報導,創利投平台被立案後,房建民做為僅在創利投工作了三個月的技術主管,被抓且被以主犯公訴,警方卻沒有抓老闆、實控人等人。此後,李文燕一直通過各種渠道維權上訪。

12月6日,北京朝陽區溫榆河法院開庭審理創立投案。

據知情難友向大紀元披露,李文燕在難友群里介紹庭審情況,“朝陽區經偵和檢察院公然放走主犯王洪波,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硬性栽贓網站技術開發員工房建民非法吸資9,000萬,強行關押一年。法院還想判決有罪繼續關押。庭審中,房建民雙眼及面部多處紅腫(後法官說其是過敏)。”

庭審後,李文燕還曾帶著兩個幼兒前往朝陽區法院維權要求見院長,沒人理,就將兩條冤情橫幅懸掛在樹上,由兩個孩子擊鼓效仿古代衙門前擊鼓喊冤來明志。

為了給她丈夫申冤、也為了曝光北京朝陽區公檢法多起案件辦案黑幕,李文燕在難友群憤然呼籲,“集結全國百家平台數萬難友、老軍人等向最高權力機關全國人大出發,要求每個案件限期抓主犯到案,釋放無辜員工,全程透明辦案,定期公示進度,全力追贓挽損。”

創利投受害人李文燕在平台上呼籲所有平台家人,匡扶正義、捍衛法律、救我中華難友。(知情者提供)

被抓前,李文燕還在難友群里上傳了一段16日晚西三旗派出所警察上門興師問罪的視頻。難友介紹,當時警察態度很兇,稱已經掌握李文燕的網名“明月心”,並質問1月8日她有沒有在網上發“集結令”,並追問去那集結?甚至威脅她“放心,有會帶走你的人”。

圖為16日晚間上門騷擾金融維權人士李文燕的兩名警察(左中圖為同一人),一名警察一邊看手機,一邊說出了李文燕的網名和她發的“集結令”。(知情人提供)

警察還警告她,不要把視頻發到網上。第二天(17日)晚上6點多,她就被抓進去了。

據介紹,當時李文燕正在跟一名難友通電話,說“掛了,警察來了”。此後便處於失聯狀態。

另據難友消息,17日當天,除李文燕被登門抓捕外,失蹤的還有8人。“杭州一平台的難友在小區被抓了4個人,警察查手機……”據說是上面(公安部)有人要求抓捕。

“就是因為轉發了她寫的東西,誰轉發了就逮誰。”難友說。

大紀元記者致電西三旗派出所,接電的警員稱“沒有權力告知你這個人的情況,是否拘留此人,請向她的直系親屬了解”,也不多說直接掛電話。再打過去,記者告知她的丈夫已被抓,家裡只有老人小孩,對方堅稱“找直系親屬”,再掛電話。

難友表示,李文燕只有一個3歲的女兒,跟一個1歲零2個月的女兒,這就是她的直系親屬。還有她老公被抓了。她婆婆腿有病需要動手術,因為沒錢什麼都沒做。她的父母在老家,母親出車禍癱瘓了,她父親出不了門得長年照顧她父母。

“他先生是搞技術的,在公司幹了3個半月辭職了。後來平台老闆出事跑路了,同事打電話給他,他給出主意讓把第三方支付的錢趕緊給凍結了。法庭上資料80%全是他提供的。所以就說他是主犯。”

她還說,“審計報告出來後,他先生往裡投資的錢全都有,平台出去的錢是到平台老闆和實控人那兒了。一開庭,平台拿錢的人變成“證人”了,他先生變主犯了。等於倒了一個個兒。”

信訪渠道被堵死維權更難

難友還表示,她被抓的原因據說是“聚眾鬧事,擾亂公共治安”。“不是說誰維權積極,我們的錢全都沒了,我們全都特別積極。不是說誰領導的。”

李文燕致難友–“我的利益我爭取到底”。(知情人提供)

據介紹,多個平台都在製作調研報告,向政府反饋事實真相。認為此次金融災難是國難,成千上萬企業隨之倒閉,失業率明顯上升,逐漸影響到各行各業,國民經濟受到重創

如杭州一家國資背景的平台(杭州浙優科技服務有限公司),2018年4月立案,沒有定期公示,主犯在逃。媒體已報導有一名天津的女受害人自殺。

平台受害人走遍了從地方到北京幾乎所有部門,只有銀監會給過一份書面裁決。據反饋,杭州一直暴力維穩,每次維權都有難友被抓。

據難友提供的數據,截至到目前,中國大陸平台爆雷的有5,210多家平台。

“5,000多家平台,能沒有訴求嗎?”難友說,“你那個信訪交了,人家都不收,現在的情況是這樣。”

她說,“我手裡還有一份材料,因為我們平台是國資系的,我到國資委去了,北京的國資委還是當地的國資委全都不收,你說你讓我怎麼信訪啊!你沒有渠道,我們想上訪,現在是各個渠道全都給堵死了。”

“你要向上告狀維權就說你越級上訪違法,就要面臨被抓、被判刑的境地。”

還有難友介紹,“有難友因為維權被抓,關押期間還挨打。自己錢被騙了,維權還成為罪犯,實在想不通,出來就自盡了。”

出借人一夜之間血本無歸,有的損失的是養老錢、有的是看病錢、有的是孩子讀書上學的錢等等,令無數個家庭陷入絕望之中,跳樓、投河、上吊、喝毒藥等各種方式自殺頻傳,甚至有平台多人自殺。

也有難友群有人被逼得走投無路揚言要走極端,報復相關人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Epochtime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