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我再也不想當面試官了!

我是一家小公司的首席面試官。我們公司共計三十人左右,流動性並不高。為什麼這樣的公司還會有我這樣一個崗位,那是因為招聘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我們公司在A城處於怎樣一個地位呢?A城所擁有的上市公司、世界500強企業、國有企業不計其數,很多公司同時擁有這幾個標籤,但我們一個也沒有。

饒是這樣,我們公司也沒有什麼人出現跳槽、要求漲薪的行為,每個人都打算給公司干一輩子,當然,前提還得是我們這家小公司得存在一輩子。

但事情總是有備無患,每年總會有一些人因為意外的原因離崗。去年有一位公關經理因為家裡的狗突發癱瘓而不得不辭職對它進行全職護理。公司對他表示了極大的關懷,給他發了0.5個月的薪水作為慰問金,並允諾他可以隨時回來,感動死大家了。大家已經是十來年的老同事了,都在盼著他回來,可他的愛犬既不死去,也不康復,就這樣他靠著失業救助金一人一狗姑且生活著(據說一月800元兩口子生活得還不錯?)。

當大家都意識到他可能近幾年之內都回不來的時候(他那隻金毛的平均壽命是13年,就算它癱瘓後折壽五年也還有八年,現在這隻金毛才三歲半),我們公司終於開始啟動了招聘環節。

這是我入職十多年以來第一次正式的招聘。這些年來我平均每天要查看170份投送過來的簡歷,我從今年比較優秀的簡歷里篩選出了幾萬份優質的人選。

彙報給老闆後,老闆和我的想法一樣,那就是優秀人才太泛濫了。於是老闆決定,只要清華北大以及常春藤的。按照這個標準,我又篩選出了三千多份簡歷。

我即將接待三千多人來面試我們這家只有三十人的小公司?我感到不可思議。如果我安排他們一一來面試的話,恐怕我們除了面試就不要干別的了。

我只好請老闆定奪。

老闆不屑地反問我:你打算怎麼辦?

我:按照行業一般慣例,在優秀人才極度泛濫時,會採取搖號抽籤法或者電風扇淘汰法進行進一步篩選。搖號抽籤法就是讓技術部門寫一個隨機小程序,基本上運行一天左右就可以篩選出合適的候選人了。電風扇選擇法則是針對沒有程序員的公司,把簡歷列印出來隨機放在桌上,用風扇對著吹,掉落在地上的簡歷就排除了,這樣也是一天左右可以篩選出候選人。

老闆大手一揮:找行政買一台電風扇。

我:好的。

‌‌“十元以內江浙滬包郵的。‌‌”老闆補充道。

我:好的。

電風扇篩選法的過程不表了。

我只能說,優秀的人會在方方面面都很優秀。

我們那個年代簡歷都強調簡潔,要在一頁紙之內介紹完你自己,這樣才能給招聘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這些藤校精英與清北學霸們顯然進行過深入的備戰,對電風扇淘汰法做到了有備無患。

他們每個人的簡歷都是100頁起步,並且言之有物。我看了最厚的那一份簡歷,此人竟然把自己的博士論文全附上了。

可想而知這種情形下10元包郵的電風扇才能吹落幾份簡歷了。我恐怕要買一台工業扇才能勉強吹掉若干份不到200頁的簡歷。

老闆聽完我的彙報,陷入了沉思。

突然,他靈光一現,在我耳邊耳語:我們從他們的中學學歷中篩選,怎麼樣?我們只要畢業於四中和人大附的,剩下的讓他們滾,如何?

我:這個配置是和清北常春藤學歷高度重合的,可能也篩不掉太多。

老闆又沉思了一會兒:那我們試試小學?

我:……

老闆在白板上撥雲見日般地,寫下了三個小學的名字:史家小學、府學小學、中關村三小。

這歷史性的創新,竟起到了春風化雨般的效果,我手中的簡歷,經過這般洗禮,大浪淘沙,只留下了三百多份。

我當即通知了這三百位幸運兒前來面試。

初輪面試我們採取的是三十人一組的群面方式。

由於這些候選人都十分優秀,我甚至都有一些小小的緊張,不得不讓老闆陪同我一起進行初面。但我們彼此是很心虛的,我們兩人加起來高考成績都還沒有超過1300分,在A城隨機抓取的話,據說要抓幾萬次才能抓到一組比我們倆低能的,我們可是全憑把腰杆子挺值的精神活到了今天。

我們自認問知識技能類的問題或許會被恥笑,於是打算測試一下他們智力之外的能力。

我清了清嗓子,說道:大家今天的穿著都非常正式,非常嚴肅。但,我們希望這位成員有幽默感。大家能展示一下自己的幽默感嗎?

‌‌“OK,沒問題,但您可以具體點嗎,您需要的是英式幽默、法式幽默、美式幽默、德式幽默、蘇聯式幽默、文革式幽默、南派幽默、還是北派幽默?‌‌”第一排的一位戴眼鏡的男生一本正經的對我說。

我身後的老闆‌‌“噗哇——‌‌”一下笑了。我動動筆做了記錄,因為我們之前約定,這個環節只要有人讓我們發笑了,就可以進入下一輪。

‌‌“沒出息。‌‌”我心裡想著。

後面的人感到了一絲緊張和壓力,畢竟幾十個人想搶到話說還得是段子是非常不容易的。

但優秀的人always優秀,我和老闆這一上午聽得前仰後合,會議桌几乎被我們拍散架,行政上了五盤瓜子一箱礦泉水兩把扇子……

老實說如果早些年有了他們德雲社都無法存在。

笑歸笑,可怎麼辦,所有人都進了下一輪。

我和老闆想到了從愛好入手。我倆都是骨灰級歷史愛好者,此時我們突然對視一眼,意識到我們彼此都想到了一道題,同時我們深信這道題能幫我們篩掉一大批人。

那就是——

‌‌“‌‌‘北宋’之後是哪個朝代?‌‌”

‌‌“所有答‌‌‘南宋’的……‌‌”老闆比划了一個‌‌“咔‌‌”的手勢。

‌‌“所有答‌‌‘偽楚’的……‌‌”老闆比划了一個‌‌“豎起大拇指‌‌”的手勢。

老闆邊說邊興奮地摩拳擦掌。

那一刻,我覺得他真像一個法西斯。所有答‌‌“南宋‌‌”的,都進毒氣室,所有答‌‌“偽楚‌‌”的,都是優秀的雅利安。

註:偽楚,‌‌“靖康之恥‌‌”後,金兵扶立原北宋太宰張邦昌所建立的傀儡政權,國號‌‌“大楚‌‌”,‌‌“楚‌‌”,後世又稱‌‌“張楚‌‌”。從1127年3月7日至4月10日,由於北宋軍民的反對,僅存在了短短一個月的時間。

我清了清嗓子,故作不經意地:大家辛苦一上午了,我來道基礎題給大家放鬆一下——‌‌“‌‌‘北宋’之後是哪個朝代?‌‌”

我故意如此輕鬆,就是要顯得這道題一點也沒挖坑,然後看他們在極度放鬆之下的條件反射。

‌‌“偽楚。‌‌”

所有人面無表情,異口同聲地回答著。甚至有一些人還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我很驚訝:當年不是說整個史家小學也只有一個同學能答對嗎?

‌‌“這是知乎題庫里十五年前的老題了。‌‌”剛才那個第一排戴眼鏡的男生好心地小聲告訴我。

老闆瞪了我一眼,質疑我的專業性,彷彿出這樣一道丟人的題的想法是我提出的。

我趕緊反駁他:我當然知道題庫里有啊,但你要問我還能攔著嗎?

我不知道該怎麼繼續測試他們,我毫不懷疑,如果我說需要一個音樂家的話,這幫人能夠馬上組個交響樂團吹拉彈唱起來。

既然人類無法阻擋他們的大腦,就測他們的人品吧。

我們公司的文化是:誠實守信。

這在當今商業社會是不多見的品質。

我馬上提出了下一題:一分鐘之內證明你有多誠實。

這一題就是‌‌“皇帝的新衣‌‌”,那些標榜自己這輩子都沒有撒過謊的人,以及說自己撒的最大的謊是告訴自己母親給她買的巴寶莉圍巾只要兩百塊的那種騙子,通通都會負分滾粗。

在這群‌‌“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中,不誠實的現象是非常常見的。

第一個上來的是一個清秀的男孩,他的臉‌‌“騰‌‌”地一下紅了:‌‌“我不太誠實,這個話題我難以面對,我放棄。‌‌”

他哆哆嗦嗦地走了,就這樣通過了這一關。

第二個上來的是一個女生,她放下自己的Prada手袋:假的。

她摘下自己的勞力士手錶說:假的。

她脫掉自己的菲拉格慕平底鞋說:假的。

她指了指自己的胸:只有這個是真的。

她鞠了一躬,下台。三件假貨留在了台上。

老闆流淚了,通過。

他還摘下了自己手上的勞力士給她戴在手腕上。

第三個上來的是一個戴眼鏡的胖男孩,一分鐘的時間裡他沉默了五十秒,用最後十秒說出:‌‌“我不是一個誠實的人,我騙她這十年來我有多麼愛她,其實我愛的是他。男他。‌‌”他流下了兩行懺悔而孤寂的斷背之淚。

通過。

後面的上來的人壓力會越來越大,大家都爭先恐後地上台。後面無話可說的人只好向我們展示了自己的露陰癖、色情狂、偷竊、作弊、殺人……

他們的坦誠令人瞠目結舌,我們無法不將他們通通都留下。

還好我還準備了一道靈魂拷問:工作是為了什麼?

這道題的回答,可以決定一個人的終極去留。

多少年來,只有回答‌‌“工作是為了工作‌‌”的人,才能夠留下來。只有他們才會心無旁騖地服務於企業,最終成為企業的中堅力量。

果然,一大批回答‌‌“為了希望‌‌”、‌‌“為了家庭‌‌”、‌‌“為了夢想‌‌”、‌‌“為了興趣‌‌”、‌‌“為了謀生‌‌”‌‌“為了中華崛起‌‌”的人都告別了舞台。

留下大約幾十人,他們工作只是為了工作。

另外我們還留下了一個人,他的回答讓我們印象深刻:為了活著。哪有那麼多為什麼,挺住意味著一切。

這答案讓我們滿意。

面對最後滿滿一屋子的人,我和老闆心力交瘁。

我不得不採用一種最樸素而不道德的方式:拍賣。

我:你們出價吧……這份工作——價低者得!

一屋子人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我知道,他們內心充滿著悲憤,可是他們不能流露。

老闆像日本人一樣非常抱歉地鞠了一躬:對不起。我保證錄用之後會以每年百分之七的增幅回饋大家。

‌‌“五千。‌‌”大家已經開始面對現實。

‌‌“Shit,你不用在北京租房子嗎?‌‌”旁邊的小夥子起身爆粗準備走了。

‌‌“在座都是史家、府學、中關村三小的,不都是A城人嗎,還需要租房?‌‌”‌‌“五千‌‌”辯解道。

‌‌“我爸媽把學區房賣了供我上了耶魯。‌‌”這位小夥子獨自走了,留下一個悲涼的背影。

剩下的人都很淡定,‌‌“四千五‌‌”、‌‌“四千三‌‌”地往下叫著。

叫到三千的時候,有一個人走了,他搖搖頭叨咕了一句:還不夠我買件T恤。

有個女生哆哆嗦嗦叫出了‌‌“兩千。‌‌”

一大片人起身,對她報以不啻最惡毒的眼神。

大家一邊走一邊互相加微信:唉,其實已經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了。我們這種需要兩千多塊的人壓根不配參與競爭。

——聽說八百塊其實就能活下來?

——真的嗎,求攻略!

‌‌“兩千‌‌”的女生環視了一下周圍,她非常緊張,我能感覺到兩千塊是她的極限了。

果不其然,剩下的人還在面不改色地往下叫。

一千五,一千……

到最後,有一個人報出了‌‌“零。‌‌”

空氣凝固了。

我和老闆幾乎無法面對眼前的這一幕。

報出了‌‌“零‌‌”之後,我沒想到的是:

竟然還有十個人留下來沒走,他們都願意零報酬為公司工作!

我和老闆已經哭了。

這個世界為什麼對年輕人這麼殘忍。

‌‌“零‌‌”旁邊的那個人站了起來:還剩十個,刺激的時候開始了。

另一個人灰心地點點頭:從低往高叫吧。

一萬。

兩萬。

三萬。

五萬。

這是他們願意為這個工作付給我們的錢。

我和老闆獃獃地看著這一幕。

老闆突然正義心爆棚:NO!你們不能這樣!這樣等於失去了公平,意味著誰家裡有錢誰就能得到這份工作!

沒有人理睬他,大家有這樣叫了一輪。

台下一個人:十萬。

大家搖搖頭,除了他,剩下的人都要走了。

‌‌“十萬‌‌”贏得了這份工作。他高興得跳了起來。

他對老闆說:你知道嗎!我PK下去的人里好幾個是我同學,他們有的有家族基金,有的有家族企業,有的一個月零花錢也不止十萬。我不是這些人里最有錢的,但是我父母願意全力支持我工作,這就是愛的力量!

只有參加了工作,才可能賺到錢,如果永遠不工作,永遠在找工作,那就永遠沒機會,不是嗎!機會屬於能夠把握住的人!

——I win!

我用顫抖地手將OFFER交到了他的手上。

那一刻我感到我交付的是一份傳國文件。

當‌‌“十萬‌‌”得知自己這份工作竟不是永久的,在過幾年之後還會交回給那位照顧狗的前同事後,他難過地哭了。顯然這份工作來之不易,數年後或許他連這樣不易的工作也得不到了。但他很快擦乾了眼淚,告訴我沒關係。

最近,我專程去探訪了照顧癱瘓狗的那位同事,告訴他了最近的這次招聘事宜。

‌‌“告訴那位小夥子,別擔心,這份工作是永久的。我和他它好著呢,我一定要讓它活得和我一樣長!我應該這輩子是不會再回去工作了!‌‌”

他一邊慢慢給狗的雙腿進行按摩,一邊堅決地對我說。

那一瞬間,我忽然覺得,他才是A城過得最好的那一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土呆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