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平安夜 各地訪民北京信訪局門口大集訪

12月24日,是西方的平安夜,全中國各地訪民聚集在北京國家信訪局前大集訪。上海訪民顏秀蘭表示,“我們就站在門口做不進門的抗議。看著那些通宵排著長隊等候進門登記的難友們,心似油煎地痛。請問舒曉琴局長您看到了嗎?”

北京國家信訪局每天都是人山人海,有的訪民前一天晚上七八點就開始排隊卡位,夜晚席地而睡,就期待隔天能排到名額進去。“還有些訪民是凌晨三四點就去排隊,結果進去2秒鐘,讓你材料往那兒一放就叫你出來,也不會問你問題,也不給你解決問題。”

顏秀蘭向大紀元記者表示,“說全國零上訪根本就是說謊,我們就在它門口站一站,讓她(舒曉琴)看看有這麼多人,這麼多訪民每天在那裡排隊等著進去遞信訪材料,問題根本沒有解決。”

全國各地訪民於平安夜在北京國家信訪局大集訪。(受訪者提供)

房屋被強拆夫妻四處流浪

71歲的上海訪民丁菊英因為房屋遭強拆,已經上訪16年了。她說,“一開始只有我自己上訪,我老公借住在親戚家一間平房,政府人員也不讓他住,現在我們夫妻倆一邊流浪,一邊上訪。現在上訪越來越黑,我們跑了地方和中央各部門都沒人管,叫我們老百姓如何是好?”

11月初進博會期間,丁菊英夫妻倆在外面流浪,走在路上就被以“尋釁滋事罪”抓進看守所關了一個月,出來後又流浪著到北京上訪。

首次進京被截訪民相助脫困

昨天(24日),江蘇省徐州的王群,因為母親上訪被當地公安嚴重打傷變成精神病,於是他來到北京上訪舉報當地派出所所長張永康。這是他第一次進京上訪,不幸被江蘇省的十幾個截訪人員發現,要將他抓走塞進蘇CD196警車,被一旁的訪民阿姨們給擋下,他趁機坐上一台計程車躲過追捕。

王群告訴記者,“他們不是執法人員,什麼證件也沒有,大白天在路邊就這樣綁架人,我當時報了警,警察來後說是當地政府人員來帶我回去,他們也管不了。我說綁架我的這些人我都不認識,他們也都不問,就這麼黑暗。”

王群說,“他們綁架我後要把我塞進他們的車裡,是那些好心的阿姨把我拉下來,幫我叫了一台計程車,一路上繞了好多圈才把他們甩掉。現在已經平安回到徐州了。”

警方“查案”為的是對方解恨消氣

2016年1月13日,王群家和鄰居李榮煥家因瑣事發生爭吵,過程中王群父親被對方咬傷,母親頭被抓鉤打傷,王群一氣之下打了李榮煥兩巴掌。

事情發生後,李榮煥控告王群家三人。工業園派出所所長張永康傳喚王群調查。一開始,張永康說有人告王群吸毒,要驗尿,接著又說王群用刀把李榮煥面部砍傷,並稱東院一個姓趙的老太婆親眼看到他行凶。王群做完筆錄後回家。

在上海上班的王群,一天坐地鐵時,上海員警說他被通緝了。“我被張永康從上海帶回,在徐州高鐵站讓我戴著手銬腳銬站在出站口配合路人拍照。張永康告訴我:‘你用刀把李榮煥面部砍傷,已鑒定為輕傷二級,給對方五萬塊錢就了事了。’”

王群說,“我家沒有刀,也沒有把李榮煥砍傷,我家人走時也沒有看到她臉上有傷。張永康就對我又打又罵,把我拘留七天,又對我進行測謊,測謊不成要強行讓我認罪,並強行讓我指認現場,讓我戴著腳銬手銬從村裡走進,事後給我辦了取保候審。當時,張永康說:‘把你整成這樣,李榮煥也出了氣,事情就這樣算了,你們互相就不要追究了。’”

王群的辯護律師查看對方的傷殘鑒定書後,發現沒有刀傷造成的疤痕,傷口為斑痕,不符合刀傷特徵,不符合鑒定標準,與對方所說的刀傷完全不符。

過程中,張永康對王家人誣告陷害,捏造事實,實行毆打,嚴刑逼供,誘供,侮辱,製作假證。造成王群母親孫秀蘭精神失常,經常頭痛,時常失憶。張永康並且多次到孫秀蘭和其女兒王梅的工作單位要求強行扣工資。事件發生至今,法院一直拖著不判,造成王家無法正常生活。

中共治下的特色社會主義

有網民說:“在中共獨裁統治下,民事案件有天文數字的冤假錯案。中共壟斷法律,又有多少的刑事案件被冤判?被冤死在監獄裡?這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把本國的老百姓私有的所有合法財產都搶劫了,然後,把老百姓慢慢地折磨、迫害致死……”

也有網民說:“為何中國冤民世界第一,貪官世界第一,每一個冤案背後絕對不是一兩個貪官法賊,而是一個強大的流氓集團在做怪。貪官把法律踐踏為血腥掠奪的工具,這就是冤案難以糾正的原因。公權力受不到控制,私權利得不到保障,現在不是把權力關進籠子里,而是有權力的人到處提著籠子關別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