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聖誕節和傳教士問題

不要說真理,連真相與常識,在遠東包括香港,「上帝叫我選特首」、而做了特首之後須聽命於反耶教的中國政府,比西方更多一重混亂。因此慶祝聖誕,倒確實不必用腦子。開動飲食口腔,以及下身也夠了——畢竟在英治的飛仔時代,平安夜即書院女生失身之夜,英國人也沒怎樣教育過你:不,當初我們的傳教士來開化你,沒有叫你這樣沒出息的。

慶祝聖誕節,不忘初心,不是吃喝消費,而是紀念耶穌降生。

面臨西方白左反基督教但不敢反伊斯蘭的大愚昧——天主教的法國,法庭甚至以“尊重伊斯蘭文化”為名宣判一名性侵犯女生的伊斯蘭難民無罪——這一點事實,即使不是基督徒,也必須強調清楚,否則這個世界會步入黑暗時代。

至於香港,殖民地時代帶來的文明,除了東印度公司的航海家,西方傳教士也有同樣的貢獻。英華書院二百周年校慶,在香港歷史博物館,就展出了倫敦會傳教士馬禮遜、理雅各等來遠東馬六甲和香港創辦教育的經過。

許多華文的中學歷史教科書,於恐怖主義的義和團屠殺傳教士與華裔基督徒、令腐朽的清國招致八國聯軍膺懲之事實,不是歪曲,就是含糊。“西方傳教士”這個定位,更因為中國人自己的政治之錯亂荒誕,而變成一個認知問題。

對於不重細節、思考懶惰的低端人士,基督傳教士來華這頁交通史,更是一筆糊塗賬。在洗腦工程之下,這種人將“傳教士”籠統定為與帝國主義朋比為奸的一個階級,而不知道西方有羅馬天主教、聖公會、耶穌會、倫敦傳道會、聖方濟、愛爾蘭天主教等各大不同流派,而許多傳教士,並不認同祖家的政府,如香港的葉錫恩和華仁書院的連民安神父,更視英國殖民主義為仇寇。

譬如葉錫恩傳教士出身,卻傾向共產主義,在殖民地專門為貧民請命而與英國殖民政府作對,卻得到CBE勛銜。此一人集時代矛盾於一身的現象,包括香港人在內的中國人已經不可能理解,更遑論對西方傳教士與中國的正確認識。

於是對於“南京大屠殺”,中方每引用當年南京西方傳教士的證詞,並許為“良心勇氣”的典範,但同時卻告訴你屠殺傳教士的義和團才代表了正義;一面指摘傳教士是帝國主義的先鋒部隊。中國人普遍思維混亂,對世界認知障礙,也是邏輯的結果。

然而西方“政治正確”的白左,也開始與一百年前的遠東拳匪合流,開始反基督教、同時縱容伊斯蘭。令這邊仿學西方文化從來半桶水的“知識份子”,舊學未精,新的西方思潮又至,而香港的基督教會又許多收了“那邊的錢”,染了紅色。

在這個時候,不要說真理,連真相與常識,在遠東包括香港,“上帝叫我選特首”、而做了特首之後須聽命於反耶教的中國政府,比西方更多一重混亂。因此慶祝聖誕,倒確實不必用腦子。開動飲食口腔,以及下身也夠了——畢竟在英治的飛仔時代,平安夜即書院女生失身之夜,英國人也沒怎樣教育過你:不,當初我們的傳教士來開化你,沒有叫你這樣沒出息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