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諸葛亮轉世護大唐 擊敗吐蕃四十八萬兵

大唐名將韋皋。(網路圖片)

韋皋是中唐德宗時的名臣,他以建陵(唐肅宗陵)挽郎入仕,後在涇原兵變時平叛有功,授御史大夫、隴州刺史,置奉義軍,拜節度使。唐德宗還都後,召他為左金吾衛將軍,不久升遷為大將軍。貞元元年(785年),韋皋被委任為劍南西川節度使,應了胡僧的預言,成為蜀地的守護者。

韋皋在蜀地二十一年,總共擊破吐蕃軍隊四十八萬,擒殺節度、都督、城主、籠官一千五百,斬首五萬餘級,獲牛羊二十五萬,收器械六百三十萬,和韋皋同時代的武將幾乎無人能出其右。

神奇的身世胡僧慧眼識真機

韋皋出生的時候就非常神奇。家裡給他辦“洗三”(編者註:中國古代誕生禮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儀式。嬰兒出生後第三日,要舉行沐浴儀式,會集親友為嬰兒祝吉,這就是“洗三”,也叫做“三朝洗兒”)時,擺宴席請了很多高僧來為小寶寶祈福祝壽。有一胡僧不曾為韋家所請,自己登門受供,韋家的童僕,對這位不速之僧,即嫌他面貌醜陋,又感到多他一個齋供的預算,所以很不高興的另外給他獨自設了一席,菜飯也粗糙無味,可那胡僧毫不介意。

大家都吃過齋以後,韋家抱出小寶寶,請法師們為其祝福。那胡僧起座搶前一步,問小寶寶:“君侯別來無恙乎?”說來也奇,小韋皋似乎聽懂了胡僧的話一般,直對著他笑,大家都很驚異。韋父問道:“這孩子才出生三天,您怎麼問他‘別來無恙’呢?”胡僧說:“此非檀越所知。”韋父一再追問,這個胡僧才說:“這孩子是諸葛武侯轉世,武侯為蜀國丞相,蜀人受其教化惠賜。他這次轉世,是要庇護蜀地的。我當年與他關係很好,知道他這次轉生到您家,所以不遠千里來見他一面。”後來韋皋的人生經歷果如胡僧所言。

南詔再歸大唐唐軍完勝吐蕃

熟悉唐朝歷史的都知道,劍南西川節度使並不是一個輕鬆的職位。蜀地民風強悍不說,南有南詔,西有吐蕃。天寶年間,因地方官吏處事不當,南詔叛唐,十八萬唐軍精銳血染沙場,以至於宋代得出大唐覆滅於西南夷之手的結論。以韋皋所處的位置而言,僅附近雲南一地的少數民族就有數十萬,吐蕃入侵常常以他們為前鋒,這給了唐軍非常大的壓力。在這樣一個腹背受敵的地方,年輕的韋皋開始了他的經營。

韋皋上任後立即看清了局勢,確立了劍南一地的幾處威脅,並制定了各種不同的應對方法。他首先安撫境內的東蠻,然後於貞元四年(公元788年)派遣屬下判官崔佐時去南詔國與之盟好。南詔國在臣屬吐蕃的二十餘年之後,又重新向唐朝稱臣納貢。當時吐蕃對唐朝大陸的入侵一般分為兩條線,一條是通過隴右,一條則是通過西川。從西川這條路進攻唐朝必然要與南詔聯手,此時雖然南詔已經與唐朝盟好稱臣,但是迫於吐蕃的壓力,並不敢公開與其敵對。

貞元四年九月,吐蕃發兵十萬進攻蜀地,命南詔配合攻擊。南昭王被迫發兵屯於瀘北(今四川攀枝花附近),做做樣子。韋皋一看機會來了,寫了一封書信給南詔王,極力誇獎南昭王歸化唐朝的誠意。他將此信用銀子打造的封函包裝起來,然後故意落入吐蕃手中。吐蕃果然中計,派遣兩萬兵馬屯紮在會川(今四川會理西),阻擋南詔軍入蜀,防範之心顯露無疑。南詔王見吐蕃如此對他,大怒,直接帶兵回家。南詔與吐蕃關係最終完全破裂,真正地倒向大唐。吐蕃失去了南詔的幫助後,再想入侵蜀地就沒那麼容易了。

南詔王退軍後,吐蕃分兵四萬攻兩林驃旁,三萬攻東蠻,七千寇清溪關,五千寇銅山。韋皋以黎州(今四川漢源縣)刺史韋晉等與東蠻連兵防守,利用地利破吐蕃於清溪關(今四川洛縣境內)外。吐蕃失敗之後並不甘心,又發兵二萬攻打清溪關,一萬攻東蠻。韋皋則命韋晉鎮守要衝城,指揮全軍作戰。又命巂州經略使劉朝彩等出關反擊。在韋皋的指揮下,唐軍努力奮戰,完勝吐蕃。

主動出擊唐軍威震吐蕃

吐蕃屢屢入侵,韋皋不能只是被動挨打,貞元五年(公元789年),韋皋對吐蕃發動了第一次攻擊作戰。他派遣大將王有道率兩千精兵和東蠻聯手,破吐蕃於台登(今四川冕寧瀘沽),殺青海大酋乞臧遮遮、臘城酋悉多楊朱及論東柴等,史書上說“虜墜死崖谷不可計,多獲牛馬鎧裝。遮遮,尚結贊之子,虜貴將悍雄者也;既敗,酋長百餘行哭隨之。悍將已亡,則屯柵以次降定。”真是讓吐蕃見了幾分顏色,韋皋由此被升為檢校吏部尚書。

貞元九年(公元793年),朝廷築鹽州城(今寧夏鹽池縣),這座城就在吐蕃的眼皮底下,吐蕃當然不會看著它就這樣完工。為了保證城池的安全竣工,韋皋又一次主動進攻,攻破吐蕃峨和(今四川松潘疊溪營北60里永鎮橋)、通鶴、定廉城(今四川阿壩理縣),逾的博嶺,包圍維州(今四川理縣東北),搏棲雞,攻下羊溪等三城。吐蕃的南道元帥論莽熱來援救,也被擊敗,殺傷數千人。於是,鹽州城在沒有任何干擾的情況下順利築好。到了貞元十三年,韋皋又光復了原來失去的巂州。此時的韋皋對於吐蕃而言,簡直如同眼中釘肉中刺一般可恨了,大兵壓境、屢屢進攻。不過,韋皋不僅進攻是一把好手,防守同樣穩健,吐蕃的進攻連連吃鱉。

以上情形持續到貞元十五年,在這一年,韋皋的分化政策取得了成效,在帝國西南形成了大唐、南詔共同對付吐蕃的局面。邊境上雖然大小衝突不斷,但是在韋皋的謀划下,失敗的一方總是吐蕃。斷斷續續的戰爭在貞元十七年終於形成了一場大戰,鑒於帝國西南形勢越來越不利於吐蕃,吐蕃贊普向北方發動總攻擊,進攻靈、朔二州,並且攻破麟州。韋皋再一次主動出擊,在帝國西南,他將軍隊分成十路,大舉向吐蕃腹地進攻,真是大膽而又華麗的作戰風格。分散的軍隊並沒有被各個擊破,反而在一開始就擊破了吐蕃和阿拉伯阿拔斯帝國的聯軍。於是,“康、黑衣大食等兵及吐蕃大酋皆降,獲甲二萬首”。這場大規模的戰爭從春天打到秋天,到了十月份,韋皋已經擊破吐蕃軍隊十六萬,攻下城池七座、軍鎮五座。然後又向維州進攻,將吐蕃的救兵一一擊破,迫使吐蕃贊普襲擊大唐西北方的軍隊回來救援,最後在維州進行決戰。這次決戰中,韋皋使用誘敵深入的計策,十萬敵軍被殲過半,活捉了其總指揮論莽熱。

韋皋在蜀地二十一年,總共擊破吐蕃軍隊四十八萬,擒殺節度、都督、城主、籠官一千五百,斬首五萬餘級,獲牛羊二十五萬,收器械六百三十萬,和韋皋同時代的武將幾乎無人能出其右。韋皋保境安民,功在社稷,澤及蒼生,深得蜀人愛戴,以至蜀人見到他的遺像都會拜祭。永貞元年(805年)八月,韋皋突然去世,被追贈太師,謚號忠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