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工作兩周 墨爾本華人小伙澳洲工廠吸入毒氣慘死

20歲的華裔學徒伍習磊(DillonWu),在墨爾本一工廠內上班還不到兩周,就因吸入大量毒氣而殞命。

澳洲安全工作署披露,在2001-2017年間全國共有4名工人在工作中因有毒煙霧死亡,其中兩人是因為吸入工業氣體或煙霧,另兩人是因為工業氣體泄露導致汽車爆炸而死。

伍習磊(圖片來源:《每日郵報》)

伍習磊的死令這一數字再次攀升,同時也令維州2018年工作場所死亡人數增加到22人。這次事件再次激起將工業謀殺入罪的呼聲,也被認為是一起僱主過失案件。

伍習磊是Marshalllethlean公司的一名鍋爐製造學徒工,該公司是生產卡車鋼槽的。伍習磊的工作是焊接鋼板和管道來讓鋼結構成形。

10月4日,伍習磊在工廠里的一個鋼槽內進行焊接時,有毒氬氣從焊機連接的管線中泄露到了鋼槽的密閉空間內。他從上午9:30開始工作。半小時後,伍習磊因吸入有毒氣體死亡。

《每日郵報》報道稱,伍習磊是通過澳洲工業集團(AiGroup)的一個學徒項目入職的。

澳洲製造工人工會(AMWU)表示:“幾乎程序的每一步都有問題,這才導致伍習磊死亡。”

工會還表示,伍習磊的僱主沒有在工廠採取充分的安全措施,包括沒有通風系統,沒有監工,沒有在伍習磊開始工作前做氣密試驗,工廠也沒給伍習磊配備工作時使用的氣體監測器。

工會認為,伍習磊的死亡顯示出對工業謀殺立法的必要性。他們已發起請願,呼籲維州政府將工作場所死亡入罪。

目前,全澳範圍內只有昆州和首都領地將工業謀殺入罪。昆州議會於2017年10月26日通過了“工作健康和安全及其他立法修正案2017”,規定如果僱員在工作場所死亡僱主或高級職員將面臨指控。

維州、新州和南澳的相關法案還未通過,工作場所死亡通常通過給予死者家屬經濟補償來解決。

AMWU表示,工作場所內的死亡是可以避免的,“這些法律法規是有原因的,發生這種事是非常可恥的。”

AMWU維州秘書長TonyMavromatis表示,“AIG和MarshallLethlean需要承擔責任,我們將會密切關注調查結果。”

維州安全工作署確認正在調查此事,在調查期間不能對本案發表評論,但其發言人表示,“今年到目前為止維州已有22人因工作場所事故死亡,雖然比去年同期減少了2人,但問題是沒有人應該在工作中死亡或受傷。”

“安全工作署將繼續與僱主、工人和社區一起努力讓維州的每個工作場所都將安全放在首位。”

伍習磊學生時代的好友ClaudiaEspinoza-Farfan表示,希望伍習磊的家人能得到正義。她回憶伍習磊死前一周給她打電話要跟她見面,告訴她他開始新的學徒工作非常“開心”。

Espinoza-Farfan為朋友感到驕傲,伍習磊跟她是墨爾本Dandenong中學時期的同學,不過伍習磊在11年級時輟學了。“當他得到這個學徒工作時,我們都認為這是他的一個好機會。”

Espinoza-Farfan接到電話通知說她的朋友死亡時她根本無法相信。“我以為是個玩笑。”她表示,“直到安全工作署發表了聲明我才意識到是真的,這種事絕不應該發生。”

雖然伍習磊的年齡比Espinoza-Farfan大一點,但Espinoza-Farfan表示伍習磊就像個小弟弟。“當遇到有關男孩的事情時他幫了我很多。”她說到,“我真的很想他。”

Espinoza-Farfan在耳後紋了他的中文名字“伍習磊”,以此來紀念他。她和伍習磊的家人一直在尋找答案,希望他的僱主能受到法律的制裁。

Espinoza-Farfan表示,再多的錢也彌補不了伍習磊家人的痛苦。“他們可以用坐牢來抵。”她表示,“生命是無價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每日郵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