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709律師王全璋案天津開庭 維權人士衝破圍堵前往聲援

中國警察把一名正在天津法庭外支持維權律師王全璋的支持者抓走塞入警車。(2018年12月26日)

709案律師王全璋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庭審,延宕三年四個月後在天津開庭,並將“擇機宣判”。王全璋家屬未能到庭旁聽,部分維權人士衝破圍堵,抵達天津後很快遭當局控制。

對709案律師王全璋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審判,2018年12月26日上午在天津第二中院舉行。該院官網當天下午的新聞稿說,“此案將擇機宣判”,並說“因涉及國家秘密,法院依法決定不公開開庭審理”。

對於二中院的上述宣布,709案維權律師謝燕益對美國之音說:“(庭內)所有的信息大家都不知道,具體很難判斷庭內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到現在不清楚。王全璋遭受酷刑的問題,是這個案子的核心問題,本質問題。至於說怎麼判?也就是政治層面上,當局怎麼下台,下台階,怎麼去收場?”

天津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對中國著名維權律師王全璋的起訴書(推特截屏)

謝燕益說,王全璋的妻子沒有到庭說明,案件審理缺乏公平正義,即使涉及國家機密,法庭也應有被告的妻子在場。上午有消息說,王全璋可能要當庭解聘劉衛國律師辯護權。對此,謝燕益說,如果是這樣,法院要給王全璋15天時間重新委託辯護人,或者王全璋自我辯護。這些都是王全璋可以使用的法律程序武器,而庭內細節外界並不知道。

法庭外,當局動用大批維穩力量,圍堵試圖前來聲援的維權人士。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位於北京昌平的住所外,國保早已上崗,阻止她前往天津。網上信息說,今天早上五點半,李文足在王峭嶺的陪同下嘗試“突圍”前往天津。一推大廈鐵門,十幾個人一擁而上,當中有國保,也有記者。國保將記者趕走後,死守區內路口。李文足被國保阻攔,無法前往天津。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也前往天津,上了火車後發現被跟蹤,而後就沒有了消息。

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設法到達了天津,網上還出現她在天津南站外的照片,但是很快許艷就被當局控制,並且被帶到派出所。她對美國之音說:“(記者:我知道你現在天津,目前什麼狀況?)我現在被天津的警察帶到派出所了,應該在天津河北分局鴻順里派出所,我現在在派出所的訊問室裡邊。(記者:你在現場看到什麼?接近法院了嗎?)我站在馬路上,然後很多人就來了,把我圍上來帶走了。沒有關係,我做最壞的準備唄,反正我在大街上,他們能怎麼著?我現在在派出所,也走不了。(記者:跟你到天津的還有別人嗎?還是說就你一個人?)“對,有一個叫王素娥的,現在她也被帶走了,是在另外一輛車上。不過,我也不知道現在她在哪裡?”

截至上午11點,許艷一直待在派出所。中午還給了她一碗飯,不鏽鋼小碗里,上面是一勺白米飯,下面是羅卜西葫蘆。許艷發文說,看管她的兩名警察則被招呼去吃帶魚。

聲援王全璋,維權人士許艷抵達天津南站後不久被警方控制(許艷本人提供)

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潘嘉偉發文說,派出所警察顯然沒有搶許艷的手機,“情況還沒有很差,保持聯繫”。當天下午兩點左右,許艷離開派出所。

網上信息顯示,還是別的維權人士設法到了天津法院外面。王譯網上發文說,為趕到天津二中院,他們“倒了幾次私家車,凌晨悄悄潛伏到天津,到了法院附近就被(維穩人員)直撲”。

網上視頻顯示,一位身著綠色防寒服的男子在法院外面呼喊口號:“我支持王全璋,釋放王全璋,王全璋是好人,是中國最好的好人。”有人認出,此人叫王春林,黑龍江佳木斯的一位維權人。他曾因呼喊“不要奧運,要人權”口號被判刑五年。

杭州的維權人士張哲誠,26日在天津第二中院對面舉起“王全璋無罪釋放”的標語,後被警察帶走。

網上不斷有人發出信息,追記前往天津二中院聲援王全璋的人士名單,例如,北京的李美青、葉洪霞、陳燕華,以及何家維、全世欣、王福磊等,通報她(他)們信息的同時,請求輿論關注他們的安全。

今天上午,香港有民主派人士前往中聯辦,要求中共當局無罪釋放709律師王全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