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原來在北京我什麼都不是」 原國航機長的移民故事

1.原來在北京,我們什麼都不是

2011年秋天的某個深夜,一架自廣州飛往北京的航班裡,彪哥坐在駕駛艙機長的位置上。那時候還是副駕駛的我,聽完機長的吐槽後,只能一臉無奈的坐在那裡,陪著他體會那種無力感。

彪哥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飛行老教員,住的是順義別墅,且開的是5系GT,孩子在中關村二小,可說是妥妥的人生贏家。每次跟他飛,活躍駕駛艙氣氛的切入點,就是他那引以為傲的兒子。

“我每次飛完回去,都和他說別學習了,爸爸帶你玩一會兒,現在的孩子壓力太大,就該放鬆放鬆!”彪哥打開了話匣子,我剛想盛讚彪哥不但是好教員,還是好父親,誰知彪哥話鋒一轉,“我媳婦說了,孩子同學就算沒去四中、人大附,起碼也是個101,牛欄山肯定不去,回頭怎麼和同學說啊。”

這廂事情還沒完,就又來了一班晚廣州,此次,我又在夜裡聽說了李教員的故事。為讓孩子上北大附,他空置了順義的大平層,去孩子學校旁邊租了50平米的小房子。老小區停車位不夠,只好沿著圍牆的路邊里外停三層。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不幸遇上停在最裡層,且第二天要上早班的車主怎麼辦呢?三點到家卻五點被車主叫起床挪車,你見過北京的冬季凌晨五點嗎?見過了也沒關係,這還不算完。

聽說過北京的占坑班么?就是以名校名師的名義開設的補習班,坊間盛傳想上某好學校,就得去上特定的某個學校老師開設的補習班,去了有可能在各校設置的升學考試中佔得先機,不去大概沒戲。

殘酷的是往後的每個周末,疲憊的父母們要拖著疲倦的孩子們,穿梭於各環之間添堵。更加殘酷的是補習班上完,“名師”下課了即洒脫地轉身離去,留下了充滿期待的家長、一屋子被抹殺了天性浪費的青春,以及下一個補習班還要不要參加的靈魂拷問!

曾天真的以為,只要我能夠順利的成為飛行員,人生就能開掛。在成為副駕駛後,又天真不減的認為,只要能當上了機長,人生的煩惱就會減少許多。兩晚的航班飛下來,一切都崩塌,原來在北京,我們什麼都不是。

北京(圖片來源:Pixabay/公有領域CC0)

2.為了不輸在起跑線上我決定赴美生子

我和媳婦在2014年有了孩子,我們決定把孩子生到國外。最初的想法其實很簡單,只是想著給孩子上清華。因為傳說清華對外籍留學生的門檻較低,而且我們都不是北京本土選手,面對可預見的天朝式拼爹戰中,我實在沒信心和膽量。

我們義無反顧的選擇逃避,在媳婦懷著身孕時把她送上了飛往洛杉磯的飛機。狗血的是,美國的入境官並沒有因為媳婦的大肚子,而把她攔在國境外;天朝的官僚卻在媳婦即將臨盆且我正準備赴美陪護時,險些取消我早就請好的陪產假,摁我在國境內。

生活如此艱辛,我已經做好了卑躬屈膝的準備,但有什麼事你不能沖我來?孩子最後在洛杉磯的長老教會醫院出生了。因為貧窮所以我們並沒有去月子中心,而是請了一個月的假當月嫂。

在那累得死去活來的日子,我經常去大華,經常去租房旁的Farmer’s market購置日常生活必須品。美國的東西可真便宜,每次見各式膚色的山姆大叔們簡單幸福的肥胖著,我在想,同樣是屁民,是炮灰,是蚍蜉,為什麼那麼大差距呢?

我們的房價比他們高,他們的人均收入卻比我們高;我們的油價比他們高,他們空氣的品質卻比我們好;我們的基尼指數比他們高,而他們的犯罪成本比我們高。這是怎麼回事?

閑來無事,我們去參觀了美國代售的房子。以北上隨便一套70年產權的不帶好學區的,百平米建築面積水泥空間,到洛杉磯可以換一套永久產權的,頂級學區的兩百多平米的獨棟別墅,這又是怎麼回事?

洛杉磯(圖片來源:Fotolia/公有領域CC0)

我們帶著孩子以及滿肚子的疑問回到北京。那年的11月,北京的天空奇蹟般地出現了久違的湛藍——APEC藍。三個月後,柴靜推出紀錄片《蒼穹之下》。我們迅速決定離開北京!

3.錯過上海購房機會,陷入死局

我們在上海浦東新區,也就是類似北京望京區域,租了一間百來平米的房子,相當於單位提供的優惠房源。後來一些因素錯過購房機會。就算買不了房子,孩子入不了學籍,其實我們也留了後手。

當初將孩子生在國外,本來也打算讓他繞開這套競爭激烈的度過苦逼的6年小學、6年中學,把家長拼得吐血,最後再到大學浪費四年青春的老路。因此,我們讓孩子上國際學校。但是一年學費和家裡開銷加在一塊往少了算55萬一年。以我當飛行員多年的收入來說,不能生病,還得兢兢業業再飛30年。

可以上公立學校,那麼了解一下上海的學區房價格?丈母娘和媳婦真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曾憶否,那年晚廣州,一班飛出教員淚?

上海(圖片來源:Adobe stock)

4.別低估孟母三遷的決心

巧的是,我又跟一位敬重的老教員飛了一班。51歲的成師傅是部隊空軍退役轉的飛行員,年輕時身體杠杠的,經常飛完航班和我在健身房相見。有段時間忽然在單位沒了蹤影,一個來月之後,我正好和他又飛了一班,才知道原來痛風犯了,休息後又來繼續飛行工作。

那日在連接飛機的廊橋的樓梯下,成師傅突然開口說,“你能不能幫我把箱子拎上飛機,我的右腿膝蓋還有點疼,有點吃力。”我拎著兩個飛行箱,看著原本精悍的教員彷彿瞬間蒼老佝僂的背影,眼淚簡直都快下來了。

那天的航班上,他和我說,算到60歲退休還能再飛9年,但公司有政策,55歲以後就不怎麼讓帶隊。他有個兒子,在英國讀書,今年畢業,他和他媳婦商量好了,就這麼個兒子,不能逼他,他要是願意回國就回來,這剩下九年的錢還得給他準備房子的首付。

我覺得這不是我想要的。永遠不要低估孟母三遷的決心。兜兜轉轉了一圈,媳婦突然跟我宣布,孩子馬上幼稚園了,她要出國念書,順便陪孩子讀書。她研究過,加拿大魁省最適合我們。隨後,在2017年8月入學季前,媳婦帶著孩子登上了飛往蒙特利爾的班機。

加拿大魁省(圖片來源:DEZALB/Pixabay/公有領域CC0)

5.在加拿大當家庭煮夫

期間我曾兩度來到冰雪紛飛的加拿大,看望他們。但是我發現了一些問題——兒子特別敏感,情緒特別容易波動。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如果身邊沒有爸爸是不行的。父愛看似沒啥用,但也不能缺席。李嘉誠都跑了,你還在等什麼呢?

所以2018年5月,我們終於一家團聚了。我雖然作為家庭煮夫“賦閑”在家,但是作為新移民生活也挺忙碌的。不僅要買菜做飯和接送媳婦孩子上學,每周還有兩次健身房,一次足球活動,周末的早上去參加法語班,平時還要準備各種考試,準備拿駕照和飛行執照。

美國人總說Friendly Canadian,我確實也體會到了周圍的當地居民發自內心的善意。比如有一回去超市,結帳時收銀員問我有沒有學生證?我非常耿直的回答他說沒有,結果他看了跟在我身後晃悠的我媽一眼,又問我,是你媽媽吧?她今年多大了?在魁瓜的地盤,我不用把他當成壞人,於是告訴他58了。

大叔說,58跟60也差不多了,今日老人家有10%的折扣,然後非常開心的打了9折。這是在超市,我們之前不認識,那10%的折扣只是針對60歲以上的本地老人,不是針對我老媽這種黑頭髮黃皮膚的、只一句Bonjour學了三個月還沒說利索的大媽。

很多人說加拿大太冷了,我覺得是因人而異,對於我來說也還好,有時候早上起來需要將車從雪裡“挖”出來,我還覺得挺有意思的。

教育環境就不用說了,畢竟當年“中芯國際”也餵給孩子吃發霉變質食物了,但在加拿大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事情!順帶提一下,扣除最後會返稅的錢,兒子一個月的學費可能都不到300刀,這可是個IB課程的三語學校哦!

但加拿大也不是什麼都好,作為吃貨,這個地方簡直讓我崩潰!都懷疑他們生活一輩子,有沒有見過桂味荔枝、4J智力車厘子,更別提小龍蝦、珍珠奶茶、火鍋,天天就poutine,就是炸薯條淋肉汁加上乾酪,什麼鬼玩意?

不過,最重要的是要想清楚到底要不要移民,得做好充分的準備來面對各種未知的困難,甚至得做好讓你覺得得不償失的心理準備,畢竟,光移民解決不了人生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知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