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國合成圖) “蘇東坡要到杭州來做刺史了!”這個消息一傳出來,衙門前面每天都擠滿了人。老百姓想看">
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扇畫松竹梅歲寒三友 歡天喜地娶親迎新娘

白摺扇畫成松竹梅歲寒三友,把扇面裝點得甚是好看。(圖片來源:看中國合成圖)

蘇東坡要到杭州來做刺史了!”這個消息一傳出來,衙門前面每天都擠滿了人。老百姓想看一看蘇東坡上任的紅紙告示,聽一聽蘇東坡升堂的三聲號炮……可是,大家伸著脖子,等了好幾天,還是沒有等到。

這一天,忽然有兩個人,又打又鬧地扭到衙門裡來,把堂鼓擂得震天響,呼喊著要告狀。衙役出來吆喝道:“新老爺還沒上任,要告狀過幾天再來吧!”

那兩個人正在火頭上,也不管衙役攔阻,硬要闖進衙門裡去。正在這時,衙門隔壁那邊轉出一頭小毛驢來,毛驢上坐著一個漢子,頭戴方巾,身穿道袍,紫銅色的面孔上,長著一臉絡腮鬍子。他嘴裡說著:“讓條路,讓條路!我來遲啦,我來遲啦!”小毛驢穿過人群,一直往衙門裡走去。衙役忙趕上去,想揪住毛驢尾巴,但已經來不及,那人就一直闖進大堂去了。

只見那漢子把毛驢拴在廊柱上,信步跨上大堂,在正中的虎座上坐下來。管衙門的二爺,見他這副模樣,還當他是個瘋子,就跑過去喊道:“喂!這是虎座呀,隨便坐上去,是要殺頭的!”

那漢子哈哈大笑道:“哦,有這樣厲害呀!”

管衙門的二爺說:“當然厲害!虎座要帶金印的人,才能坐的。”

“這東西,我倒也有一個。”那漢子從袋裡,摸出一顆亮閃閃的金印,往案桌上一擱。管衙門的二爺見了,嚇得舌頭吐出三寸長來,半天

縮不進去。原來他就是新上任的刺史蘇東坡啊!

蘇東坡沒來得及貼告示,也沒來得及放號炮,一進衙門便坐堂,叫衙役放那兩個要告狀的人進來。他一拍驚堂木,問道:“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誰是原告?”

那兩個人在堂上跪下。其中一個說:“我是原告,叫李小乙。”另一個說:“我叫洪阿毛。”

蘇東坡問:“李小乙,你何故狀告洪阿毛?”

李小乙回答說:“我幫工打雜,積下十兩銀子,早兩個月借給洪阿毛做本錢。我和他原是要好的鄰居,講明不收利息,但我什麼時候要用,他就什麼時候還我。如今,我相中了一房媳婦,急等著這銀子娶親,而他非但不還我銀子,還打我呢!”

蘇東坡轉過身來,問洪阿毛:“你為啥欠債不還,還要打人?”

洪阿毛急忙磕頭分辯:“大老爺呀,我是趕時令,做小本生意的。借他的那十兩銀子,早在立夏前,就買成扇子了。沒想今年過了端午節天氣還很涼,人們身上都穿夾袍,誰來買我的扇子呀?這幾天又接連陰雨,扇子放在箱里都霉壞啦。我是實在沒有銀子還債呀!我不還,他就罵我揪我,我一時在火頭上,打了他一拳,這可不是存心要打的呀!”

蘇東坡在堂上皺皺眉頭,說:“李小乙娶親的事情要緊,洪阿毛應該馬上還他十兩銀子。”

洪阿毛一聽,在堂下叫起苦來:“大老爺呀,我實在是沒有銀子還債呀!”

蘇東坡在堂上,捋捋鬍鬚,想了一陣兒,說:“洪阿毛做生意蝕了本,也實在為難。李小乙娶親的銀子,還得另想辦法。”

李小乙一聽,在堂下喊起屈來:“大老爺呀,我辛辛苦苦積下這十兩銀子,可不容易呀!我還沒得老婆呀!”

蘇東坡笑了笑,說:“你們不用著急,現在,洪阿毛馬上回家去拿二十把發霉的摺扇給我,這場官司就能兩清了。”

洪阿毛高興極了,急忙爬起身,一溜煙奔回家去,拿來二十把白摺扇,交給蘇東坡。蘇東坡將摺扇一把把打開,攤在案桌上,磨濃墨,蘸飽筆,把那大塊的霉印子,畫成假山盆景;揀那小點的霉印子,畫成松竹梅歲寒三友,只一會兒工夫,二十把摺扇,全畫好了。

他拿起十把摺扇,交給李小乙說:“你娶親的十兩銀子,就在這十把摺扇上了。你把它拿到衙門口去喊,“蘇東坡畫的畫,一兩銀子一把”,馬上就能賣掉。”

他又拿起另外十把摺扇,交給洪阿毛說:“你也拿它到衙門口去賣,賣得十兩銀子當本錢,去另做生意吧。”

那兩個人接過扇子,心裡似信非信。誰知剛剛跑到衙門口,喊了兩聲,二十把摺扇,就一搶而空了。李小乙和洪阿毛每人捧著十兩白花花的銀子,歡天喜地各自回家去了。

蘇東坡“畫扇判案”的事,一下子就在民間傳開了。

原先杭州的紙扇,只有黑紙扇和白紙扇兩種。自從蘇東坡畫扇之後,人們也學了起來,有畫花鳥的,有畫人物的,有畫山水的,有寫詩題詞的……把扇面裝點得甚是好看。這有畫有字的“杭扇”,既可取涼,又可觀賞,很受歡迎,一直流傳到現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