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蔣祖權: 往好的方向改變也會痛得要死

歷史上的大清,是中國最後一個皇權朝代,1911年,大清因其腐敗的官僚體系而註定崩潰。歷史上客觀看待這個少數民族政權,比之其他漢人政權還是有很多建樹的。歷史上這個騎馬射箭的少數民族,不僅有氣魄接手明末的爛攤子,擴大和鞏固了中原的領土,還在清末那個風雨飄搖的時代開創了中國歷史上諸多第一:電報,電話,紡織廠,蒸汽機,露天煤礦,輪船公司,外國語學院等等,諸多中國歷史上對今天和未來具有進步影響的第一次都始於大清。

今天倒過來看歷史,大清算是有一定開放胸襟的王朝政權,沒有關起門來搞畝產萬斤和階級鬥爭那麼愚昧不堪。這樣一個皇權官僚體系在中國歷史上也留下了不少可圈可點的成績:其中最為著名的是開放報禁和預備立憲,打開中國歷史幾千年之先河。同時,這也是歷史上最為遺憾的兩項第一,因為至今未能超越。

清末的時候,還有一件事值得讚許。1898年,康有為向光緒皇帝上書《請禁止婦女纏足折》,康有為在摺子中表述:“從國家法度講,纏足是對無罪女子濫用刑罰;從家庭關係講,有傷父母對女兒的慈愛;從人體衛生講,造成了不該有的病態;從民族利益講,削弱了種族。”隨後,光緒下令各省督撫勸導地方禁止婦女纏足。

1902年,慈禧頒布了勸禁纏足的諭旨。慈禧自己不纏足,她也堅決反對纏足。關於放足,早在1638年皇太極就說:“…裹足者,治重罪。”滿清入關之後,曾一面下令漢人男子留辮子,一面下令漢人所生女子不得纏足。從順治年間到康熙年間,清政府多次發布禁令,不許婦女纏足。孝庄太后曾下令“有以纏足女子入宮者斬”,這是對滿族女子纏足的最嚴厲懲罰。然而滿清政權卻奈何不了漢人的迂腐,當時漢人男子們寧可腦後留根辮子,也要女人繼續纏足。清代男子的頭上沒有了自由,卻死命不肯讓女人的腳得到自由。1668年,都察院左都御史王熙上書請求解除禁止纏足的法令,此後的清朝政府默認了漢族女子纏足的事實。

從皇太極到康熙,爺孫三代都沒辦到禁止纏足,兩百多年後的康有為和慈禧辦到了。1905年慈禧再次頒布諭旨:“漢人婦女率多纏足,由來已久,有傷造物之和,嗣後縉紳之家,務當婉切勸導,使之家喻戶曉,以期漸除積習。”這裡值得注意的細節是清末禁止纏足的法令不針對成年婦女,而是關注幼女和即將出生者為主,是著眼於未來的進步措施。

站在今天看歷史,男人應該恨大清,因為大清給了男人們一根辮子,幾百年都抬不起頭來,剪掉辮子一百多年後的今天還有很明顯的後遺症;而女人應該感謝大清,是大清開啟了中國婦女解放的第一步。

這裡有段野故事,說當年一位公使夫人講大清女人纏足的笑話時,慈禧聽了很不舒服,慈禧反問洋人用什麼東西束腰?了解束腰的鐵骨架之後,慈禧感慨了:“洋人女子受此等洋罪,著實可憐!”慈禧為了整治這位公使夫人,送給她一套寬鬆的滿族服裝換上。之後一連幾天這位公使夫人都沒來見慈禧,慈禧派人打探,得知公使夫人身體不舒服。慈禧得意了:“果不出我所料,束腰解下來也是很難受的…”

歷史上很多進步都是艱難的,如同西方女子的束腰和中國女子的纏足,一旦解開也會一度痛得要死。歷史往好的方向改變也是如此,最初的改變也會痛得要死,尤其是對千年延續陋習的中國歷史來說,主動改良和被動變革都要付出痛苦的代價,所以難就難在邁出第一步;猶如束腰,猶如放足,猶如慈禧,猶如大清。

今天,當體系的多年束腰和民生的各種小腳無法支撐一個奔向自由的時代,全世界都在關注今天的中國社會能否超越慈禧的曾經開明和清末諸多著眼於未來的進步措施。如果今天的胸懷不如清末,如果今人的才智不如慈禧,中國歷史的進步將比放足還要痛苦與艱難,而且很容易跌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