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我與「組織」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有人給我介紹對象。我每次去相親,人家總會問我:“組織問題解決了嗎?”開始我還不知道什麼是組織問題,後來知道了,總是尷尬萬分。有好幾家,就因為我沒有加入組織,人家冷冷地看我,我也因此與許多靚妹擦肩而過。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情勢大變。我經常和華北電管局企管處的劉老太太在一起開會,她的女兒因為是組織的人,反而不好找對象。那時文革剛剛結束,人們懼怕政治,不想娶回個政委來管束自己。劉老太太碰了幾次釘子後,再也不敢提自己的女兒是組織的人了。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凡是能夠加入組織的人都是被人艷羨的,這些人優越感極強,往往趾高氣揚、高人一等。我的父親寫了一輩子入黨申請,每每通不過。直至1985年2月退休的第二天,才被批准加入。父親說:“唉!要不是為了你們好,我也就不入了。”

打倒“四人幫”後,我也屢次申請加入組織,但始終沒有通過。因為我曾在文革中受過深重的迫害,支部書記再三問我:“你多次挨整會恨組織嗎?”我說:“不會的!”後來單位換了支部書記,人家依然這樣問我,我還是說不會,我說:“就等於母親拍了幾巴掌,我不會計較的!”但是他們還是疑慮重重,我因此至今還不是組織的人。

我有個河南籍師傅出身很好,三代貧農。但是他也一直沒有加入組織,我感到很奇怪。有一次我詢問他,他說,就因為他家在1960年餓死了五口人,支部討論了數次也沒有通過,理由是:“這樣的人在心裡會不仇恨黨嗎?”我聽完後,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無話可說。

眼下,許多人對於參加組織不以為然。我有個朋友的女兒,大學畢業去參加應聘,考試成績通過,公司總經理還要面試。面試時,總經理看了她的個人資料後說:“你還是黨員呀?”女孩有點著急,說:“黨員怎麼了?黨員里也有好人呀!”

江蘇衛視某徵婚節目,一小伙剛自我介紹說“我是共產黨員”,24位女嘉賓的燈就全滅了。

“基地”組織(AL-Qaeda)成立於1988年,由本·拉登創建。我們單位在南二環集資建房,大家都稱呼“基地”。我對此很有看法,因為他們一說起“基地”,我就想起了遇難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本·拉登同志。

我有個朋友姓石,是民革玉泉區黨部的書記。他不知是通過什麼途徑混進去的,因此沒少得好處。那些年分福利房時,他總是能分到面積大、樓層好的;他的女兒考大學也被降低了錄取分數。據說,廠長也不敢得罪他,因為害怕影響兩黨關係。

前幾年,他和我說起他們黨內的事,我說:“我也想入你們的黨。”他說:“加入民革必須要熱愛祖國,擁護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路線,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積极參加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努力為人民服務。還要堅決擁護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

他還說:“目前在大陸新吸收的黨員一般都是建國前畢業的高級知識分子和一些現在仍和台灣的國民黨高官有聯繫的人。”

我對他說,我的伯父伯母都曾經是國民黨員。他問:“他們現在在哪裡?在台灣嗎?如果在台灣就好辦了。”我說:“他們都是解放前讀大學時,在學校集體加入的國民黨,伯父文革前就因為右派問題被迫害致死,伯母是死於文革。”他說:“那就不好辦了,普通人的話你還是先等一等吧。”

我最後說:“我還以為很容易呢,原來挺麻煩的,比入共產黨還費事,那就算球了吧!”

我父母的家族數百年來都是基督徒,前些時候,有一個關於基督的協會來街心公園宣傳關於基督信仰的什麼東西。人家問:“你們有信仰基督的嗎?”我沒有吭聲,一個朋友說我是,我很尷尬地支支吾吾,她們就給了我一張表格要我填寫。其實家裡只有母親是基督徒,我只是偶爾遇到事情才會愛上帝乞求上帝的,不過從此以後我也算是有組織的人了!

2013-04-08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