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2018 什麼使我們感到恐懼

監控進行中……你還能保持微笑嗎?

18世紀,邊沁提出全景監獄的概念,要實現這種“新型”監控模式,需要有兩點,一是無時無刻、無處不在的監控,二是人人自危的自我審查。

來到8102年,我們可能已經做到了。

這一年,“互聯網不是法外之地”的宣言已大體落成,網路世界裡無處不是實名制,在谷歌上搜索“造謠、拘留、2018”,我們可以找到超過一百萬條的結果,而谷歌似乎也想加入到這個一牆之隔的網路世界中。但這並沒有消除我們對個人隱私的焦慮,信息泄露、讀取用戶數據等壞消息依然不斷,隨著蘋果的iCloud服務交由國企雲上貴州運營,則引起了另一重的擔憂:《網路安全法》明文規定,“網路運營者應當為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依法維護國家安全和偵查犯罪的活動提供技術支持和協助”。

網路言論仍是重要的監管對象,針對各大互聯網信息平台的處罰明顯加強,NGOCN此前做過統計,網信系統在2018上半年就進行了至少760次約談,近四千家網站被關停,超過120萬的賬號及群組被“關閉”。自媒體也同樣受影響,最新的、比較大規模的“整頓”則是在十一月,9800多個自媒體賬號被處理,之後,微博開始每周更新一次“關於時政有害信息的處理公告”,整治自媒體將會“常態化”。

在線下的實體空間里,同樣有無數雙眼在“運行中”。

今年,人臉識別技術受到熱捧。這項技術近年來應用之廣令人稱奇,酒店住宿登記、網吧上網、地鐵安檢、闖紅燈記錄、警員開罰單,甚至有公廁換上人臉識別廁紙機,而張學友演唱會上通過人臉識別抓到逃犯的消息也在大肆傳播。這是一件好事嗎?不得不提的一個數據就是,在2018年之前,中國已經有至少1.76億個攝像頭了(注1)。

在這個虛實交錯的監控網中,我們頭腦會發生什麼改變,會選擇自我審查嗎?“得益”於技術的強大,更多時候還未發話就已“被自我審查”了——你的話會被過濾、被秒刪,只有你自己以為已經說過了。隨著敏感詞的增多,“新話詞典”上的字已經越來越少了,如何表述成為一⻔技術。但懲罰也是真實存在的,今年至少已有四名高校教師因為課堂上的言論受到處罰。

似乎,為了安全和繼續說話,我們都不得不生成一套“自我審查”。活在“美麗8102”的人們,你是怎麼想的:

爪姐

香港博主,可能是微博炸號最多的人

“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

“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恐懼會讓人自我審查;如果人人恐懼,他們真的連維穩費都省了。當然,我沒資格讓別人不要恐懼,但我能做的,就是讓自己不要恐懼。

嚴格來說,我也不是被炸號最多的那個人。

在2010年以前,我一直在公司負責大陸市場,後來回了香港又負責整個大中華市場,但還是會經常回大陸。回了香港之後,還是想有個渠道可以了解大陸市場嘛,就了解一下大家關注的事情,但也只是一直在圍觀,也旁觀了當時如溫州動⻋案(注2)這樣的一些公共事件。

我記憶蠻深刻的是14年香港有個大陸小孩在街上便溺的事情,當時微博上的很多討論都非常撕裂,很多人的情緒都被挑撥得非常敵視香港人,當時發言的時候就會有很多噴子。不過我並不會覺得有什麼,最重要的是陸陸續續認識的那麼多朋友,“噴子”那麼多年形成的慣性思維也很難說一朝改變。更何況,現在還有那些有組織的水軍。

一開始的號還會有一些同事、朋友會加。但後來都基本都是線上認識的,或者說陌生人了。不過這也挺好的,賬號只不過是一個符號,只要大家還知道是我,也就無所謂了,這也是在今天,公共發言所要付出的成本。

儘管不怎麼發,但在每年6月,還是會發一些信息,也就炸得很“理所當然”;最後就成了現在的,從年年炸一次到月月炸一次再到天天炸一次。換號也成了家常便飯,只不過方式從隨便註冊個郵箱,到今天都在用大家送我的號。你送送我,我也送送別人,互相救急吧。

另外,我記得是14年開始,微博的監控和審查技術也有了更新,在某些特定的時間點,海外的ID就會被封鎖,比如說不能發圖片。

我還是希望多說一些話,啟發多一些年輕人。因為一個國家要改變,是一定需要很多人站出來的。只是看大家的承壓能力有多高,強壓不可能永遠有效。

對於我自己而言,這也是我自己想要做的;至於會面臨什麼,也沒有什麼好恐懼的。作為一個參加社運多年的人來說,有些結果也是自己可以預料可以承受的。

皮皮

通信安全專業人員

這是一個技術更先進的1984

這是一個監控社會。

我自己是做通信安全的,我先來講講人臉識別的一些事。

從2005年開始,各地開始倡導“平安城市”(注3),監控設備也一天天多了起來,人臉信息也開始不斷地流入到公安系統,但社會治安問題其實並沒有很好的解決。

一開始,這些人臉信息還只是被用來優化攝像頭的使用方式,神經網路、機器學習的出現,可以讓這些信息被有效利用起來,如監測⻢路口人流,地鐵人流量監測、分析。

但16年開始不同了。政府、商業機構都在推人臉識別。我還記得有一天我回家,看到樓下貼了個告示說,讓大家去錄入人臉信息,我當時就非常抗拒。一周後,一台人臉識別的閘機就出現在小區的⻔口。

這些信息呢,被商業公司收集,Ta就會共享給更多的機構,無論是政府部⻔,還是其他。

還有一個,就是人臉授信,這其實是安全底線極低的方式。現在的這一套方案基本都是用人臉照片、鼻子之間的寬度、臉的輪廓,但其實是允許誤差的,也就很容易偽造,經過紅外光處理的人臉正面照,就能騙過這個系統。

現在越來越多的、雜七雜八的軟體都在收集人臉信息,美其名曰是安全,但其實只是為了完善大數據來優化他們的產品。這些人臉信息其實是一直有泄漏的危險的,而一旦泄漏,就會無窮無盡地泄露下去。

所以可以預⻅的是,以後一定會爆發很多金融詐騙的案件。

說到這個,還得說攝像頭,在攝像頭如此密集的社會裡,我們的一舉一動都是被監控著的。你去買杯奶茶,你的支付信息會暴露你,你進個小區,⻔禁卡也是綁定身份證的,再配合上無處不在的攝像頭,我們的行蹤也就暴露無遺。

這還讓我想到一個更可怕的事情,那就是國內很多軟體都會偷偷在後台查看你的操作緩存,甚至是偷偷調用你的⻨克⻛、攝像頭。我還記得五六年前熱愛刷安卓機的時候,像

百度就會把自己的軟體藏在刷機包里,你根本關都關不掉。

還有國內的很多網站都會要求讀取你的上網緩存,裡面就包括了你的瀏覽信息。所以現在我都會在電腦上裝兩個虛擬機,還有用無痕瀏覽

這是一個技術更先進的1984。

我是不是一個幫凶?

我曾經是一名輿情監測員。

小江

前輿情監測員

輿情監測是幹嘛的?我的工作主要就是兩個,一個是早上的簡報,把網路上涉及到客戶的信息做一個整理,無論是正面還是負面,九點就得交,這個主要就是看看幾個重點的報紙、公眾號、微博號;另外一個是日常的監測,就是不停地在各大社交平台去搜索相關的信息,但好像一些App啊、論壇啊,就得用自家輿情監測軟體來找,這刷一次就得大半個小時,要是有什麼負面的信息就得給客戶做特別提醒。

我們的客戶很多都是一些政府部⻔,比如教委,連一些地方的網信辦也是我們的客戶。每個客戶都會有專人負責,比如我自己,就負責6個客戶。

沒什麼事的時候還好,一有什麼負面新聞開始有大量傳播,或者某個單位發布了新政策,我們就得扔下其它客戶的監測,一直盯著媒體報道、網友評論,幾個小時就得做一次數據分析。

有時候我們的⻆色真的像是機關里打雜的。比如說寫宣傳材料沒靈感了會讓我們幫忙找相關文章,還有單位的宣傳幹事試過讓我們統計他們發在報刊上的宣傳報道。他們對我們的態度也不好,稍有出錯都可能會被投訴。

也不過有部⻔的人會真正想解決問題,之前有個客戶就試過讓我統計網友反映的問題,樹亂砍、垃圾未清理、施工擾⺠等等,他們就都會去跟進。我每次給這個客戶做統計的時候就會特別用心。

我們收費也不低,比如我離職前某單位簽的單子,一年就得近百萬。近來,給我一個感覺就是,客戶要求監測的關鍵詞越來越多了,比如說,連街道的名字

都進入了檢測的範圍。

其實我很看不慣這種審查制度,當初轉行,也是想了解一下這套系統是怎麼運作的,所以也很難投入到這份工作裡面去。有時候情緒不好,我還會很抗拒,要麼不認真做,要麼就乾脆把工作分給同事。

這裡的同事很多其實都真的“又紅又專”。不過我也記得有一次,有個同事發現一個跟“城管”有關的輿情,一個老大爺在某處擺攤的事,那個同事就很苦惱地說,“要是反饋上去,這老大爺很可能就會被趕走,我是不是就成幫凶了啊”。

另外,這份工作其實也讓我學會了怎麼去規避“審查”,我還會把這些教給我的朋友。

匿名博主

和朋友建了一個專⻔發布“轉世”信息的“浪底撈聯合會”

我對恐懼的出現感到內疚

我自己炸過兩次號,大概原因都是因為發了諷刺領導人的微博。

第一次炸的時候還是蠻錯愕的,因為我感覺自己應該算是個比較溫和的人,發的微博尺度也不是很大,而且那是2013年,公知們都還挺活躍的時代。

在國內的時候,自我審查是一直存在的,比如說,不能直接地對某個東⻄表達反對,下意識地對“敏感詞”進行簡化、和諧,而且這條線是越來越高的。

哪怕是在推特。我就有認識的網友,因為推特上說的話被請喝茶。

還有一點是,按照國內的信息收集程度,只要想查你是一定可以查得到的。而當我意識到這件事的時候,我的個人信息已經被收集得差不多了。從QQ那一代開始,我們的個人信息就在不斷地被暴露,一個智力正常的普通人也是很難去保護自己的這些信息的。

2018,是惡化的一年。那些原本活在自己小圈子裡的人,那些原本以為自己屬於主流群體覺得自己非常“正常”的人,都在這一年裡受到了侵害。比如耽美。

我自己呢,在下半年出了國。在出國之前我還擔心過,會不會出不了國。但在出國以後,我卻開始內疚,為曾經的“恐懼”。因為自我審查,我好像什麼都沒有做,而我應該可以做到更多。

後來有幾天,看到關注的博主里天天都有人炸,大家也會幫忙傳播“轉世”信息。我就想著,要做一個專⻔做“打撈”的賬號,每天整理一份“轉世”名單,大家可以找回自己認識的人。後來又找了一位也是熱心打撈的朋友一起運營,可惜的是,後來有一個被“打撈”的博主跟我們說,這個號可能會被盯上,覺得我們這個賬號會引來一些人專⻔來舉報,我們只好基本停了。(編注:這個號在發稿前也炸了。)

小五

經濟學專業學生

被侵犯的權利越多,恐懼越多

我應該算是個理性的人,但恐懼依然是存在的。它來源於自己被不斷侵犯的權利,比如隱私,比如言論自由。

我不會用自己的真名去橫衝直撞,我的工作我的收入我的家境,這些我都會有意識地去避免它們在社交平台上出現,因為我缺乏安全感。

另外,我有一個自己的公眾號,平時也會發一些文章,自己覺得寫得好的也會發到朋友圈裡去。

但就是我這麼一個一百幾十個粉絲的公眾號,也會被舉報,被刪除文章。

這種舉報、審查,在我看來都是極不合理的。我是學經濟的,經濟學裡面有個外部性理論,用這個理論來看審查的話,一篇文章的讀者都是自己選擇去閱讀的,自己選擇的東⻄應該要負責,但它並沒有對他人造成負外部性,也就是造成不好的影響。好的內容自然會火,“行政干預”則是不應該的。

今天,當老師的可能會因為課堂上說的話被舉報,知乎上的一個回答都會被摺疊、被刪除。

我不傾向於對抗,但我知道這些都是不對的。我能做的,就是去拓寬我的信息渠道,比如好好學英語。

中流⻘年

香港博主

做的事情越多恐懼才會越多,相對於那些更勇敢的人而言,我做的事情可能只有他們的千分之一,恐懼也就只有他們的千分之一。對我而言,縱使大環境越發壓抑,每次從香港過關到大陸時,對於被關進小黑屋的擔心,幾乎就是我恐懼的全部。

我九四年還是個中學生的時候就到了香港,到了2012年吧,知道了微博,當時想著作為“移⺠”想要了解大陸的第一手資訊,就用了。那時候還是個小透明,直到反國教運動(注4)的出現,看到有互粉的博主轉的一些信息是有誤的,我才醒覺,原來大陸朋友看到的東⻄跟我看到的不太一樣。

我開始寫⻓微博,去介紹和主流媒體不一樣的香港,將我所知道的事實傳播出去。我記得當時的管制還比較寬鬆吧,包括很多香港的明星也在微博上有各種發言,我也在微博上認識了一些朋友,安然無恙地“活”到了2014。

2014年7月是我的第一次炸號。原因大概是發了七一遊行的照片,發完就炸了。一開始當然是完全的懵逼,不相信,以為自己只是被關了小黑屋,開始瘋狂地嘗試登陸,到後

來又糾結自己究竟是做了什麼導致被炸號,還有些後悔是不是不應該發這些照片。到了最後,也只能接受這個現實。轉世也就開始不停歇了。

炸號的成本其實對於我來說不高。在香港,買個幾十塊錢的太空卡就能重新註冊一個。至於那些互粉的好友,不少都因為炸號太多而丟失了,也是在首⻚看到T a的微博才粉回來。

這過程里,我一直都有做自我審查吧。比如說剛就自己刪了一條諷刺改開的微博。我會去感知那條紅線,去做權衡。如果是一些很有價值的內容,傳播出來的意義我覺得很大,那哪怕號炸了也無所謂,也值得了。如果是些發出來大家也只是開心一下,但這件事情本身的⻛險卻很高的話,我就不會發。

另外,對一些用詞進行“和諧”,通過轉發來降低⻛險,都是常有的事。不過需要認清的一個現實是,有些事情不是怎麼說的問題,而是根本不能說,或者,只有特定的媒體能說。

前幾天微博管理員發的“時政有害信息頭部用戶”名單里,我一個剛轉世不久,只有六千粉絲的號也被“掛”了出來。在我們這些立場的人里,炸號是常態,不炸號是僥倖,被微博官方掛出來算是個墓志銘吧,我們會覺得這還蠻歡樂的。

儘管對香港的未來沒有信心,來自大陸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但肉身在香港的我暫時還有許多發言空間,那就能說話的時候盡量說,能說多少說多少。

注1:《華爾街日報》2017年7月引述行業調查公司IHS Markit的數據稱,中國在公共與私人領域已有1.76億個攝像頭,並指該數字到2020年將增加到6億。

注2:溫州動⻋案,官方全稱“‘7·23’甬溫線特別重大鐵路交通事故”,由北京南站開往福州站的D301次列⻋與後方由杭州站開往福州南站的D3115次列⻋發生同向追尾事故,後⻋D301次四節⻋廂墜橋。據官方公布,事故造成40人死亡、172人受傷。事件在當時引起網路熱議。(鐵道部發言人的一句“至於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也在其間成為網路流行語。)

注3:2003年,北京、蘇州、杭州、濟南四個城市就作為視頻監控試點開始建設“平安城市”。2005年,《中央政法委員會、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關於深入開展平安建設的意⻅》公布,稱要“構建社會治安防範體系”,“平安城市”建設開始在全國推廣。

注4:2012年,香港特區政府建議把“德育及國⺠教育科”(簡稱“國教”)列為小學必修課,稱要“提升學生國⺠身份認同”,引起之後一系列抗議活動。

口述者名字均為化名或昵稱

如非特殊說明,文章內容均為NGOCN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NGOC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