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在中國無法保持「鎮靜」的麥肯錫們

全球戰略諮詢公司麥肯錫的一棟辦公樓(Public Domain)

麥肯錫作為國際知名的諮詢公司,在中國保有廣泛的影響力,但她在其間的角色也引來多方質疑。那麼,麥肯錫到底有什麼問題?

近日美國《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有關麥肯錫的報道,指出這家公司幫助包括中國在內的威權政府實現專制統治和對外擴張。這篇報道所用的例子包括麥肯錫幫助中國政府實行在城市的全方位監控,以及幫助促成中國和馬來西亞合作的一帶一路項目,這一項目因為涉及高額債務和政府腐敗,而被現任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宣布取消。

中國金融學者、《金融的真相》一書的作者賀江兵也對麥肯錫的做法持批評態度,

“其實跟威權政府做生意,只要一條就夠了,他說那麼多,其實一條就夠了,就是放棄西方的價值觀,遵守這個極權社會的制度。”

麥肯錫的業務從80年代就進入中國大陸的市場,1993年更成立了中國大陸分公司。有評論認為,麥肯錫與波士頓和貝恩諮詢公司是在中國最具影響力的三家全球戰略諮詢公司。目前麥肯錫在中國的諮詢業務60%是來自中國本土的國有公司和私有企業。

在麥肯錫公司的英文網站上有一篇關於在中國做商業的袖珍指南,其中提到,要用中國政府文件的話語模式去表達服務於中國的決心。

《紐約時報》的報道中提到麥肯錫中國團隊的一個標語,“我無法保持鎮靜,我在麥肯錫工作”。賀江兵認為,這句話表達了麥肯錫真正的想法,

“鎮靜,就是指一個正常的狀態,你不要保持正常的狀態。也就是說,你要在麥肯錫工作,你就不要堅持西方的什麼民主價值觀。因為你是在麥肯錫,你就不要把自己當成個正常人。”

位於美國紐約的美中科技交流協會會長謝家葉認為,麥肯錫在中國的行為方式體現了資本的唯利是圖,但這並不是美國企業進入中國的唯一方式,

“對於這麼大一個市場,我們是完全忽視它,還是,我們就進去,進去之後做一些調整,再利用我們的商業運作過程,對這個市場施加一定的影響。當然是要逐步逐步的,並不是進去我馬上就要進行劇烈的改變,這個肯定是不行的。”

慢慢地從內部改變中國,被認為是西方的政府和企業對中國採取的普遍立場。麥肯錫也是用這種口吻為自己的行為辯護的。

但西方國家和社會正在經歷一輪對中國的覺醒。《完美的獨裁:二十一世紀的中國》一書的作者、社會學家史坦·林根今年發表文章稱,西方有必要承認資本主義改變不了中國的威權政府。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政府已經逐漸認識到,當初寄望於中國在改革開放之後,會自動走向民主自由是錯誤的。

谷歌公司當年退出中國市場時強調“不作惡”,至今還留在很多人的記憶中。2010年,谷歌公司因內容審查問題與中國政府交涉無果,最終決定退出中國大陸的市場。這一舉動也引來中國政府的報復,至今,中國大陸訪問谷歌仍然十分困難。

但想與中國政府合作的西方公司仍然絡繹不絕。最近,美聯社發現,美國大型供應商獾牌運動服公司購買了新疆“再教育營”被拘押者生產的服裝。

更弔詭的是,谷歌公司為了重返中國,今年以來一度在開發符合中國政府審查要求的蜻蜓瀏覽器,直到最近因為外界壓力被迫放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