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顏丹:「刷臉」入住公租房是為了防轉租?

公租房能被轉租、轉借,根源並不在住戶,而在所謂「嚴格審核」下,讓擁有千萬資產的人住進公租房的政府。要知道,在小區安裝人臉識別系統,監視的是通過了審核的住戶。這些通過了審核的人竟然能把房子轉租出去,不恰恰說明了,審核環節出了紕漏嗎?如果要「監視」,那也應該針對參與審核的政府部門。

中共中央政法委開會討論用於農村的監視器“雪亮工程”進度,積極推動在2020年全面監控農村地區。但分析認為,中共監控的範圍越來越廣;但監控不了人民的內心世界。

近日,有陸媒報導稱,“北京市公租房的人臉識別系統正式上線運行”;“不久之後,北京12萬居民將‘刷臉’入住公租房”。在談到為何要在公租房安裝人臉識別系統時,北京保障房中心負責人表示,“在保障小區住戶安全的同時,最大限度杜絕轉租轉借事件的發生”

這條消息讓人費解之處就在於,公租房的住戶會把好不容易申請來的惟一住房轉租、轉借給他人嗎?按照官方的規定,“分配入住前,都會嚴格審核申請家庭是否有住房、家庭收入情況”。如果經過“嚴格審核”,這些無房戶根本就沒有理由把申請到的房子轉租、轉借出去。“防轉租”也就成了一句笑談。

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北京市東城區卻在不久前發現“公租房申請人萬某的家庭總資產凈值達到了1124.39萬元”。東城區有關部門對此解釋稱,在“本市公租房申請的相關規定”中,“家庭資產一項是屬於個人自行申報項目”,不納入審核。政府審核家庭收入、是否有住房,卻不審核家庭資產?在這種令人匪夷所思的規定下,我們不難想像,到底又會有多少“千萬資產住公租房”的家庭?

難怪北京的保障房中心要“杜絕轉租轉借事件”!但問題是,公租房能被轉租、轉借,根源並不在住戶,而在所謂“嚴格審核”下,讓擁有千萬資產的人住進公租房的政府。要知道,在小區安裝人臉識別系統,監視的是通過了審核的住戶。這些通過了審核的人竟然能把房子轉租出去,不恰恰說明了,審核環節出了紕漏嗎?如果要“監視”,那也應該針對參與審核的政府部門。

然而,在中共治下的中國,向來都只是政府監視老百姓。所謂“人臉識別系統”,就是中共為了監控老百姓而打造的。據外媒報導,“美國使用該技術是為了確認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而中共的目的有所不同,中共正快速運用新技術對公民進行監視”。

與此報道相契合的是,中共公安部早在2015年時,就以“保證公共安全”為由,打算設立一個“全域覆蓋、全網共享、全時可用、全程可控”的全國性視頻監控網路,而“人臉識別”就被納入用於完善這種監控網路的技術名單之中。

實際上,在“刷臉”入住公租房之前,北京還有普通小區安裝了這個人臉識別系統。據陸媒報導稱,2017年,北京有兩個老舊小區同時、首次安裝了“刷臉”門禁系統。由於沒給出合適的理由,“不少居民存在疑慮,覺得要靠它來保障居民的安全不太靠譜”;“‘門禁’在一些人眼裡也成了麻煩,破沙發、舊傢具、滅火器……有人用各種物件擋著門”。而後來,“讓大家一下子認可了這套系統”的辦法是,對破壞門禁的人進行治安或刑事拘留。也就是說,你不接受政府的監控都不行。

對此,當地社區有負責人解釋稱,這兩個小區安裝人臉識別系統的原因,也跟房屋租賃有關。由於“在許多老舊小區,群租房、出租屋問題頻發”,因此政府要“實時監控房屋租賃行為”。但這種說法顯然是難以服眾的。

中國存在大量的群租房,歸根結底是由於政府對房價調控不力所致。再說,個別出租屋發生問題,又怎能對小區所有居民進行監控呢?實際上,僅就在私人領域安裝監控而言,政府便已然涉及到對老百姓的隱私與自由的侵犯了。

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中國民眾已註定了毫無隱私、自由可言。就在一個月前,有外媒披露,“繼人臉識別系統之後,中共當局又安裝了‘步態識別’系統,以期進一步監控民眾”;該技術“可以在50公尺內透過人們走路的姿勢辨識出其身份,即便他們沒有露出臉部也是一樣”。“這項技術在世界上並不是很新穎”;“但很少人試圖將這項技術商業化,更沒聽說哪個政府曾用它來監控人民”。

另有文章指出,“過去十年,中國是監控攝像頭增長最快的國家”;“中國在公共和私人領域(包括機場、火車站和街道)共裝有1.76億個監控攝像頭,在一線大城市已經可以實現監控攝像頭100%全覆蓋”。

對於2004年由公安部啟動的“天網工程”,大陸曾有媒體直言不諱的指出,其首要目的“本身就不是打擊普通刑事案件”,而是“維穩”。如今,為了加強“維穩”,政府又變本加厲的搞了一個“雪亮工程”,甚至“只要是獲得當地官方審核的‘網格員’,便可以隨時隨地監看”。這樣一來,中國老百姓也就再無隱私可言。

或許正是由於“維穩”不具有合法性,要知道,中共的“維穩”大體就是建立在侵犯人權的基礎之上的,因此,在小區安裝顯而易見的人臉識別系統時,中共官員們就需要給出合理的解釋。但問題是,刻意找出的理由又怎會是真實的理由?公租房有人轉租,並不是因為監控不力。小區要出現了不安全事件,也不該把其中的每位居民都當成嫌疑人。政府有多黔驢技窮,才能想出這麼荒誕的理由?

理由荒誕,只能說明政府無理。監控老百姓,政府怕是找不出正當的理由。瞎編理由也要監控民眾,彰顯出的正是政府對人民的恐懼。中共這面高牆,在實施了對民眾長達半個多世紀的獨裁、迫害之後,如今已走到了“牆倒眾人推”的窮途末路。對於隨時都可能被推翻政權的中共來說,全體民眾自然就成了理應受到監控的嫌疑人。這或許才是“刷臉”技術進公租房、進小區的惟一、合理解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