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懷化公安局長入股洗浴中心 通風報信

一邊批示嚴查,一邊給涉黃酒店報信。在懷化查處的靖州縣公安局相關警察嚴重違紀違法案中,涉及局長、副局長等人。

這幾人年齡在30多歲至50多歲之間,多年從事公安行業,有中層骨幹,更涉及該局一把手,幾乎涵蓋了辦案工作的各個環節。

一個長期從事賣淫嫖娼活動的洗浴中心,儘管多次被舉報,仍然生意紅火,洗浴中心法人涉嫌組織賣淫罪被批准逮捕後卻突然翻供,承認自己“頂包”……隨著調查深入,證據直指時任靖州縣人民政府副縣長、靖州縣公安局局長的楊某國。

日前,洪江市檢察院一份關於楊某國涉嫌徇私枉法罪、受賄罪的起訴書在網上公開。起訴書顯示,除了楊某國外,還有時任靖州縣公安局副局長的陳某、治安大隊副大隊長尹某牽涉其中,均涉嫌徇私枉法罪被起訴。

公開資料顯示,楊某國自2015年10月至2017年4月任靖州縣人民政府副縣長、縣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負責公安、司法、消防、禁毒等工作。楊某國卻與該局副局長一起,幫助一名涉嫌組織賣淫罪的犯罪嫌疑人完成了“頂包”。

起訴書顯示,2015年,儲某甲、許某(均另案處理)籌備開辦靖州縣金海灣休閑酒店(亦稱金海灣洗浴中心)。期間,儲某甲分別邀約時任靖州縣政府副縣長、靖州縣公安局局長的楊某國和時任靖州縣公安局副局長的陳某入股。其後,楊某國與其妻子謝某在金海灣洗浴中心入股20萬元,陳某入股20萬元。

實拍東莞桑拿洗浴中心

2016年1月,金海灣洗浴中心開始營業,主要經營休閑、足浴、按摩等服務,並專設C區提供賣淫等色情服務,酒店營業執照的法定代表人為儲某乙,但實際出資人、控制人是儲某甲、許某等人。

洗浴中心開業後,生意紅火。梳理髮現,開業三個月後,楊某國夫妻與陳某均拿到了2萬元紅利,三個月後,又各拿了4萬元紅利。作為楊某國的妻子,儘管沒有在洗浴中心工作,謝某還拿到了1萬元“工資”。

起訴書顯示,因長期存在賣淫嫖娼違法活動,金海灣洗浴中心經營期間多次被舉報,均未得到有力查處。

直到2016年9月28日,懷化市公安局指派麻陽縣公安局對靖州縣金海灣洗浴中心涉黃案進行查處,現場抓獲多名賣淫嫖娼人員,之後該案交由靖州縣公安局偵辦。2016年9月29日,靖州縣公安局對金海灣洗浴中心以介紹、容留賣淫罪立案偵查,但當時負責辦理該案的恰好是副局長陳某。

公安局長入股涉黃場所

“偷梁換柱”幫嫌疑人“頂包”

2016年9月29日晚,儲某甲來到楊某國家裡,請求幫忙。楊某國向儲某甲透露,店是被麻陽縣公安局查封的,還將市領導的批示文件交給儲某甲閱看。了解情況後,儲某甲提出,找金海灣洗浴中心名義上的法人儲某乙頂罪,當時楊某國讓儲某甲去找負責辦案的陳某等人。

如何讓每月只領取2000元掛名費,沒有參與金海灣洗浴中心管理的掛名法人代表儲某乙應對公安人員的訊問?經陳某同意後,尹某製作了訊問提綱並提供給儲某甲,要儲某甲預先做好回答內容,再讓儲某乙將訊問的內容記熟。為了以防萬一,尹某親自與儲某乙會面,進行了一問一答的模擬問話。一切準備充足後,2016年10月9日,儲某乙到靖州縣公安局投案自首,供認自己是金海灣洗浴中心唯一的真實老闆。

起訴書指控,為了進一步幫助儲某甲、許某等人逃避處罰,陳某與楊某國商議將金海灣洗浴中心賬本上的營業收入改小,在賬本上也不要暴露許某是金海灣洗浴中心的老闆。

此後,陳某手寫了一張紙條交給了金海灣洗浴中心保安馮某,告訴他如何改賬。隨後,陳某安排尹某將扣押的金海灣洗浴中心的賬本等財務資料交給馮某,馮某將賬本資料交給儲某甲,儲某甲召集許某等人將賬本改好後再退給尹某。當晚陳某又安排尹某與儲某甲一起將真實的賬本銷毀。

2016年10月15日,靖州縣公安局將儲某乙以容留賣淫罪提請靖州縣檢察院批准逮捕。10月20日,靖州縣檢察院以組織賣淫罪對儲某乙批准逮捕。但當儲某乙得知自己被檢察機關以組織賣淫罪批准逮捕並且不能辦理取保候審手續後,推翻了之前的不實供述。

靖州縣檢察院認定儲某乙的行為構成包庇罪,但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2017年6月2日決定對其不起訴。

違規取保候審後幫忙銷毀證據

儲某甲見“頂包”事情敗露,再一次來到楊某國家,請求在他自首後能幫忙辦理取保候審。

2016年11月5日,儲某甲向靖州縣公安局投案。楊某國授意陳某再幫儲某甲一次,對儲某甲採取取保候審的強制措施。按楊某國的指示,陳某在專門研究對儲某甲採取強制措施的局黨委會議上提出對儲某甲以涉嫌容留賣淫罪辦理取保候審的意見,楊某國在會上也表示同意。

2016年11月中旬的一天,儲某甲為了感謝楊某國,給楊某國送了5萬元。2017年過年前一天,儲某甲為了讓楊某國幫忙,又以拜年名義送給楊某國1萬元。

儲某甲投案後,為使許某及金海灣洗浴中心其他股東、管理人員免受刑事追究,他在供述中謊稱自己是金海灣洗浴中心唯一的老闆。儲某甲謊稱,洗浴中心的裝修是許某請人搞的,之所以將POS機綁定許某的銀行卡是為了償還許某墊付的裝修款等。

2016年聖誕節期間,陳某和尹某赴珠海找許某取證,許某撒了同樣的謊。熟知內情的陳某、尹某明知二人說的假話,仍予以認可。

從珠海回靖州後,陳某和尹某發現從洗浴中心POS機轉向許某的錢已超過所謂“欠款”的金額,為了使該問題得到“合理解釋”,陳某和尹某在2017年元旦再次赴珠海找許某取證,陳某、尹某再次對許某的虛假陳述予以認可。

3人涉嫌徇私枉法被起訴

起訴書顯示,至2017年4月,楊某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先後非法收受財物共計98萬元。

檢察院認為,楊某國、陳某、尹某身為公安幹警,在查辦靖州縣金海灣洗浴中心相關人員涉嫌組織賣淫罪一案中,徇私、徇情,對明知是無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訴,對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訴。在共同徇私枉法犯罪中,被告人楊某國、陳某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尹某起次要作用,系從犯,楊某國系判決宣告以前一人犯數罪,應當數罪併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瀟湘晨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