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陸司機突陷半昏迷 14名乘客砸窗逃生!

載著14名乘客的一輛40多座大巴,從杭州火車站出發在濃濃夜色中開往湖州新市。還沒開到高速口,突然毫無徵兆地,司機將車開到路邊、拉好手剎,連喊幾句後,來不及打開車門就陷入了半昏迷。車上乘客慌亂之下,匆匆打破車窗跳車……

這驚魂一幕,發生在12月28日杭州秋濤北路艮山西路下匝道。

昨天新聞見報後,不少快報讀者表示好奇和關心。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大巴司機現在身體怎樣?因為跳窗而割破手、摔破腿的乘客們情況如何?

大巴司機姚師傅:突然感覺心絞痛連喊“救救我”

昨天中午,我聯繫上了大巴所屬的德清長運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的安全經理俞經理。

“我剛到杭州,現在正和姚師傅在江干區交警大隊講述情況。”俞經理回憶,前晚7點左右,他接到了司機姚師傅的電話。“我一聽事情有些嚴重,就趕快安排公司出車,把沒被救護車帶走的旅客分流送到醫院。”

“他平常身體真的好得很,每年公司也都會給大巴司機做一次體檢,今年姚師傅的體檢報告基本沒啥問題。”

俞經理介紹,姚師傅今年49歲,有幾十年的駕駛經驗,來德清長運之前開過六年的大貨車,是名副其實的“老司機”。姚師傅開的這輛新市往返杭州的大巴每天要在兩個地方來回跑三趟。一個來回不到1個半小時,一天開下來有200公里車程。和其他兩位駕駛員一樣,姚師傅跑兩天休一天。從六年前加入德清長運以來,還從來沒發生過這種情況。

“當天晚上6點20分我準時發的車。”已從醫院出來、身體檢查無大礙的姚師傅昨天在電話里對我回憶,車子開了大概20多分鐘後,他突然感覺心絞痛,強撐著把大巴開到路邊、拉好手剎後,完全沒有力氣再開車門的他,說了兩聲“救救我、救救我”後,就陷入了半昏迷狀態。

俞經理也說,半昏迷前姚師傅喊的是讓乘客們救救他,而乘客們可能意會成要他們逃離車輛。(前晚快報記者採訪一名年輕女乘客時,對方表示司機當時在喊:“要死啦,要死啦,你們快逃啊!”)

“等到過了五六分鐘我感覺能喘過氣來以後,就給公司打了個電話。”此時,先前跳窗的乘客們也已報警並叫來了救護車。救護車趕到後,急救人員把姚師傅和受傷乘客一起抬上了救護車。當晚,姚師傅在醫院做了CT、拍了心電圖、驗了血,幾小時後報告單出來,看到結果並沒異常,姚師傅沒有住院就離開了。

電話那端,我也感覺姚師傅中氣挺足。

受傷女乘客:看到司機抽搐聞到異味後陷入恐慌

昨天我趕到機場路的117醫院(現903醫院),在骨科住院區找到了還在留院觀察的一位受傷乘客。

這是一位40多歲的短髮大姐,正在卧床休息。可能是因為沒休息好,再加上前晚受到驚嚇的緣故,看起來臉色有些蒼白。

她的床邊,一左一右分別坐著一個中年男人和一個20歲左右的姑娘。

“昨天真是嚇死我們了。”姑娘是大姐的女兒。前晚6點多,從清泰街公交站買了票價23元的車票後,母女和一起同路回新市的幾個朋友上了大巴。

“我和同學在後排看手機,我媽媽暈車,坐在前排。”姑娘回憶,剛開始車子還開得好好的,結果就在秋濤北路艮山西路下匝道,發生情況了。

“我當時都蒙了!”大姐這時也打開了話匣子。“我系著安全帶正迷迷糊糊地睡覺呢,突然聽到旁邊人說‘不好了不好了’,就一下子醒了。”

大姐回憶,不知道發生啥情況的她抖著手鬆開安全帶,和車上其他乘客都先涌到了車門口。看車門沒開、司機正趴在方向盤上抽搐,一車人在聞到了類似橡膠皮燒掉的異味後,陷入了恐慌。

“我們這一車人,年紀最大的60多了,有兩個20來歲的小夥子一看大家都出不去,當機立斷,立馬拿安全錘把靠右的兩扇窗戶砸了。”大姐的女兒回憶,因為鎚子不大,窗戶被砸以後窟窿大概只有兩個拳頭大小。這時,其中一個小伙直接用手從窟窿處扒開窗戶,看到窗戶缺口能容得下一個人出去後,就帶頭從窗戶往車外跳了。

大姐是倒數第二個跳的,想起當時跳窗的情景,她感到很後怕。“窗戶離地面有2米,要是白天我肯定不敢跳。當時也是晚上,根本看不清離地面有多遠,我牙一咬、心一橫,就跳下去了。”

可能是因為太緊張,動作和力度都沒掌握好,腳剛一沾地,大姐就感覺右腳踝傳來鑽心疼痛。病床上的大姐左腿伸得筆直,右腿只能靠里蜷縮著。我看到大姐右腳踝腫得好高。“大夫說要先消腫,才能打石膏。”

運輸公司:可能會給司機姚師傅轉崗

被診斷出右腳骨裂的大姐至少要在醫院待到過年前了。她旁邊此前一直沉默的丈夫說,從出事當晚到住院,他們一家住院費加上治療費已經花了6000多元。

“我還算挺幸運的。”大姐的女兒說,最後一個跳車的她就是手擦破了一點皮,簡單處理後好了很多。“扒開窗戶的那個小伙兩隻手都插著碎玻璃,我下車看到地面上有好多血。”

前晚9點鐘,留在醫院檢查的11位乘客面對面建了群。

受傷的11名大巴乘客建了微信群互問傷勢

“我的左腳疼起來了,睡都睡不著了。”“跳下來剛開始還沒感覺,現在開始疼了。”我看到,11人群里的頭像大多是年輕小伙和姑娘。大家斷斷續續聊到昨天下午近2點。

“大姐的醫藥費,我們肯定會全額報銷。”昨天下午和姚師傅從交警大隊出來的俞經理說,其實平常每個月公司都會對車隊駕駛員進行兩次安全教育,涉及不能超載、不能超速、保證充分睡眠及遇到緊急情況如何處置等內容。

“姚師傅先把車停在路邊再拉手剎,是符合我們的緊急制動規則的。”對這次突發事件,俞經理也覺得無奈。“雖然昨天姚師傅的檢查結果沒問題,但是等到回去再給他做一個全面體檢後,即使沒問題,還是不會讓姚師傅再開了。”俞經理說,公司應該會給姚師傅換崗。“等他休息一陣好了再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都市快報微信公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